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庆兔兔日记》2447庆兔兔自己去爷爷家

2018-11-07 22:0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庆兔兔 阅读:353

2447二月二十五日星期日多云16℃~4℃客厅早晨温度14℃ PM2.5-123

外婆坐起来我并没有多少在意,外婆在穿衣服,我这才问:“你这么早起来干什么?”

外婆说:“妈妈要上班了呀?”

我仍旧还沉浸在春节的假期里,我这才想起来妈妈今天开始上班。我马上坐起来穿衣服。

外婆说:“时间还早,你还可以睡一会,我过去陪小九睡觉。”

当我再躺下来的时候,我已经毫无睡意了。

外婆看妈妈还没有起来,外婆以为我们的电子钟时间错了,外婆看了一下我的手机,时间一样是六点三十八分。

外婆准时推开妈妈房间的大门,妈妈实际上已经起来。

马上就听见庆小兔的哼哼声,妈妈来到我的房间说:“小九要抱一会。”

我不知道庆小兔怎么会醒的,我以前就说过要妈妈不要打开手机闹钟。

妈妈说:“我没有开手机闹钟,是小九自己醒的。”

外婆在拍庆小兔,庆小兔就是哼哼唧唧,我去拍庆小兔,庆小兔听见我的声音爬起来,于是我抱着庆小兔哄一会,庆小兔重新放到外婆的身旁继续睡觉。

昨天庆小兔的生物钟突然改变,十一点钟的睡觉变得困难万分,庆小兔睁着眼睛,庆小兔用手指着外边。

庆小兔还哭哭兮兮的,庆小兔使劲地拱着身体,我有一点急了,我把庆小兔放在大床上让他哭,庆小兔爬起来。

庆小兔并没有要我,庆小兔直接爬到我的电脑旁,庆小兔用手摆弄我的电脑屏幕,庆小兔还回过头看着我在笑。

庆小兔睡觉是要脱衣服的,庆小兔只是穿着一身薄薄的内衣睡觉,我还是把庆小兔抱起来哄。庆小兔又哭又闹,庆小兔犟着不想睡觉,但是我还是铁了心强行让庆小兔睡着了。

下午快十七点,庆小兔一样不折不挠,庆小兔没有一点睡意,平时只要一两分钟的事情,现在已经哄了十几分钟,庆小兔除了犟,庆小兔没有表现出一点妥协。

实在没有办法,我不知道是不是庆小兔的生物钟突然失灵了,还是妈妈即将上班,还是新的一年到来,庆小兔有了自己新的作息时间表。

最后不是庆小兔睡觉,而是我被迫让步。

我跟外婆说;“是不是小九以后要改成一天白天就睡一次觉了,也许下午的这一觉小九不睡,晚上小九可以早一点睡觉。”

这个只是我一厢情愿,晚上二十二点钟庆小兔还精神抖擞,妈妈对着庆小兔没有一点办法,庆小兔反正就是要玩,不让庆小兔玩,庆小兔马上就哭哭兮兮地哼起来。

我把庆小兔抱出来,庆小兔竟然用手指着门要出去。

我说:“那么晚了,外边小朋友都睡觉了。”

庆小兔就是俯下身子去拉门把手,我还是想把庆小兔抱到门口站一下,让庆小兔看看外边的真实情况,我拉了一下门把手,我这才想起来大门已经反锁了。

把庆小兔放在小房间的床上,庆小兔已经换了睡衣,虽然庆小兔的胳膊和手运动自如,庆小兔的脚已经变成美人鱼,庆小兔的移动变得异常困难。

走路可能并不等于就不能移动,庆小兔还是艰难地在床上移动着。

庆小兔兴致勃勃,庆小兔高高兴兴,庆小兔把庆兔兔的画片一片片捡起来看一下,然后庆小兔再把画片递给我。

庆小兔对窗户跟前的玩具没有兴趣了,庆小兔爬到写字台跟前拉开抽屉玩,庆小兔把抽屉里的东西全部清理出来一样样的看,一样样地放回去。

庆小兔又要我拿写字台远处的东西,接着要我拿写字台上方柜子里的东西。已经快要二十三点钟了,庆小兔还是异常兴奋。

妈妈说:“不早了,把小九的背心脱了。”

因为庆小兔没有睡,怕庆小兔着凉,给庆小兔加了一件棉背心。在庆小兔的哼哼唧唧的声音中把棉背心脱了,给庆小兔包裹起小被子。

我抱着庆小兔,庆小兔看见妈妈回屋里,庆小兔马上伸出手要妈妈,妈妈抱起庆小兔,庆小兔看见我离开了,庆小兔又转身要我来抱。只好我抱着庆小兔,妈妈就坐在沙发上,庆小兔反正就是不睡觉。

已经二十三点钟了。

妈妈说:“小九,你不睡觉,妈妈就去睡觉了,妈妈明天还要去上班呢?”

妈妈推门进了房间,庆小兔也要跟着进去,还是听到庆小兔哼哼唧唧的声音,庆小兔最终忍受不了瞌睡虫的来袭,庆小兔还是睡着了。

七点四十分外婆在喊我,庆小兔又在哼哼,我抱起来庆小兔,庆小兔又继续睡觉。

我把庆小兔放在小床上,小床就在我的电脑座位后边。

我说:“看来明天还是和以前一样了,妈妈上班就把小九放到他自己的小床上,小九醒了必须听到我的声音才能够继续睡觉。”

就是庆小兔醒了并不哼哼,外婆也不可能一直躺在床上,外婆不可能跟着庆小兔继续睡觉。

庆小兔起床的生物钟没有变,庆小兔就像闹钟一样准时,九点钟庆小兔准时翻身睁开眼睛,我拿来火火兔,庆小兔抱着火火兔听儿歌。

早上庆小兔又是那么乖,庆小兔一直笑眯眯的,庆小兔下地就自己一个人玩。

我把电视机打开,庆小兔在电视机下边玩玩具,庆小兔不时地抬起头看一眼电视机。

CCTV正在播放《中非广场舞喜迎新春》,舞台上人们欢天喜地,庆小兔却没有那么兴奋。我把庆小兔抱起来,我要庆小兔跟着一起跳舞,庆小兔目不转睛地看着别人在跳舞。

我让庆小兔跟着观众一起鼓掌欢迎,庆小兔两个手一动不动地垂在那里。一直到舞台上的观众全部站了起来,庆小兔这才抬起手鼓了一下掌。

外婆在给庆小兔准备早饭,外婆在小碗里装着白色的粉末,我还以为是米粉。

我问:“小九的米粉还没有吃完呀?”

外婆说:“米粉早就没有了,小九不是不愿意喝牛奶吗,我拿牛奶给小九泡馒头吃。”

看见外婆在拿奶瓶,庆小兔看见外婆在拿碗,庆小兔要我抱起来,庆小兔要看外婆在干什么。外婆正在把馒头撕碎了放进碗里,庆小兔伸出手要馒头吃,于是外婆一边往碗里放馒头,庆小兔的嘴里一样没有闲下来。

庆小兔牛奶可有可无,可是外婆用牛奶泡馒头,庆小兔一样吃的有滋有味。

电视上播放一个机器人,这是美国制造的一个机器人,机器人身高一米八八。接可以轻松地跳上不同高度的大木箱上,然后机器人再跳下来。最后机器人做了一个后空翻。要知道这是一个钢铁之躯,而且是一个如此高头大马的机器人,但愿中国在这个领域能够赶超先进国家。

金灿灿的阳光已经照到了马路上,满天的白色泛着一丝蓝色,太阳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精神,天空的白色让太阳逊色不少。

黄耀虎骑着自行车在马路上骑着。

外婆问:“黄耀虎,你怎么没有去报名呀?”

黄耀虎说:“我已经报名了,我妈妈现在在学校开家长会呢?”

踏上小广场的台阶,外婆用手指着前边说:“胖子已经来了。”

玉兔兔的弟弟玉小兔牵着外婆的手站在那里,玉小兔能够脱开手,但是玉小兔走的还不是很稳。

外婆说:“小九,你看哥哥在地上玩,我们也下来和哥哥一起玩好不好。”

我把庆小兔放下来,庆小兔马上反身伸出手要我抱。反反复复把庆小兔放下地,庆小兔就是不愿意离开我一步,庆小兔还是要我抱起来。

我也有一点急了,我不知道庆小兔为什么会这样。

外婆说:“今天又忘了带玩具,以后再出来带上玩具。”

我不知道庆小兔现在在外边会玩什么玩具。看见那么多孩子在奔跑,那么多孩子在喊叫,庆小兔也在看,但是庆小兔没有想要过去的意思。

外婆说:“庆兔兔小时候不是这样。”

我说:“是的,庆兔兔小时候在外边看见别人的玩具,庆兔兔就想摸想玩,看见别人的车子庆兔兔就想坐。”

一个女孩在捐赠箱跟前玩。

外婆说:“小九,我们也来敲箱子。”

庆小兔终于下地了,庆小兔扶着捐赠箱在拍打着。

玉小兔也来到捐赠箱跟前玩,庆小兔走过去探过头看着玉小兔。

一个妈妈牵着一个男孩过来了。

外婆说:“这个男孩比小九小十天。”

男孩妈妈说:“我们还不会走路,还要牵着手才肯走。”

外婆说:“我们这个不是也刚刚脱手走路,实际上他早就会走了,就是要手牵着走。”

男孩妈妈说:“我们这些小朋友以后都是在一个幼儿园一个班的同学了。”

乖乖兔跟着爸爸妈妈过来了,乖乖兔今天也已经报名上学,乖乖兔拿着广告纸给庆小兔,庆小兔只是用手轻轻地触摸一下,庆小兔并没有去拿乖乖兔手里的广告纸。

庆小兔开始走动了,庆小兔走过扭扭车,庆小兔走过自行车,庆小兔都绕道而行,庆小兔没有一点想摸的意思。

天赐良机,有了庆小兔改变习惯的机会了,一辆扭扭车停在庆小兔不远的地方,这是一辆不一样的扭扭车,可以说更像是一辆三轮车。

这辆扭扭车车座很高,这辆扭扭车前边不是方向盘而是类似于自行车的把手。因为扭扭车的主人不知去向,庆小兔小心翼翼地来到扭扭车旁边,庆小兔开始抚摸扭扭车,庆小兔推着扭扭车在走,一会庆小兔扶着扭扭车的座位,一会庆小兔推着扭扭车的把手。

扭扭车在庆小兔的推动下缓缓地移动,几次庆小兔推车子坐到地上,庆小兔回头看着我们。

外婆说:“自己起来。”

庆小兔很快就自己起来了,庆小兔继续推着扭扭车在走。

外婆想回家做饭,我不想打断庆小兔的好心情,我想让庆小兔的兴趣延伸下去。一旦庆小兔半途而废,可能会影响庆小兔好几天的恢复,我们一直等到庆小兔自己站起来,庆小兔走到我们跟前,我们这才抱起庆小兔回家。

睡觉,开始抱起来庆小兔还想玩,很快庆小兔恢复状态,

庆小兔睡觉,我跟着睡觉,我刚刚眯上眼睛,手机响了,原来是郑州方面的电话。

郑州的几家今天才开始团年。

这是一个超晚的团一个晚年,其实就是几家人聚一下,增加一点家庭气氛而已,暖一下几家的纽带。

前两年上海的几家亲戚家庭到郑州一游,作为回访,上海组织了一次郑州上海两地的人家的大团聚。

他们询问我们能不能和他们一起前往。

我们是八十公公挑担子——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本来我和外婆不怎么喜欢外出,现在外婆的身体那样糟糕,我还要每天带着庆小兔,每天早上我还要接庆兔兔上学,放学庆兔兔还有那各种各样的培训班。

一阵电话,不断地拜年,我的瞌睡虫马上飞的无影无踪,还好没有把庆小兔吵醒。

起来给郑州发了一堆的短信。

打电话人多嘴杂,说的事情又多,想说的事情一打岔就忘得干干净净。

短信还是容易把事情说明白,我说:“小家伙的爸爸在国外,小家伙的奶奶爷爷在农村,小家伙只要我一个人哄。外婆的腰已经病入膏肓,我每天还要接送庆兔兔上学,庆兔兔还要培训班要去,有时候我要抱着庆小兔送庆兔兔,所以谢谢大家的好意,请捎带给上海的各家拜年了。”

中午姨妈姨爹过来吃饭的时候,庆兔兔没有回来,黄耀虎没有去学校,庆兔兔一年级却要留在了学校。

庆小兔的午睡两个小时,庆小兔乖乖的一声不吭地穿好衣服。

庆小兔拿着喝水的奶瓶要喝水,我给奶瓶里加了一点热水,加了热水的奶瓶庆小兔又不喝了,庆小兔拿着奶瓶在地板上划。

姨妈起来了。

姨妈躲在门后喊:“小九。”

庆小兔听见姨妈的喊声,庆小兔只是抬头看了一眼。

姨妈继续喊,庆小兔就好像来到无人之地,我推了一下庆小兔,庆小兔这才去找姨妈。

姨妈说:“小九,我们出去玩好不好?”

庆小兔只是看着姨妈,姨妈走到门口打开门。

姨妈问:“小九,你跟着姨妈出去好不好。”

庆小兔没有去找姨妈,庆小兔反而来到我的跟前,庆小兔伸出手要我抱起他,庆小兔想要我带他出去。

姨妈过来伸出手,庆小兔还是朝着我举着手,姨妈把手伸到庆小兔的胳膊下边,庆小兔这才转向姨妈那边。

那边姨妈出门,这边外婆起来。

外婆说:“小九还没有吃饭,小九还要换尿不湿呢?”

庆小兔经过一会折腾,庆小兔重新跟着姨妈出去了。

庆小兔出去两个小时,姨妈抱着庆小兔匆匆忙忙回来。

姨妈说:“我看小九站在哪里一动不动地,小九是不是要屙巴巴了。”

庆小兔一直在地上自己玩。

我问姨妈:“小九跟别的小朋友玩没有?”

姨妈说:“他就一个人自己默默地玩。”

庆小兔巴巴没有屙,庆小兔昨天就没有屙巴巴。

庆小兔拿了一个蛇果,庆小兔把蛇果递给我。

我问外婆:“黄耀虎今天没有去学校,庆兔兔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呀?”

外婆说:“你没有听说呀,庆兔兔早上被二姑妈接走了,庆兔兔去当阳奶奶那里去了。”

这是庆兔兔第一次一个人跟着二姑妈去当阳。

庆小兔要我抱着去厨房,庆小兔把厨房能够按的按钮全部按一遍。

庆小兔先是把燃气热水器的显示屏按亮,接着就是按抽油烟机,庆小兔打开抽油烟机的照明灯,庆小兔就低下头看一下,然后庆小兔再把照明灯关掉,庆小兔接着就是按微波炉的按钮,庆小兔去拉微波炉的门,微波炉的门拉开再关上。

太阳已经偏西了,太阳的热度明显降了下来,我来到窗户跟前收衣服。

首先收回来的就是那个庞大的绒毛熊,庆小兔看见了就过来要绒毛熊。

衣服眼看就要收完的时候,庆小兔过来拉着我的腿。

我说:“小九,你去跟大狗熊玩去吧。”

庆小兔继续抱着我的腿。

姨妈说:“已经四点半了,是不是小九要睡觉了。”

我这才想起来庆小兔要睡觉了。

给庆小兔脱了衣服,给庆小兔裹上被子,庆小兔把头依偎在我的肩膀上,接着就是庆小兔一个大大的哈欠,庆小兔哼哼几声很快就睡着了。

一百分钟不算长,一百分钟也不算短,庆小兔醒了就要吃苹果。

吃着苹果,庆小兔拿着正林瓜子的罐玩,打开盖子,庆小兔把瓜子一把把抓出来放在沙发上。

姨妈说:“你抓出来,你就要把它们抓回去。”

于是庆小兔就把瓜子往罐子里抓,庆小兔抓出来是一把把,庆小兔抓回去是一颗颗。庆小兔不想再抓的时候,沙发上还是星星点点的西瓜子。

外婆给庆小兔喂饭。

外婆说:“小九两天没有屙巴巴了,吃完饭会不会把巴巴胀出来呀。”

妈妈说:“他要是不屙巴巴,今天夜里小九又要闹了。”

我抱起庆小兔,庆小兔要上自己的小床上玩。

看着庆小兔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我扒开尿不湿看,庆小兔的屁股正在生产出一坨干巴巴。

连忙把庆小兔抱到卫生间端巴巴,庆小兔又屙了很多成型的巴巴。

妈妈把庆兔兔小时候戴的单帽子找出来,庆小兔戴着帽子到处让别人看。

庆小兔一会还换一顶帽子戴,庆小兔自己不会戴帽子,庆小兔把帽子拿下来,庆小兔只能把帽子随意扣在头上。

十九点半庆兔兔回来了,庆兔兔带回来很多红包。

二姑妈说:“庆兔兔,今天在大姑妈家很懂事。”

一会爷爷的的电话来了,爷爷也说庆兔兔去了很听话。

庆兔兔和姨妈走了,庆小兔也要跟着出去。

一会姨妈来电话说:“庆兔兔的英语书没有找到。”

妈妈说:“我给老师发一个短信,问问是不是英语书没有发。”

今天是姨妈带着庆兔兔去报名的,庆兔兔在老师那里领的书。

庆兔兔说是三本书,但是妈妈说应该还有英语书。不知道是不是庆兔兔稀里糊涂,还是学校确实今天没有发英语书。

家里地面上到处都是庆小兔的劳动成果,庆小兔走着走着就踩在东西上,庆小兔一下子趴在了地上。

庆小兔抬头看看绊倒自己的东西,庆小兔没有哭,庆小兔自己爬起来继续走。

学校老师回了短信,今天学校没有发英语书,大家空惊吓了一次。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