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人生本没有标准,按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

2018-12-23 00:01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海洋一只鱼 阅读:2551

文/冉坤鹏

01

很多事情,只有你付诸了行动,才能看到希望。即便是最后没能如愿,也算是无愧于心了。

我至今还记得,三年前的我,是多那么地可笑。那时的我,还在一家地产公司做采购。

与大多数人的认知相悖,采购其实是一件极其繁琐而劳累的工作。还没到两个星期,我就被超负荷的工作压得有些喘不过气了。

可我转念一想,刚刚入职不久,总不能一心求巧蒙混度日吧?总要做出点成绩,不负公司对我肯定与期望吧?

于是,我全身心地扑在了工作上,不允许自己有半点松懈和惰性。

有一次,所有员工都已经下班了,唯独我,还在摞成小山的文件堆里拼命地码着字。这时师父(当初是他带的我,所以一直喊他师父)走过来,看着我眉头紧蹙的样子,问:“怎么还不去吃饭?吃完饭再整理也不迟。”

我顾不上抬头,说:“还有好多,这是我给自己定的任务,不做完就不吃饭。”

师父笑了笑,问:“那就那么迫切地想成功?”

我停下了忙碌,说:“是啊,我要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要比别人活得更加有尊严。”

师父笑得更无遮拦了,这个混溺于世,整整大了我一轮的老男人,在狂笑。我被这笑声振蒙了,不知是哪里说了傻话,让师父如此反应。

“梁杰,你还年轻,很多事情是不能急于求成。这世上哪有那多的一帆顺风,哪有那么多的一夜成名,人生本没有标准,按自己喜欢的方式过一生,不就是一种成功吗?”

想起师父本身某上市公司的中层管理,因为厌倦了上市公司冷漠的人际关系,于是索性辞去了高薪的工作,和几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合伙开了这家地产公司。

如今这家地产公司欣欣向荣,发展势头很猛。师父也常和我们打成一片,工作的人际很是舒适而融洽。

想到这,我似乎更加明白了师父所说的深意。

追随自己的内心,是需要忍受割舍的痛苦的。而一旦渡过了那段难熬的时光,并做出了改变的决心,那么,一切可能就大有不同了。

02

人这一辈子,哪有什么成功而言,如果非要给成功下一个定义,那就是按照自己的方式过一生。

“这是一个逃窜的年代。我们逃离雾霾,逃离故乡,逃离世俗,旅居古镇,开一家小而温馨的咖啡馆或者一间简而古朴的书屋成为了无数文青的梦想。太多人想给自己找一个简单的归宿,在经历岁月以后,都期待能找到一个最佳的藏身之穴,保持着对尘世的爱意,又同时被尘世遗忘。”

有朋友问过我,为什么喜欢三毛?

我的回答是:“三毛的文字总能给人一种自由和漂泊的感觉。我羡慕她的随性洒脱,羡慕她的义无反顾,羡慕她的追随内心,羡慕她的为梦而活。”

读过三毛作品的人都知道,三毛笔下的文字从不矫揉造作,从不无病呻吟,都是对旧物的无限热爱和对明天的无限寄托。

以梦为马,随处可栖,大概就是三毛所追求的人生状态。

03

两年前,我们几个姐妹相聚。逛街逛累了,就在一家咖啡馆小憩。

话题延伸开来,姐妹们聊的最多的,就是对未来的计划,有的只是一个模糊的想法。

如茉说:“我一直想开一家美甲店,投资小,风险低,最重要的是,利润还可观。”倩倩在一旁说:“现在美甲店的生意也不好做,毕竟竞争那么大。”

如茉听了,反驳道:“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趁我们还年轻,就应该多去实践,说不定就成功了呢!”

听着她们争论得热火朝天,我坐在一旁,笑而不语。

说实话,我挺支持如茉的想法的。第一,如茉对投资美甲店这个想方不是空穴来风,而是经过一番熟虑深思筛选出的“可行计划”。第二,如茉的家境尚且宽裕,资金方面应该不是什么难题。

最后争论的结局是,如茉和倩倩打赌:半年之内,若是美甲店开业了,倩倩就去当一个月的店员,若是美甲店没开业,如茉就请倩倩喝一个月的咖啡。

赌约明了,击掌为誓。

可让我吃惊的是,半年过去了,一年过去了,如茉都没有付诸过任何行动。每次见到她,她总是用调侃的语气说:“我都没当真,你们怎么还当真呢了…….”

很多事情,只有你付诸了行动,才能看到希望。即便是最后没能如愿,也算是无愧于心。

最可悲的,莫过于说话上做巨人,行动上做矮子。

本是一件让自己满心欢喜的事,却最终夭折于空想中,哪里还谈得上随性和洒脱?

作者介绍:冉坤鹏,90后青年作者,喜欢读书和写作的文艺暖男。欢迎你来到我的世界,也庆幸你不曾离开。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