更多精彩

约起来!亲亲同学会

2019-07-16 21:1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冀星霖 阅读:298

约起来!亲亲同学会

〇、跑调的同学会序曲

十年一觉读书梦,

母校依稀青山老。

韶华却为同窗留,

白驹过隙回眸处。

花堪折时已茫然,

千帆过尽是少年。

青青子衿走丘壑,

且啖新词笑远方。

一、十年一觉读书梦,母校依稀青山老

当清晨的太阳挂上东边林梢,你早早跑步的热情已凝结肌肤,一层凉凉的汗渍在执卷的臂弯里懒洋洋打盹。教室的黑板擦了又擦,还是留下星星点点的痕迹,仿佛舔不干净的碗边挂着几丝残羹冷炙。

疏疏朗朗的河滨松林间,大声诵读英语的蓬头男生睡在你下铺。冬夜里,你一翻身,他会醒过来单穿裤衩,拖鞋啪嗒啪嗒,嘘嘘嘘,跑卫生间一个来回,接着打呼噜——你提起嗓子学他放声朗诵,重新读一段拗口的诸子百家。

竹荫里跳绳的女生麻花辫一下打在左肩,一下打在右肩。她在前排邻座,一回头就露出浅浅的笑靥。你猜测没有人知道她是长着酒窝的女生——你手不释卷,像她一样蹦跶几下,真的神清气爽。风从她那边竹林间吱吱吱吹过来。

打饭排队时丁丁当当敲打碗筷的,幼儿园就是你的同学,重新打架又和好如初;成天穿黄衣裳的女生,坐在窗口被野蜂蛰红脖子,三伏天穿了一周高领衬衫;擦肩而过总感觉有脂粉气味的男生,手绘一系列老师非常态线描在校园里私传。

数学老师的高跟鞋哒哒哒越来越近,霎时惊飞你的瞌睡虫。你手抓铅笔信手画一弯无可挑剔的抛物线,与X轴和Y轴的三个交点构成一个直角三角形。老师风轻云淡的百褶裙被你的圆规挑出一绺长长的丝线,像桑叶间的蚕翩翩吐丝。

二、韶华却为同窗留,白驹过隙回眸处

毕业照时你刚好眨了一下眼睛,睡眼朦胧:瘦高的男生、白胖的女生、圆脑袋的小不点、总戴着一顶绒球帽子的洋娃娃……仿佛昨天刚刚结识,常常拿捏不好玩笑的分寸突发唇枪舌战。却在一天之内兵荒马乱,匆匆各分东西。

手摁照片人头,从左数到右数,从右数到左,减去校长和各个学科老师,每排人数加起来还是少了几个同学:那个随父母搬迁远走、爱哭鼻子的,从来没给你来过半点信息;叛逆之余负气而走的男孩子,说好下次还你一餐饭,眼看已遥遥无期。

独爱女红,算不出潜艇沉浮条件的女生,干脆放弃水路,19岁的雨季中,乘飞机远嫁宝岛台湾,阿里山的悬崖边她小鸟依人,日月潭的堤岸上她杨柳依依。你空许她一个必定探访的诺言,直到她省亲归来,只字未提这桩小事。

所有课余时间都抱着篮球第一个跑到球场上的男生,中线内投篮十有八九中的,他还常常独自一人为偶然的空心球鼓掌喝彩。你为了借一本三毛的书,在操场边等他打完小半场,手里冰棒已化成泥浆,只好悻悻然重跑一趟小店。

英语老师满头金发卷毛,耳坠若隐若现,眼睛依然是黑色的,眼影蔚蓝。因为你一句What’s teacher in! 老师从标点到语法,从学习成绩到学习态度,将你分析得体无完肤。走廊里,你打赌老师戴假发,最终,老师力证之下,你输给每个男生一条巧克力。

三、花堪折时已茫然,千帆过尽是少年

你从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账务整理中抬起头来,却叫不出掠过园落的飞鸟名字,忽然发现当年三更灯火五更鸡,校里校外寒窗读破五车书,唯一配上用场的只剩加减乘除。不过,朋友圈里点赞老同学文章,刚好还能会意其中婉约的豆蔻情谊。

你或许从练摊开始赚回第一桶金,相继开门店、建公司。水果保鲜、建材甄别、设计制图,偶尔启用生物、化学、几何或线性规划知识。融会贯通之余,却解不出六年级孩子的一道相遇问题,你从此领会学无止境:了解流体力学,更要学会游泳。

电脑蓝屏,你不必在乎那一串字母和数字,直接重启,变成了黑屏:Reboot and Select proper Boot device. 重启,再重启……同样的黑底白字,像老师的粉笔字。手机问过度娘,再重启,依旧不知道拔下U盘就能重见彩屏。从此,拜师姐重修英语,兼备美洲之约。

中年发胖,无奈大唐已远,时人不爱环肥只喜燕瘦,你迷信必须少吃盐巴,抑制食欲、促进钾吸收和体内新陈代谢。两箸入口,爱人埋怨厨艺下降,儿子即刻补叫一份外卖。幸得同学会上争相挨近你拍照,慰藉你风韵不减当年。

都想不起早岁小纸条上心跳扑通的汉字内容,K一串老歌,借肉麻的歌词说笑结疴已落的心事。所有男生都是女生家中孩子的舅舅,每个女生都是男生家中孩子的姑妈。千帆过尽,归来时,我们是兄弟姊妹,是师父师母牵挂一生的娃娃。

四、青青子衿走丘壑,且啖新词笑远方

遍走地理课本上的三江五岳,穿越雾霭弥漫的林间小道,你会碰见树干上的灵芝蘑菇,一圈一圈的年轮。当你数十年后听到电话另一端熟悉的口音,再次心跳加快约会同学,透过一层层岁月的丘壑,你会读出额头眼角灵芝状的年轮绽放同样金黄的光泽。

老同学苗木园漫山漫沟的果子熟了,爬上树桠远眺葱郁的山川,火把果烈焰一般热情簇拥大道两侧;路的尽头,清冽的圩塘在山坳里安安静静。举杯时,少了许多酒桌上的尊卑客套,话语坦荡,像溪流,浪花潺潺,惹笑了沟边的杂草灌木,无兰自馨。

然后,你顺着历史课本的脉络,大巴、客机、游轮、高铁、轻轨坐遍,从西南元谋到西北半坡,踱步长安道,万里长城蜿蜒,山海关外沙鸥翔集,海阔天空。同学酒会后,月色朦胧,你却迷失母校之中,完全混淆男生楼和女生楼的编号。

重返教学楼副2层生物实验室,显微镜下自制的玻片图案像万花筒随着脉搏变幻,有一个轮廓是当年实验小组同学的脸庞,眼睛在眉毛下面,鼻子,嘴和下巴,耳朵在两侧。你伸腿踹到对坐的膝盖,嘴角轻撇嫣然,让你连夜趴在枕头写了一首蹩脚的长诗。

任凭地上排球场四周枝叶摩挲,你整个下午沉溺化学药剂氤氲的显微镜旁。手机信号全无,赚得半日清静,和人间恩怨相忘无葛。恍然四顾只身前来体验的实验室,俨然海市蜃楼,同学们悉数入座,年轻的老师在黑板上1234书写操作步骤。

冀星霖

二〇一九年七月十三日——十五日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