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小说] 桂蕊恋歌

2018-12-12 00:1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萧月月 阅读:1458

深秋的寒风里,浩又看见满园的桂树摇曳起来,飒飒的。那树梢上已凋谢的桂蕊,恰如雨中飘泊晃动的风筝,被随意地到处旋刮着,令本已灰暗的天空,似乎又多了几许凄凉和惆怅,象褐色的火焰尖角一样,在天女散花般的飘零中簌簌洒落,在湖畔,在湖水,在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无爱季节中忧怨。

“唉,逝去桂蕊几何多,年年花开又花落。我的玫啊!”穿着单薄的浩,打了个寒噤,不由得生发出了一丝强烈的符合秋高节令的悲伤感叹。

在城区桂湖这方不算狭小的桂院里,孤独的浩已静静地坐立于枕碧亭长凳上一天了。为这园中枯萎的桂蕊,隐退的田田荷叶,散去游人的空荡荡院落,特别是浩那心目中的她——陨落的情侣玫而哀伤。

也是的,杨升庵与黄娥的爱情,川端康城《雪国》中岛村对叶子的痴恋,以及历史沉淀中的许多优美动人的真爱传说,浩和玫与他们多么相像啊!然而,自己毕竟也是太平凡了。那心中沉甸甸的浩,肩上好象担负着有千万重担,最终将是难言的苦涩。失落的情爱,头脑印刻的记忆片断,逐渐凝成为眼里滴落的汩汩泪水,洒落于地的桂蕊将永远地遁入难以回复如初繁花红艳的沃土,风花雪月,花前月下。曾经的照片,仿若鸿影轻风,杳然不见。

悔恨呵!抱头苦痛饮泣不止的浩。

真正的桂蕊、荷花隔季竞相开放的时节,满园的桂香、荷香直沁人心脾,仿佛将熙熙攘攘的游园人永远地充斥在了园中的每个角落。放眼望去,湛蓝如碧的天空,春光般明媚的花园,岁月轮回,四季分明,桂湖桂蕊,荷叶荷花,湖畔湖水,嬉戏稚童,年少浩、玫那天真般的烂熳,青梅竹马的两小无猜,年年如此,岁岁如斯的相伴成长。不愧为一个真正令人羡慕的人间美景啊!

“听我爷爷说,桂湖的杨升庵是个大才子,还是明朝状元郎呢?”扎着翘小辫的玫,忽然在一天的蹦跳之中,扑闪着明亮清澈的眸子对小平头浩说。

“对呀!”刚在草坪上翻了几个跟斗的浩,赶忙昂起了涨红得冒着扑扑热气的小脸仰头说道:“也听我爸说了,他还叫我要好好学习杨升庵,长大也当状元郎呢。”

浩的这句话,令玫的大拇指不自觉地在羞涩的粉脸上刮了起来,“没羞没羞,怪不得你成绩那么好,年年名列全校年级第一名,原来你是要当大才子,状元郎嘞,好,那时我一定会给你当新娘子??!”

“好哦好哦,”浩几乎欢快得象小狗一样蹦跳起来,“说活算数,拉钩吗?”说着伸出了食指。

“勾就勾,还不敢嗦。”玫也伸出指拇,双方勾动起来,“金钩银钩,说话算话,如若不算,就是小狗。”

但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十二岁的玫终于随父母的工作调动而举家搬迁了,据说去了很远的北国,是在冰城哈尔滨吧。至此。两人音讯全无。就如天空中飘浮着的一团被风刮去的云朵,因为中断而分散成为不能相遇的另外两半。浩也从此象一个提不起精神的蔫茄子一样,再也不到桂湖光顾了,两人的倩影自然也消逝了。

光阴似箭,星移斗转,恍若昨天。在成都一所大学就读的浩,不知怎么会心血来潮,突然被星期日的悠闲所陶醉,再次跨入了桂湖的庭院。然而,湖还是原来的湖,水还是原来的水,树还是原来的树,花也还是原来的花,只是今日的浩已非昨日孩童,已经成为一个二十二岁的翩翩美少年,正当英年的天之骄子——大学生了。但睹物思人,触景生情,一番委屈,不禁潸然泪下,脑海里一下就闪出了一幅难忘的画面:

在透过桂树缝照射进的缕缕日光照耀下,如梦如幻的薄雾似轻纱始终笼罩着周围的一切,仅仅除了偶尔响起的几只单调蝉鸣外,整个世界仿佛都已停止了转动而静寂着,但在那株特别高大古老的桂树旁,却有一个小辫的姑娘微蹲于草坪上,正学着以大树为媒,延续着勾动拇指的双方约定,一边微笑,一边向近旁静默呆立看着的英俊少年眨巴着秀美的眸子。

这就是当年正处于青春年少的玫、浩俩,真正洋溢于八十年代火热生活中的莘莘学子。

正徜徉在桂香中痴想着。浩手握一本书,自然的是川端康城的《雪国》。这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日本作家作品,不用说是爱好文学的浩特别喜爱的,虽然他也曾经看了无数遍,也留下了许多同情男女主人公的哀叹与清泪;但缘于在阅读时对自己特殊经历的感染,以至有了窥见似叶子忧伤婉丽的玫的影子,而令他百看不厌,简直成了除读书之外的另一生活必修功课。这日看来也不例外,还真不乏独特感悟呢!浩在桂树丛中走着走着,不觉与正埋头写生的一个女画家碰了满怀,只听“砰”地一声,两人几乎同时在“啊”声中跌倒,也许由于碰撞太猛的缘故,使倒下的浩一个趔趄就压在了对方的身上,嘴也不自觉地吻着了她的香腮。浩吓坏了,赶忙爬起来,并顺势从地面上拉起了对方。待涨红着脸的浩紧张地抬头,抱歉地说着“对不起”时,双方的目光却一下定住了:只见一个因羞涩泛红的苗条清秀娃娃脸非同寻常,柳眉倒竖的冷峻呈现出一脸的严肃惊愕,弯弯的眉毛下面一双水汪汪眼睛特别美而艳丽,仿佛透着无尽的敏锐柔情,长长的披肩发如“飞流直下三千尺”的诗情画意,微荡着瀑布般的轻盈飘逸,更特别的是嵌刻在她脸颊上的两个小小酒窝,更是蕴满了万种春光柔情;而与浩不胖不瘦的高挑身材,眉如剑刃的机敏睿智,刚毅美俊的书生意气相配,简直将两人融入了“倩女美男真迥异,相遇一碰好事来”的美好片断,并随着“好面熟啊”的同声心灵跳动,“你是玫吧!”“你是浩吧!”的两声询问点头,将两双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使滴落于地的高兴泪水更如脱僵的野马奔涌,霎时把刚才的不快消溶了。待互致问候、拍打衣衫、受伤与否检查无误后,两人均不约而同地被其中一幅掉落尘埃的刚好画完的作品吸引住了:只见在那完美画面的桂花亭草坪上,唯有的两个男女小孩正高兴地游走于桂红柳绿、荷花鲜艳中追逐嬉戏,“这不正是玫和我吗?”浩醒悟了,猛地再次抓住玫的手,全身也因过分激动而微微颤抖,抖索得表达不出一句言语,玫也好象受了浩的感染,让两人仿佛象撞开了时空隧道,一下就回溯到了过去的难忘时光,剧烈的相思感情闸门大开,愉快地流入了爱情如歌的美好家园。

然而,爱情也并非都是甜蜜,苦涩才是爱的震撼。上学的相思苦,相聚的约会甜,分别的依依情,这漫长的等待,相会的短暂,喁喁的恳谈,心灵的交汇,完完全全汇入了浩、玫学习生活之外的惟一源泉。加之双方父母均相知同意,两人又情意绵绵,这关系自然密切,很快成了一对难分难舍的热恋情侣。鉴于桂湖是他俩的定情媒人,就理所当然注定了他们每个礼拜的唯一携手游玩场所,涌入了花前月下,卿卿我我,刀吹不断,水分不开的两性情迷。但对少年生活的回忆,却常常占据了两人的心灵,那聆香阁的拧扯耳朵,浩的不服,玫的坦然;那交加亭的游鱼戏水,交颈鱼与相偎人的相映成趣;那童车相撞的车翻人压,玫打浩的“小流氓”耳光,同哭同气;这诸种多多的孩童轶事,实实在在地为逝去的记忆染上了绚丽的色彩,令“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真正凝成为了两人“心有灵犀一点通”的爱情经典。

可是,好人多落难,落难才是好人。偏偏在那一瞬,那一瞬间哪!那一日的星期天,浩、玫又相约去桂湖游玩,刚从汽车站走出,浩因天热去购消暑饮料,横穿马路时,玫突见一辆轿车从斜刺中冲出,直向浩逼来,但浩却浑然不知。正在这危急关头,玫毅然跑去将其推开,浩虽脱险了,玫却当场被车撞翻在地,在送入医院仅仅一小时后,心脏就停止了跳动,给浩留下了终身难忘的无尽悔恨与遗憾……

“年轻人,大门都快要关了,你怎么还呆在这里呢?”巡察到此的护园老人向浩投出了关切的询问,把浩从痛苦的回忆中惊醒过来。当浩静默地注视着满脸皱纹的护园老人时,却惊奇地发现常常见着的老人竟是那么的苍老和饱经风霜,使他忽然感到老人那额上印刻的痕迹,不正是生命延续的精魂吗!浩曾一遍又一遍读着桂湖,这熟悉的湖、树、水、土,以及这一切的一切,让他真正感到了它的熟悉与陌生,仿佛自己都已然溶入了这样的一个群体,正如雪花一般纷纷扬扬地尽情飘落。但护林老人接着发出的又一声“快走吧!年轻人,要关门了呀!”的清晰话语,却真正的似远方飘来的缕缕仙音,缓缓地进入了他的耳膜耳鼓,进入了桂蕊飘香的永恒空间。

“夜啊!已快来到了吧!”浩发出了心灵的急促呼喊。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