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中篇小说《岁月吟歌》连载 第十六章 转行入仕

2019-04-10 22:15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巴蜀文学(敬之) 阅读:393

第十六章 转行入仕

“历稔共追随,一旦辞群匹。复如东注水,未有西归日。夜雨滴空阶,晓灯暗离室。相悲各罢酒,何时同促膝”?

唐华,在辞别八一六厂区之时,不禁想起何逊《从镇江州与游故别》那首诗來。由此,而引发了他的思绪來。

他回想起自已:“自从一九七0年三月入厂以來,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为了三线国防事业,历经近八年多的漫长时间,风歺露宿辛勤工作,不知洒下了多少汗水?自已又从一名普通工人,逐步成长为科级国家干部,除自己勤奋努力之外。这其中又倾注了党组织、各级领导、众多同事及朋友们,多少培养与关怀和帮助”?

“若不是年迈的母亲一再催促,家中儿女也需要我照顾,我还真舍不得离开这里,毕竞我是与他们有着很深的情感啦。而此次一别,又不知何时再相见?”他想到这里,不由得鼻子酸酸的,也不知何时,他的两个眼眶也涌出了泪水......

嘀、嘀、嘀,嘀嘀嘀,唐华此时,站在乌江白涛镇码头江岸上,正面对着欢送他的人群。当他听到停靠在江边机动船上,传來急促的汽笛声时,知道班船在催促乘客们上船了,船也即将起锚了。

不得已,唐华只好噙着泪水,走上甲板面对江岸,向着欢送他的公司团委书记王习润等人群,挥手致意告别。口中默默地念叨着:“再见了白涛,再见了八一六,再见了,我亲爱的领导与朋友们”!

机动船,在发出突突地轮机声顺江而下,尽管乌江沿途两岸风景如画美若仙境。但此刻,唐华却无兴致,也无心情去欣赏这些景色,他坐在船仓独自发呆。船航行近两个小时后,就停靠在涪州乌江轮船码头上。

这时,唐华背着一口大木箱提着旅行包,随着下船的人群,朝着一个大斜坡用石板铺就的梯子拾阶而上。來到长江轮船航运公司涪州售票大厅,购买了一张明天上午十一时的三等船票。然后,又背起箱子提起旅行包,找了街边一个小食店,简单地吃了一碗豆花饭。他这时也无心去观赏城市夜景,就到“涪州旅社”办好登记手续后,就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上午六时,唐华早早地就起床了,一刻也未曾停留就退房了。背上行装到街上吃了早放,又早早地就赶到“龙王庙”长航囤船码头,在长长的候船队伍后面排上队。他在河坝望眼欲穿地等待中,焦急地足足等待了三个多小时,才在上午十一时左右。长航“江渝”号,才拉着震耳欲聋的气笛声,慢慢地靠到驳囤船上。这时,人们才争先恐后地上了船。

不一会,随着一声长长地气笛声,“江渝”号就驶出了“龙王庙”码头,顺着长江湍急地水流,朝着下游忠县方向直驶而去。而涪陵这座中等江畔城市,渐渐地只留下了隐隐可见的身影。

这时,唐华的伤感愁绪的情绪早已调整过來了,他也未到客仓休息,而是绕有兴致地站在船头甲板上,抬目远眺,观赏着长江两岸沿途的景色。唐华望着江上的漂浮物擦着船身,顺着流水一漂而去,很快就不见了踪影。他就十分地感慨,他联想到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它就像江上的漂浮物一样,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它也只是一瞬间罢了。

然而,一个人的生命,虽然在人类历史长河中只是一瞬间,但就个体生命而言,它却是有着一个很漫长的过程。

这时,唐华就此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之中。他在想,在人生生命这个漫长的过程中,要怎样來度过呢?是如像大江中的漂浮物那样,顺江一流而过,不但未给社会留下有什么价值的东西,反而在下游堆积成灾,而要由专业队伍清理才行。

当然,他不愿做这样的漂浮物,给社会和历史留下一个“垃圾物”的印象。而那怕是如太空的流星那样,也要在瞬间流逝的这个过程中,发出耀眼地光芒划出长长的迹痕。

此时的唐华在想,他这一生自然是不会像漂浮物那样,不但丝豪没有一点价值,反倒给社会和人们增加累赘。那么,即使要像一颗流星那样,在生命即将消逝之时,也要在历史上留下“耀眼地光芒和长长的迹痕”,这却并非是一件易事。

忽然间,他猛然地明白了,他记起了我们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想到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刘少奇等,这一批伟大领袖人物的楷模形象。

同时,他也隐约地记起,在《左传》中就有:“太上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不朽。”即所谓:“立德、立功、立言之‘三不朽’,这段名言的记载”。这可是古往今来, 大凡胸怀大志的人们,一生执着追求的人生最高的境界。

当然,它其真实的含意,或许应当这样理解: 太上:即指最上,最高,立德:就是树立德行, 立功:可以理解为建立功绩,而立言:即是要建立学说,著书传道。诚然,也还可以理解为,是现今成功人士的“三步曲”。

即:修养完美的道德品行,建立伟大或卓著的功勋业绩,确立独到的论说言辞。所以,他认为,这不仅是中华民族博大精深悠久灿烂文化的精髓,而且它也无时无处,无不体现出高尚人生观的价值理念,充满了辩证而深邃的人生哲理。因而,它是值得当代共产党人学习和景仰的高尚精神!

唐华想到这些,也是有所理解的,因此心中也就豁然开朗。他暗暗地告诫自已: “这次由企业转行为政为仕,这是他人生中的重要转折点,在这个人生的关键节点上,自已一定不要迷失方向。并要在执政办事的过程中,既要牢记党的宗旨,又要向伟人们学习。同时,也要以历史上先师先贤们为榜样”。

“要有范仲淹的那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忧乐’情怀,决不是去做官当老爷,而要做一名党和人民放心的好干部。或许,这才不枉自已的一生。”

不知不觉之间,船已到忠县码头了,唐华随即下了船,走上岸去,沿着河岸沙滩中人们踏出的小路来到了街上。在忠州镇二马路下方,找到一家掛有: “忠县人民政府招待所”牌子的住所,在登记处递上介绍信,作了住宿登记。

此时,唐华知道,这是他若干年來,从八一六厂区回家探亲往返的必经路程,当晚必需在忠县住宿后,明早才又从忠县码头乘机动船,行约六、七个小时,才能到近百公里下游的欧家河下船,再沿江岸上爬坡上坎,行走一个多小时,才可能到家的路径。

第二天,唐华起了个大早,早上六点不到即上了机动船,一路轰轰的轮机燥杂声,直到下午一时左右才到欧家河下船。岸上的大哥唐其斌已等候多时了,见幺弟唐华如期而至,很是高兴,话未说几句,背起唐华的大木箱就往家里赶。一路上,熟悉唐华兄弟俩的人不少,人们纷纷给他们兄弟二人打招呼。

唐华母亲及妻儿女,见兄弟俩已到家了,都微笑着迎上前来。母亲说:“唐华,我终于将你盼回来了,我老了,希望你在家乡工作,能经常看见你,我才心安噻,你不要怪我啊”。

唐华望着已头发花白又苍老的母亲,又看了一眼那幼少的一对儿女。才说:“我理解您老的心愿,我也应该好好孝敬您,调回南宾县工作,全家老幼可以经常在一起,这是件好事啦,我怎么能怪您呢”?

母亲接着又说: “唐华,你不要在家耍久了,休息两天就上县里报到吧,不要把公家的事给耽误了哈”。

唐华觉得刚到家,母亲就这样要求他,只好回应说: “好的,好的,我亲爱的妈妈,我明天就赶到县上报到,好不好”。母亲见唐华这么爽快地就答应了她, 她的脸上,也非常愉快地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请看第十七章 为民请命。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