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花香满园的日子

2018-05-26 05:1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格日勒 阅读:2714

夏日里的一天,李子和往常一样早早就起了床,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起床后就来到自家

的小院里,收拾收拾小菜园,给自己种的一小片蔬菜浇浇水,然后把菜园边上的花盆调换一下

位置,他知道只有让花盆里的花均应的吸收阳光,花才开的鲜艳亮丽,花期也长,他在忙乎的

时候偶然抬了一下头,他愣住了,自家小院的对面,不知道什么时侯开始,居然耸立了一幢新

楼。他一点都没察觉到。可能是事不关己,以前就是看见施工也没往心里去。

他愣愣的看

着对面的新楼,突然他发现那幢新楼的三楼一个阳台上,站着一个人。

确切的说是个女

人。

还是个漂亮的女人。

她依傍着阳台上的栏杆边,手撑在栏面上,晨风轻拂着她的秀

发,飘飘的如一练黑色的瀑布。她的眼睛好像是在望着李子这边 ,李子愣了一下,就没在意,

又继续干自己手里的活。

转天早晨,李子和往常一样早早起来。到小院去修剪花枝,给小

菜园拔拔草,干了一会,他不知不觉的去看对面的楼,他没失望。他又发现了昨天那个女人。

在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姿态,同样的若似盼企的神色望着李子这边。李子看了看也没多想,继

续他手中的活计。

当第三天早晨,他又看见对面楼上阳台上的女人的时侯,他才想她在那儿干什么。李子琢

磨半天,他才恍然大悟,原来她是在欣赏他小院里的花卉,可能是由于角度有点问题,妨碍了

她的视线,为了寻找最佳角度,她的俯视变成一种生气勃勃的动态。

明白了这一点,并不

使他感到震惊。因为凡是来过他家的人都夸他养的花好看,他也为这点感到自豪, 自从他发

现对面的女人在欣赏他的花时,他的心里充满了自豪感,也框住了这个年逾四十的单身汉的所

有希冀。一俟天亮,他就忙碌起来:浇水,施肥,捉虫,修枝,整形。旁若无人的忙碌,他的

额头冒出汗珠,而眼眸却熠熠发亮。 时不时的偷偷瞥一眼对面楼上的女人,

日子就这样

一天天过去了。他每天大清早走进园子,一抬头,总会看见对面楼上那位女人。他的花卉有人

在观赏。而且是一双漂亮女人的明眸。这么持久,这么专一,这么虔诚,这使他产生了一种不

可抗拒的心的撼动与感动。

一个细雨蒙蒙的黎明,李子早晨起来知道不能去小园收拾花草,心里一阵沮丧,他想对面

的女人也不会出来看花吧?可当他站在屋门口的台阶上向对面的楼望去的时候,突然眼前一

亮,她依然站在阳台上。由于是露天阳台,绵绵丝雨打湿了她的秀发和单薄的衣衫。可她好像

不知道雨在飘落,仍站在对面的阳台上望着李子的小院,这种动态的身影在银色的雨丝里添了

一分悲凉的色彩,像企盼,更像祈求,使他怦然心动,以至眼角也湿润起来。

李子本来就

富有恻隐之心,只是坎坷的遭遇才使他的外貌习惯于一种冷酷的表情。此刻,他那颧骨很峭、

呆板的缺乏温情的脸上,执著的思纹柔和起来。他在想,该用一个什么办法,才能让阳台上的

女人观赏花卉的时侯,不必那么吃力的张望。苦恼又一次在他的那颗近乎麻木的心上滋生。

苦恼排除了。办法很巧妙,把花盆移置到院墙上去。李子为自己能想出这个办法非常得

意。

自此以后李子又增添一项新的活计,他天天把一些绽放的花摆着墙头上,今天他摆上

一盆盛开的蝴蝶兰;明天换上麻叶海棠,鹅黄的香水月季,花朵成片的夏鹃,开小黄花的潇洒

的雀梅,形似蝴蝶的三色堇,秀巧的小叶迎春,都被李子一一置上墙顶。只要盛开着的,都会

被他选中。从那以后李子那有些破旧斑驳的泥墙顶上,天天有美丽的色彩,奇妙的植形,优雅

的花姿。这个已经习惯了孤独的单身汉,他的内心深处,仍然不失别人能赏识他的“作品”的

渴望。只不过,他把这种渴望掩盖起来,就像缓缓流淌的河面掩盖着河底的潜流一样。

子的努力没有白费,很快就有了心的回音。

有一天,他偷偷地朝阳台那边端详,发现她正

在朝他微笑。不过他又发觉,她的手撑在栏杆上,那双脚仍然在朝上踮。这是怎么回事呢?难

道说,她还够不到可以怡然观赏的高度?这使他又忧郁起来。他想了半天,于是,他在墙顶置

花盆的地方添加了几层砖。可是这样一来,他往上放花的时侯,他得用两只凳子叠起来,登上

去,才够得到砖头的位置。 虽然费力费时,但李子依然乐此不彼。

从那以后他天天登上

那个高度,风雨无阻;而她依然天天出现在阳台上,从不迟误。有一天,他欣喜地发现,她的

脚不再踮起,神情是那么自然,那么欢愉,目光抚慰地向下观赏。

有时他甚至还分明听

到,远处会飘来愉悦的歌声,那美妙的歌声是从那个阳台上发出来的。

一天,正当把一盆

正在绽放的玫瑰放在墙顶砖上的时候,突然脚下的凳子悠晃了一下。他应声跌了下来,发出一

阵沉重的声音。他趴在地上,半天没缓过神来。好一会他才慢慢的爬了起来,掸掸沾在衣上的

泥土,嘴边留着苦笑,赶去上班。白天还没觉得怎么样,可是到了晚上,当他躺在床上,他才

低声地哼哼唧唧起来。他的膝盖和手肘上,出现了微肿的紫块。

第二天,李子身上的疼痛

还未消退,他还是又去叠那只凳子。依然固执的往墙头上搬弄着花盆。

李子也开始注意自

己的卫生了。屋里的灰尘被擦去了,地上的烟蒂被清除了,屋里的摆设也光洁了,玻璃窗变得

明亮。而他的同事们突然发现他刮光胡子后,原来他还有这样一个帅气的年轻的脸。

天渐

渐冷了。

夜晚,有些花卉要搬进屋子里来。但是早晨他还是要把他喜欢的一盆花摆着外面

的墙头上。

这一天,李子把那盆取名“豆蔻年华”的黄色月季,搬上墙顶,然后习惯

的抬头看对面的阳台,他发现她今天没有出现在阳台上。他心里想,怎么了。她怎么没出来看

花,但他不死心,就站在院子里等,他痴痴地看着对面的阳台,等了很久很久,还是不见她露

面。这天,他上班以来第一次迟到了。

第二天,第三天,他仍然不见看花女人的倩影。他

不死心,还是一盆一盆地换花,摆在墙头上,等待着她再次出现。 屋里的地上又蒙上了一层

灰尘。他也无心打扫,他一支接一支地抽起烟来。他尝到了一种比孤独更要痛苦得多的不能言

状的怅惘。她怎么啦?她为什么不出来看花,一切都不是那么容易想象的。细想起来,他这一

生中从就没有这样地惦念过谁。

外面的风开始凛冽起来。花再也不能搬到屋外了。 可有

的花在屋里依然开的很鲜艳,

不久屋外飘起了雪花。

雪花让冬天的早晨变的圣洁、

静谧。…… ”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