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中篇小说《岁月吟歌》连载 第十九章 柳岸婧影

2019-04-13 01:1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巴蜀文学(敬之) 阅读:354

第十九章 柳岸婧影

那些曾经遇见的情爱之人,经过的情爱之事,无论是深爱与薄爱,欢乐与悲伤,都会成为永恆地记忆,直至生命的消失。

话说,一九八一年除夕的上午,古老的南宾县城到处张灯结彩,家家煮着飘香的腊肠腊肉,人们正欢天喜地的准备吃团年饭,愉快地过春节了。

然而,在县委大院几乎空无一人,却在一片寂静之中,偶见几只雀鸟在已秃枝的梨树上吱吱乱叫。球场边洗衣槽上,唐华还在独自洗着几件衣服,而在靠围墙边的一栋平房的书记、常委们住的办公室,大都也锁上了门。只有值班的县委副书记、县长木致远的办公室,门还虚掩着。

十一时许,木致远从办公室走了出來,见唐华在洗衣服,就走上前去打招呼:“老唐,赶快把衣服洗了,跟我一起去鲤塘坝唐华兴家吃饭吧。”唐华见木致远主动邀请他,又不便拒绝,只好说:“好吧,木书记。”

随后,唐华跟在木致远后面,俩人一前一后,就朝城东的鲤塘坝方向缓步走去。

走到堤囗处,木志远回过头一看,只见唐华一脸的愁容,也听不到他说过只言片语,知道他心事重重愁容满面。而此时,唐华的心情,也恰如唐后主李煜在《虞美人》词中所述:“问君能有几多愁,恰是一江春水向东流。”所以,木致远这才以关切劝解的语气说:“老唐,你是一个有志向有才华,也有前途的年轻干部,要妥善处理好家庭问题,不要因此而耽误了自已的前程哟。”

而唐华,见县委领导主动关心他的家庭问题,内心很是感动。就对木致远说:“木书记,您是淸楚的,面临我的俩个儿女,我很难决断啦。”木致远听唐华这样说,知道唐华此时内心仍然很矛盾,就直截了当地说了他的看法。他说:“对那种背信弃义的女人,又有什么值得你留念的?

此时,木致远又回过头來,双目注视着唐华的表情,又说道:“你也不要再优柔寡断了,该断则断吧,我们县委都支持你和她脱离婚姻关系!”

唐华听到木致远已说出这么坚定地话语,才说:“那好吧,既然您和县委都理解支持我,我也只好与她彻底分手了。”

二人说着话,不觉已到大歇区委书记唐华兴家,唐书记一家早在门前等候多时了。唐华与木致远,在热情地唐逢兴家吃了年午饭后,又一同返回了县委大院。

不久,唐华即忍着伤痛,向南宾县人大常委会办公室递交了离婚申请报告。经本单位签署意见后,又呈报县委组织部,最后由县委常委会研究审定,随即作出了“同意离婚”的批复意见。据此,临江区公所依照男女双方协议,即正式办理了唐华离婚的法律手续。

随之,县委机关已熟知情况的人们,则纷纷关心起唐华的情感生活來了。有主动出面介绍对象的,更有一部分年轻貌美的女子,有意识的接近唐华,其芳情心意也表露无遗。但此时的唐华,却无一点心思去触动他的情感世界,他需要沉寂一段时间,來抚慰和疗养他那一颗已受伤的心。

然而,此时此刻的唐华,他内心的情感和伤绪又有几人能看透?人们总以为:“这么一位英俊帅气才华横溢,又负有和善与前程兼备的年轻单身男子,若不尽早选择良缘佳偶,岂不错失良机?”

于似乎,在人们的心目中,唐华就犹如一只佇立于市的雄性孔雀一般,而受到了众多美龄少女的青睐和人们的关注。

这真是:“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胭脂泪,相留醉,几时重。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人们哪管你还在疗养內心的伤痛啊,你自觉也好,你不自觉也罢,人们自然是,将唐华推入到了情感世界的风囗浪尖之中。

其中,有位出身于县城名门望族的大家闺秀,高中毕业后才工作。她却是一位少见的眉清眼秀,婀娜多姿,身段轻盈,贤淑娴慧的女子。经常有意与唐华邂逅,不时回眸一笑,投去饱含多情的秋波眸子,犹如闪电一般地射向唐华的视角,也让唐华那颗愁伤封闭的心,也微微地有些涌动。

后来,她又主动向唐华殷情献眉进攻,经常邀约一位刘姓嫂子一起,到已是县人大常委会机关秘书唐华的办公室,去看望他。甚至,唐华在返家处理婚姻的途中,也不知她从何处得知的消息,竞痴情到也同车尾随于后,一直追赶到渡江过河到了石宝寨码头,望着已乘船扬帆溯江远去的唐华身影才作罢。

如此的痴情,孜孜不舍地追求献情,果真感动人啊,亦或恰如古诗所云:“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也更如:“春日游,杏花吹满头。 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 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 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然而,此时的唐华,岂有不知她那颗炽热的心,又那不懂得她那份一往情深的芳心情意?自然都不是,因为唐华他己坠入维谷,左右为难啦。

其实,唐华虽然年轻英俊帅气又颇具才华,且已是过來之人,早已看懂了她那份痴情之心。而唐华的内心,也是非常乐意接受她的倾情之意,也格外地爱慕于她,忠情于她的。更认为:“若与她结缘,那才算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更能比翼双飞,美满幸福。”

然而,殊不知,唐华是一个崇尚中华传统文化,讲究伦理道德的人。他认为:“我虽然爱慕她,但她出身于名门望族,况又年轻属闺门未婚之女。而自己不但长她近十岁,而且还是有过婚史的为人之父之人,又怎可忍心去玷污她那貌如仙女般的洁净无暇之身呢?”

所以,唐华虽然对秀女抛过來的绣球,有一种竭力去接住它的欲望,但理治却控制住了他那种欲望。让他,如像一位优秀的护花使者那样,只在近距离赏心悦目地,去观赏那枚诱人的红牡丹,而不可伸手去摘取她一样。

唐华,他甚至还认为:“深爱一个人,不完全是为了占有她,而应把她的那份情感深藏于心,让她另有一番幸福的天地岂不更好?或许,这才是一种高尚雅致地人生道德境界吧?!”

所以,唐华主动回避她了,妄图断了她那火热的目光,也试图阻止住她一往情深地痴情。那怕她由此而沮伤,那怕她与她的家人记恨于唐华,唐华也再所不惜了。

他相信,她和她的家人,随着时间地流逝,她们终会理解唐华这番良苦用心的。后來,事情的发展,也果如唐华所预料的那样。

这段情缘刚了,却又有人接踵而至了。原來,县委办的同事们,原以为唐华这么年轻优秀的人,一定会与主动倾情于他的,那位美妙而动情地姑娘喜结连理的。但不曾想,唐华却主动退居三舍,放弃了这位多姿多情的闺秀。

因此,大家又自动地关心起唐华来了,动员起所有的神精细胞,努力去搜索遗存在他们记忆中的婧影,为他选择合适的偶配对象。

终于,让宋会计在众多热心牵线做媒的人群中,如像一匹黑马奔出,从而抢占了先机。

他对县委办的吕世才、栗明星、柳成群、柳安元、邓汝科等同事们说道:“你们都不十分了解唐华兄弟,他是一个既有文化素养与才华,又有志向与梦想追求,还是一个讲究品质品位的人。他决不会借离异之机,去一味地追求年轻貌美的秀女的,而是选择与他志同道合的女性,至于是否有过婚史,或许他倒是不在意的。”

众同事们听了这番话,似乎事出他们的意外,但仔细想來却很有道理。这时,人们才恍然大悟,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哦”的声音。

此时,吕世才首先发问:“宋会计,我承认你阅人很准,也猜透了老唐的心思,那么,你又给他介绍的那位女神呢?”宋会计原本想隐瞒他的人选的,见吕世才这样逼问他,也不得不说了。

紧接着,宋会计就说:“你们看团县委的副书记喻秋韵,这人怎么样,看她能否与唐华兄弟偶配?”众干部们一听这话,真是语出惊人,似乎又让人感到意外了,犹如一石激起了千层浪一样,就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來。

这时,吕世才又抢过话说:“嗯,我看行,才子配妙女嘛,真是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喻秋韵既是來自渝都市的下乡知青,又是全涪州地区闻名的知青优秀代表,同时,她们都是天涯沦落人,有着共同的情感伤痛经历,我看她们俩人啦,或许还是一对绝配呢!你宋会计真是慧眼识人,不但会计当的好,而且你这个媒人也算是很出彩的哟。”

众同事们听到吕世才这番评赞,个个都点头表示赞同,宋会计更是满脸地高兴。他借势就又说道:“既然大家都看好她们俩个,也对这门亲事大加赞赏,那我就正式当这个媒人了。我抽空给她们双方分别谈谈,然后约她们见个面,这样我的任务就算完成了。”

有道是:“一宿姻缘逆旅中,短词聊以识泥鸿。 当时我作陶承旨,何必樽前面发红。”唐华与喻秋韵这段姻缘,在宋会计的热心搓合下,她们双方你情我意,很快她们即进入了情场的角色,演译出了一曲热情甜蜜的爱情故事。

人们经常看到,在县委大院,在南宾河畔,在宛如钩月的玉带河桥上,在月影柳岸旁,处处都留下了她们手挽手,双目凝视对方那含情默默欲说还羞的身影......

“嘉偶天成拜玉堂,争看娇女配仙郎。尊前合成调鹦鹉,台上吹箫引凤凰。华月团圆除宝扇,香云袅娜斗新妆。因风传语张京兆,日画春山几许长。”

唐华与喻秋韵,这对情深似海的鸳鸯,终于选了个吉日,在亲朋好友们的祝福声中,双双执手迈上了婚姻的殿堂,踏入了幸福美满生活的人生征程。

请看第二十章 临危受命。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