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紫藤花开 小说

2019-03-14 22:0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碧野 阅读:1067

江南的冬天季节异常寒冷,气温零下摄氏度。紫依习惯小睡一会寅时入眠,夜晚的摆钟滴滴嗒嗒,阒静的清晰声音侵入脑海,清醒、无奈、折磨她,一个人的思念侵袭着她,一场病魇般磨难。

一,七年前的春天,紫依和赟辉相识水乡,年轻的紫依一朵花青春、妩媚。她对潭影凝视,一个婀娜多姿的倩影出现。今天是周末,紫依想采撷一蓝野菜,难得她有个好心情。春天来了,原野茵蕴着花香、柔绿,大自然一切那么的美。菜撷一蓝娃娃菜,她兴高采烈的回家。

她做了一个清炒娃娃船,肉沫蒸蛋,等菜好饭香,食欲消失无影无踪。她躺在床上想起母亲韵的电话,下个周末一定要回家,小林老师要和你见面,母亲韵说。她闷闷不乐的挂了电话,她该如何委婉对他说?

赟辉是一个诚实的男孩,水乡的时光每天她们做伴,她们漫步长堤,她们漫步小镇,春天的黄昏原野一片葱茏,水乡的水域辽阔无垠,凉风习习、树影婆娑,她们纯洁的友情,犹如一片蔚蓝的天空,紫依时常想,赟辉喜欢她?不得而知,他是一个傻傻、执着的男孩。

紫依骨子里赟辉并不知情,她是一个清高,眼睛里有一杆许多小女子的标尺,她想他未来的一半,一定是有好的工作,好的条件,她的陪嫁有二转一响一咔嚓的嫁妆。

紫依白天辛勤的工作,母亲韵的话始终在耳畔回响,她想母亲韵是爱她的,是对她未来归宿的关心,她如何能伤害关心、爱她的母亲?她的闷闷不乐随之烟消云散,她像鸟儿一样开朗起来,病房翩翩飞翔。

她想起赟辉哥哥般的照顾,每天晨曦菜给她捎来,甚至早点捎来,她们并没有超越友人的关系,可是她们的关系,别人看来至少模胡。偶尔的赟辉来接她下班,紫依告诉他,辉 ,不要麻烦你吧!我的同事看见多不好,赟辉并没有说什么。

自从母亲韵打来电话,紫依不想对赟辉心里愧疚,她渐渐若即若离,紫依接到他的电话委婉拒绝,或者说单位有事。

二,紫依周末回家了,她穿一件蓝色外套,里面配一件水红色的衬衫,外面一件蓝色裙子。典雅、大方、舒适,她在等小林老师相亲。

春天的晨曦静静的,鸟儿叽叽喳喳,窗外树木挂着柔绿,她透散着微笑,似春天的阳光温馨、和煦。

10点的时间,紫依听见外面二声小车的笛鸣,人声嘈杂起来。她想肯定小林老师来了。

伯母,你好!我是小林,是小林呀!快请坐。

紫依,林老师来了,母亲韵喊到。小林,听说你在枣乡中学任教?不是的,伯母,我在枣乡初级中学任教,我教语文。好呀!教语文,我喜欢有文学细胞的孩子。往后要好好的和依依相处。那一定得,小林答应。紫依袅袅婷婷从书房出来,轻轻问候,小林好。紫依忙着冲茶、倒水。母亲韵忙着去厨房煮荷包蛋。

我们学校陈老师说,紫依人漂亮、温柔,今天见了果然如此,小林恭维着。哪里呢?有那么好?紫依说。母亲韵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荷包蛋,一共5只,小林推辞着,快点乘热吃了,母亲韵坚持说。荷包蛋非常香,非常甜,小林吃完,还余味缭绕。

三,初夏时光很快来了,日复一日的时光磨平了她的性格,从不习惯到坚持,从坚持到习惯,她如一朵马兰花给病人带来芳香、愉悦。医院住院区工作忙碌,她每天打针、调瓶,为病人做各项服务。紫依再见到赟辉是在水乡小巷里,正好紫依也想见一面赟辉,她们好久未见了,她要告诉他往后不久可能调回枣乡医院

,她们还是那么亲切,只是紫依有一种淡淡的愁绪。怎么了,依依。不高兴吗?没有,紫依说。紫依只想给他做点什么,以卸下他对她的好,那怕洗下衣服也行。她们去了赟辉的住处,一个公司的楼上,一个简单的住所,一个单人床,一张写字台,一把椅子,一个电饭堡,一幅风景画。

本来紫依想逛一圈回家,看见横七竖八的衣服,突然想,洗洗衣服吧!也许这是她们离别的唯一途径。她们一个洗衣,一个给她压水,这水井是最古老江南特色,她们说说笑笑,紫依说,她可能不久要回家了,说完她们沉默了。紫依看见赟辉的失望,她们什么都没有说。

四,紫依在秋天要来的季节再次接到母亲韵的电话,依依,你年纪不小了,在家老大,也该成家了。前些日子我们答应了亲家的要求,要你们早做准备,日子都给你们想好了。我和你爸想了却一桩事情,希望你理解。另外你工作调动事情也办妥当,不日可以回家了。紫依不断嗯、嗯答应着。紫依在大事上从来没有违背母亲韵的意愿,她是一个孝顺的女儿。中秋节的前夕一个黄昏,小林老师一个双排座汽车来接她回家,紫依工作了四年的水乡暂告结束。

她靠在小林老师的肩膀进入梦乡,梦里她做了一个梦,她和林老师结婚了,大红喜字高高挂着,她穿着红装,梦中笑醒。

小林老师的新房座落在枣乡初级中学后面,环境优雅、清新,枣乡宽阔的街道干净、明亮。她们的新房是六层,他在底层,房屋一百平方米,一个大客厅,三个房间,一个洗漱加卫生间,一个厨房,一个沐浴间。客厅装饰是一幅高山流水瀑布画,外加灯饰,一个平面电视大约40至50英寸,双拉窗帘。卧室,正面是她们的婚纱照,里面是席梦思床,一台电视,外面一台电脑。整个房屋装修简洁、明了,富有个人色彩。紫依陶醉在爱河,又似一个梦,太快了,快得她无瑕思绪。

紫依白天上班,日子依旧过得忙碌、充实。五点时间,小林老师打来电话,紫依可以接你下班?我父亲说了,见一见你。紫依说,马上下班了,快点过来。

黄昏未到,太阳渐渐西下,一轮斜辉照射医院大门的时候,紫依走了出来。林老师骑一辆亚马哈摩托而至,林老师推下面罩,叫了一声紫依,紫依微笑着上了摩托,她们风驰电掣而去。

小林老师家是一个诊所,父亲林医生从事赤脚医生已经20年,附近的人都来找林医生看病,她们进了诊所时,紫依看见林医生穿一件白大褂,戴一副眼镜,诊所有一排中药药柜,有一张桌子。里面的装饰也是古老的家具,这些看出林医生是朴素的人。紫依喊了声,伯父好!林医生说,你来了,慈祥一笑。

林母做了一个肉烧干缸豆,二条红烧边鱼,肉沫蒸蛋,排骨汤,一个香椿炒蛋。全家人围住一堂,紫依喜欢香椿炒蛋,喜欢干缸豆,这些菜是小时候父亲经常做的,林医生慈爱的偶尔看看紫依,不时的让紫依多吃菜,紫依吃完饭,等待他们吃好,她坚持把碗洗了。林母喜欢问紫依,爱好什么啊!喜欢吃什么那,小林对母亲说,我们要去学校,下次聊。林母只好说好吧!

紫依和小林手牵手走在古镇小街,她们彼此甜蜜笑着,爱情迷漫身心,她们身心浓浓沦漪爱情的波澜,有人唱着火辣辣的爱情,火辣辣的爱,火辣辣的生活不要等待,今夜她们二人世界是否火辣辣啊!她们相拥进了家,未来的窝,林老师凝视着紫依,热情凝视她的双唇,紫依闭上双眼,她在等待幸福,她想起小时候母亲韵买棉花糖,她也是等待,等待是甜甜的味道-------

五,林医生宣读婚宴致词,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朋友、各位来宾!感谢你们光临小女紫依,小婿林军的婚宴,你们的到来增添婚宴喜庆,我谨代表全家祝你们吃好、喝好!我宣布喜宴开始--------

婚后的三年时光,紫依把林老师带着,紫依在哪里,林老师在哪里。现在小镇繁华了,人们离不开娱乐生活,林老师恋上了电脑赌博。林老师一玩不可收拾,小镇上的娱乐城他正月天天去,紫依把他带在身边,他悄悄去了。他喜欢玩那个排机,黑桃、巢花、方块、红桃。他天长日久成了最爱,爱他的人伦为了牺牲,这一爱成了不可饶恕的错。他天天赢,他月月赢,钱哪里来?二月后他伦为排机以及别有用心之人的阶下囚,他一天输了50万,二天输了100万,三天150万,所有的进账没有出的三分之一,信用卡、贷 款利息上翻,林老师在外躲了三天,紫依一气之下回家了。

紫依托人捎信给林老师,林。我们已经结婚七年,没有想到你陷入崎途,你有一个儿子,你有一个幸福的家,希望你把款摆平,我们还是一家人,我一直爱你。一年后,留给紫依的消息是林老师不在学校任教。

六,又一年紫藤花开,紫依怀念那个夏季,那个曾经美好的夏季,她想念赟辉纯洁的情谊,想念赟辉曾经无私的感情,她忧伤,她怅惘,一切无法回去,这是她的命运-------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