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他的乖丫头》

2019-03-29 23:5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MEGASTAR 阅读:1140

“橙子”

“嗯”

“不走了,行么?”

“恒远”

“我。。我。”

男人的声音带着破碎地颤抖,眼睛红的不像话,一眨不眨地盯着门口拉着行李箱的女人。

女人仿佛没有看到面前这个情绪几近崩溃的男人,她一脸淡漠地看着前方,或许什么都没有看,言语间是陌生的平静。

“恒远,结束了。”

男人的身体一瞬间僵了,像一座雕塑。

“啪嗒”是关门的声音。女人的脚步声也越来越远,带着一丝诀别的意味,再也不会回来了。

关门的声音和心碎的声音融为一体,江恒远感受到一股彻骨地寒意冲向自己的心脏,好疼,疼地他的眼泪再也忍不住冲出了眼眶。

橙子,我错了,你能不能不要走,我会改的,我会对你很好很好的。你,再信我一次好不好。

傅橙乐,如果你愿意再信江恒远一次,真的,他连命都可以给你。

1.隔壁家的小哥哥

夏蝉在外面叫个不停,哭喊着夏日的烦恼与燥热。素来冷静的傅橙乐看着面前的小学五年级暑假作业也有些想哭喊了。

自从隔壁江叔叔家的江恒远来了之后,她的日子就没有清静过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讨厌鬼!抢她的水果糖,抢她的小蛋糕,让她帮忙背书包,现在连暑假作业自己都要帮他写了,自己明明才上四年级啊。

傅橙乐心里嘟嘟囔囔的,但是一句抱怨的话也不敢当着江恒远的面说。要知道昨天家长会过后,她可是在学校门口看见他和几个男生在打架,不对,应该说是他在打人,其他的男生在围观。他眼神凶恶,拳头和脚一个劲的砸向另一个小男生。傅橙乐吓坏了,生怕自己惹他不开心了,他就会对自己拳脚相向。

所以,当江恒远把他的暑假作业扔给自己的的时候,傅橙乐是笑着接受的,还甜甜地说着,“恒远哥哥,我乐意帮你写呢,老师说我们也要熟悉一下五年级的知识!”

江恒远听到这个回答,惊讶地睁大眼,又随即笑起来:“呀,橙子妹妹,你可真乖。”

乖你大爷,嗯,小孩子不能说脏话。

小女孩默默地叹了一口气,鼓着腮帮子认命似得翻开作业的第一页。嗯?怎么有一张纸条?

“老师没教过你不可以乱翻看别人的东西吗?橙猪。。。。”歪七扭八的字,是江恒远写的。

江恒远,你才是猪!!!

~

傅橙乐自从有记忆以来就在这个教师家属院里生活了。父母都是中学老师,为人和善,母亲杨言知书达理,父亲傅国山也是谦谦君子,两人青梅竹马相伴长大生个女儿长得真叫水灵,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让人看着就想抱在怀里可劲儿疼。

要提起傅橙乐,院里谁都要夸一夸了,小姑娘小小年纪大奖小奖像不要钱似的往家里拿,什么跳舞啊、绘画啊、钢琴啊一个不落下,在学校里是班长,回回还是年级第一,典型的别人家的小孩。院里的家长们每每看着自己家里的捣蛋鬼,再想想傅老师家的小姑娘,恨不能把自己的孩子打回去重造。哎,人比人气死个人,眼红哟。

但这种想法在一年前有了转变,只因江院长家的小儿子从他前妻那儿来了。说起江院长,也是让人唏嘘,年纪轻轻就和妻子离了婚,按理说三十多岁能任职一校之长也是前途不可限量了,可偏偏离了婚,身边没个知冷知热的人,好不凄凉。院里哪个不想着把自己的亲戚朋友中的适合女子给江稷山介绍介绍,结果人家一句“怕后妈对儿子不好”就一一回绝了。

可愣是两三年过去了,也没见这个儿子出现。在各家大爷大妈的小心思又活络起来的时候,这个儿子终于现身了。

听人说这个神秘儿子现身的那天傍晚,天空霞云万里,风爽气清,连院外的吵闹声都变小了,时光悄悄变的安静了。豪气冲天、金光闪闪的布加迪里走出一位小公子,风度翩翩,芝兰玉树,举手投足间都透漏出一股贵气,只见他一下车便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江院长家的单元楼下,大喊一声:“爸,我来找你了!”这一声呼喊表达了多少对经久不见的父亲的思念啊。

嗯,江院长的儿子这么爱父亲、有孝心,抛却锦衣玉食、挥金如土的生活,不远万里来到爸爸身边,看来江院长为子不再娶的行为还是可以理解的。

七天之后,所有人想起曾经的这个念头,都恨不得打自己的脸。呸,什么翩翩小公子,整个一大魔星。一个星期,打碎别人家的玻璃、抢别人小孩的小零食、和大人枪嘴、在院子里烧树叶、在公告墙上乱涂乱画。江院长,这么个熊孩子您能不能给送回去,可别带坏了我家乖宝贝。

从此在院里的大人眼中:傅橙乐是小榜样,江恒远是小败类。自己的孩子虽然做不到傅橙乐那样才艺双全,但总比江恒远的不学无术要好,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说来也是巧,两个相差巨大的孩子居然住对门,偏偏傅老师和江院长的关系也是很好。傅老师一看,乖乖,老江你一个人忙的脚不离地,这下儿子来了总不能跟着你凑活着,吃一顿算一顿,得,恒远就来我家吃饭吧。江院长推拒不得傅老师的盛情便只好同意了。

院里一众人不由地替小姑娘捏一把汗,傅老师,您真是心大啊,这么个小魔星你就敢往家里带?不怕带坏小姑娘。不过,众人捏汗归捏汗,怎么也挡不住看热闹的小心思。

1.隔壁家的小哥哥2

敢怒不敢言,敢言也不想言,大人们对傅小姑娘的评价除了才貌双全之外就是沉默寡言。这么萌的小姑娘怎么就不爱与人交谈呢,总是安静的一个人。

傅橙乐自己是不承认那些自以为是的大人的评价的,她只是觉得每次她们的话题都太没有趣啦!

压下心中的怒气,忘记江恒远的笑嘻嘻的嘴脸,傅橙乐从自己粉嘟嘟的笔袋里拿出一支笔来集中精力开始写五年级的暑假作业。但心中闷闷地气息就是不能纾解。

啊,讨厌的江恒远。

傅橙乐记起第一次见到江恒远的时候,自己还以为见到了王子,当时的蠢样子真的没眼看。

因为家住一楼还是向阳面的,每天下午傅橙乐都喜欢在阳台上摆弄一下自己的小玩具。江恒远来的那个傍晚,她正蹲在自家的阳台上玩泡泡水,。他的一声吼叫吓得她泡泡差点没吹好。心里顿时就不开心了,谁啊,吓到我了!立马扭头向阳台窗户外面看去。

傅橙乐永远也忘不了自己看到的景色,是的,第一眼的江恒远是从未见过的美景。

炫彩的泡泡在升腾,傍晚的霞光打在清透的薄膜上催生出钻石的闪耀,朦胧间仿佛看到一个男孩站在那里,眼睛和嘴角的笑意还没有淡去。男孩白的发光,还没落山的太阳都不及他的光芒,眼尾有一丝上挑,鼻梁挺的很直,脸部轮廓清晰,一身白色的小西装领子那里有一个暗紫色的领结,平添了一丝儒雅。

男孩不知看到了什么,嘴角的笑意瞬间放大了,儒雅化作远方的太阳,炫了傅橙乐的眼,她愣愣的看着男孩,脑子里只有一句话:童话故事是真的,王子也是真的。

“哈哈哈哈,你鼻子上是什么,鸟屎么?哈哈哈”王子捧着肚子笑个不停。

王子在说什么,鼻子什么,什么鸟屎,傅橙乐下意识的摸向自己的鼻子。!!!鸟屎??

“你!是泡沫,是泡沫!”傅橙乐的脸刷地就红了,辩驳的声音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众星捧月、可爱知礼的小傅从来都没有想过居然有人会对自己这么没有礼貌。

哪里来的臭男孩,什么狗屁王子!小傅眼睛瞪圆圆,嘴巴气鼓鼓,活像一只炸了毛的小猫咪。

心情愉悦的时候果然景物都是美的。

江恒远看着眼前表情生动的小女孩,看着从楼里走出的老爸,笑意真的是快要止不住了。终于,终于可以和爸爸一起生活了。

终于,终于。

而此时傅橙乐心中只有愤怒,眼睛一眨不眨地怒视着窗外,就看到眼前这个恶劣王子跑了两步,像猴子一样跳到一个身材修长高大的男人身上。看到男人的侧脸,傅橙乐的心情立马就有点美丽了。

嗯?是江叔叔。江叔叔今天没有工作吗,那我要让江叔叔带我去吃冰淇淋!

不对,这,这是江叔叔的儿子。

这样的认知让傅橙乐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言说。

就像璞玉上了突然有了裂痕,美人眼角浮起了皱纹,好不遗憾,好不可惜。那么好的江叔叔怎么有个这样的儿子,老天有点不长眼吧,可怜的江叔叔。

不过现在看来,傅橙乐觉得这声可怜应该送给自己。

在江恒远来之前江叔叔日常的工作非常忙,傅橙乐有的时候一个月也不见得能见到他一次,在江恒远来了之后,与江叔叔的会面次数就可观的增加的起来。这也是傅橙乐认为江恒远唯一的作用。

毕竟,每次江稷山都会给小傅带小礼物。江稷山算是除了她父母之外,小傅最喜欢的长辈。

只是,在某一天,江稷山带着江恒远敲响了傅家的门。

“唉,老傅,这确实是我这个做父亲的失职,不过你也知道学校的事,我确实走不开。现在恒远来了,我也不是总能顾上。我想了想那天你的提议,恒远也正在长身体,那就让恒远在你们家吃饭吧,饭钱我直接给弟妹”

“不行!”傅橙乐本来就在房里竖起了耳朵,听到这儿一下子炸了毛,连小淑女的形象也不在意了,哒哒的从房里跑出来。

“爸爸,我不喜欢江恒远,我不要让他在我们家……唔唔”

傅国山二话不说捂住了正在表达拒绝的嘴,面色不愉地看了一眼一反常态的小女儿。

“老江,说什么钱不钱,你这不是打我脸呢,就让恒远过来,阿言喜欢还来不及。”

傅橙乐还在别扭地挣扎,眼眶都红了,企图靠自己的情绪改变爸爸的决定。

看到小姑娘如此拒绝,两个大人都有些尴尬。

江稷山蹲下身来和傅橙乐齐平,伸出修长的手摸了摸女孩的头,温柔地安抚道:“乐乐,你看,恒远哥哥一个人来到这儿和叔叔生活,没有妈妈照顾,没有一个小伙伴和他玩,是不是很可怜?”

“嗯。好像是的”那他可以回去他妈妈那里啊,干嘛他要到别人家里。

“那你能不能帮叔叔关心、照顾他,哥哥很孤单的。”

“可是,他惹我不开心,他不喜欢我,我也不喜欢他。”小傅委屈极了,江恒远说自己脸上有鸟屎,不可原谅。

“怎么会呢,恒远怎么会不喜欢乐乐呢,乐乐这么听话,这么乖。江恒远,你进来!”

傅橙乐愣愣地抬起头,视线越过江稷山的肩头看向门口,小男孩一脸酷酷的表情就出现那儿。

江恒远跟着老爸从家里过来的时候,心里是有点小别扭的。自己那天对小女孩说了那样的话,他们一家会不会不欢迎自己?不欢迎自己?那我还不乐意去呢,出去吃饭好吃的才多。

虽然这样做着心理建设,江恒远还是有点害怕自己不被接受,毕竟他已经吃了太多外面的食物了。出了家门,对面就是傅家,在江稷山敲门的时候,不承认胆小的江恒远就躲在了门边。

清晰感受到女孩的抗拒,江恒远的脸自一下子就充满了不屑,我才不愿意去你家呢,不过抠着墙皮的手却泄露了内心的难过。当听到老爸喊自己,江恒远马上就抬腿进了门。

“恒远,向你乐乐妹妹道歉!”江稷山很照顾小孩子的情绪,语气只是稍微带了些严厉。“乐乐妹妹,对不起。我没有不喜欢你的。”

傅橙乐看着眼前真诚道歉的男孩,知道如果再不同意,就是自己没有礼貌了。

“好吧。既然你喜欢我,那我也喜欢你。”

小孩子有小孩子的简单,只要道歉了,就可以原谅。谁也想不到以后的事,原谅怎么就那么难。如果时间可以重新回到这一刻,那一句简单的原谅也许就不会轻易的说出口了。

从这一天开始,江恒远几乎就成了傅家的第二个小孩。

杨妈妈心疼江恒远没有母亲在身边陪伴,平常给傅橙乐添什么东西,也都不忘了江恒远的那一份,久而久之 ,小傅的心情就不那么美丽了。

“乐乐,这个巧克力你记得给你恒远哥哥留一份。”

“乐乐,下午我们去看电影,你一会儿去喊一下恒远。”

“乐乐,你去喊一下恒远起床,马上吃中午饭了。”

“乐乐,你在学校要记得帮助恒远啊,他一个人来到陌生的地方,会害怕的。”

妈,你确定那个上课第一天就跟老师刚起来的人会害怕?还有,这个讨厌鬼的出现已经让你开始冷落你的小女儿了,你没有发现她时常落寞的小眼神么?

不过,傅橙乐一直都是听话的小孩,老妈吩咐的事情是一定会做到的。这一年以来,对江恒远,傅橙乐就差帮他吃饭睡觉了。从上下学的背书包,到课间操的小卖铺,再到现在的暑假作业,江恒远真的是享福啊。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