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吃亏是福--我的家风

2019-04-28 01:3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银钻国际开户18183808336 阅读:1753

”吃亏是福”——我的家风

我们家的家风是吃亏是福。

小时候,我们家在黑龙江省鹤岗市。一家八口人只爸爸一个人当工人挣钱,家里很穷。但每逢过年过节我们家包饺子,都要给邻居家的小 孩送一碗,让他们高高兴兴的嚐一嚐。我们要和别人家的小孩吵架,妈妈总是先吵我们,让我们先回家。妈妈说我们要让着人家。所以我们家和邻居关系都很好。

1956年爸爸支援内地建设调到河南平顶山煤矿工作。我们家也搬到平顶山市。当时平顶山市刚建一所中学,只有初中一年级。爸爸给我联系到襄城县一中上初中二年级。那时每学期给我五十元钱。交学费三元、每月伙食费六元,买牙膏、肥皂等日用品后还能剩点钱。我的同桌家里很困难交不起学费,我就替他交。初中毕业时,他爸爸说我家没钱还你,有一只小羊你牵走吧。我说家里没法养我不要。

1958年7月,我考上平顶山高中。有一天我正在上晚自习学校传达室的师傅找到我说:一位老大爷找你。我到传达室一看又惊又喜,原来是我同桌同学的父亲,他们村来平顶山拉煤他顺便来看我,还给我带来半麻袋胡萝卜。那时是困难时期平时都吃不饱,能有胡萝卜吃是很难得的。当晚我把他领回家,妈妈看到十分高兴,让他在家吃了一顿饱饭,并把家里的煤票给他。后来他每次到平顶山拉煤都到我家,妈妈除了给他煤票还把我们家的旧衣服给他,让他给孩子们穿。

高中毕业我考到许昌师专。毛主席发出向雷锋同志学习的号召。我认真学习雷锋同志的事迹,认识到:人活在世上不能光为自己,要向雷锋学习助人为乐。我当时是物理班班长,带领全班同学开荒种玉米,秋天玉米丰收了,我们饿了就煮玉米吃。当年我被评为学习雷锋积极分子。

许昌师专毕业后,我被分配到郑州管城区当小学教师。两年后我调到区里。当时正赶上学习《县委书记的榜样—焦裕禄》。区里的干部都到街道办事处访贫问苦。我到西大街办事处看到一个失去双腿的残疾女人养活三个孩子,生活十分困难,很同情她们。我没别的办法,就每月从工资里拿出十元钱给她送去,她不要,我就说是民政局给她的救济款。一年后她们响应”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里吃闲饭”的号召回老家了。

1980年选拔四化干部,我当了区委副书记。两年后区里调整工资,那是文化大革命十多年来第一次调整工资。区委办公室十几个人只分了五个指标,大家都想争。因为我已经当了副书记,开会时都说应该给我调一级。我当时想升了官,就不能再发财,好多老同志都等十几年想这一级,

了想办也办不成了。我一定不能要。于是我在会上说,我刚当了副书记,如果想让我垮台就给我调,如果想让我继续干,这一级就给别人。大家看我是真心不要,就给了一位老同志。哪位老同志很感动。我让一级的事在区里也传为佳话。

到市里工作后,同志们找我办事,我能帮的都尽力帮。因为有一位老领导跟我说,在位时能给大家办的事,就办,不要留遗憾。否则退休了想办也办不成了。这样我和同志们的关系相处的都很好。

清朝著名诗人、画家郑板桥写下流传千古的佳句“吃亏是福”。他写道:“满者损之机,亏者盈有渐,损者己則益于 彼,外得人情之平,內得我心之安,既平且安,福即在是矣。”把“吃亏是福”的道理说的很清楚。自己吃了亏,但别人满意。你失去的是利益,得到的是人心。所以是福。

“吃亏是福“我的父母是这样教育我的,我也是这样教育我的孩子。让这个家风传下去。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