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儿子 缺席你的婚礼 冰火

2018-05-11 15:2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别梦寒 阅读:1906

儿子 缺席你的婚礼 冰火

家庭纪实版(1)

别梦寒

儿子:你好!

在你新婚的这一天:2014年1月2日,我又提起搁下了几年的笔。我之所以决定选择写这封信,而且它可能永远不能由你收阅,但我也必须写下去,因为它可以将我苦与乐的记忆唤醒,又可以由它骨感地代替你我面对面的交谈,更可以在某种程度上抚摸我灵魂的创痛,革除我内心的憾恨。

儿子,你肯定难以完全想象更难以体会我今天:2014年1月2日的复杂心情。在你人生最大最值得记忆而我又最必须亲临现场的今天,却因你我间的误解或是已经解体的家而天各一方。你今天在湖北省天门市岳口镇的新的家里,在你的诞生之地岳口由你的出色母亲给你举行婚礼。可以想象得到,你外婆家所有的成员,你母亲各行各业知名的朋友,他们一定会给你的婚礼带来极具真诚喜庆与热烈而让你终身难忘。

今年也是你,儿子:三十岁的黄金岁月。三十年前的1984年阴历7月25日,阳历8月21日,你由我看着从母体滑出。你最初面世的是由线形,然后是梭形,随后是椭圆形,最后是圆形。你幼小的身体全是羊水和不知名的黏液。你当时只有生命没有意识。妇产医生待你脱离母体后,将你的双腿轻握着倒提,又轻轻地拍了你几下,你才有了你生命中的第一声,第一次啼哭。同时,我清楚记得你从母体腿间由医生托起时,就屙了泡尿,尿的一部分洒在你母亲的腿上。然后就是例行的清洁、包裹。最后由你的祖母将你轻轻地放在产房外的一尊小台秤上:六斤八两。这个质量就是你最原始的重量。我清楚地记得你的体长不到五十公分,就是我的两拃多长,从我的拇指顶到中指尖的距离。我用这两个指头量过。

儿子,你现在已经三十岁了,身高也有了一米八几,体重应该有一百三四十斤,你总是偏瘦。不知这几年你胖了没有?你的肤色承袭了你母亲的美白,五官复制了我几处勉强可以示人的部分。只是你的背过早地有些佝,我说了你多少回,要你挺起胸抬起头。现在想来你的爱人会纠正你的恶习。但愿爱的力量不仅可以风发精神,更能够改变体型。挺起来吧,你双亲的家族还没有低头佝背的遗传。

2014年1月2日,不仅你们会永远记住,我也会永远铭刻。今天是你和你恋人结婚的佳期,也是你们从单身转变为夫妻的起点,更是一个家庭诞生的体现。作为你的父亲,我无比真诚地祝福你们,并为你们及已经组建的家深深地祈祷!

我知道你今天容光焕发着装庄重地出现在所有客人的面前,你们拥有的硕博文凭也会给自己增色无限,更会令来宾祝福无限。你:儿子,在你暂时忘掉我这个父亲的时候,你的心里一定装满了甜美并想将它们物化后分赠给所有为你祝福的人。我接受你今天,或这个月再或者一生都能完全彻底地遗忘我 。

因为我是你的阴影,我是你的耻辱,只有忘掉了我,你才能生活得自如自信自然。真的,如果你不主动给我联系,我绝不会打搅你的生活,尽管我可以理直气壮地得到你给予我精神与物质的所需,但我不会作此设想。如果你从心里厌恶鄙视我,不愿听到我的声音,看到我的嘴脸,更不愿我与你同桌同椅,不愿你将来的子女知道有我这个祖父,我绝不,决不会打搅你们。我把可能与你们将来的那场诉讼永远放在心里。我上法庭的次数太多了,我要把最后这场诉讼给删除,作为礼物送给你们。作为父亲你可以拒绝我的所有,但这件礼物你拒绝不了。

儿子,想象你今天被众人捧月般地围绕,想象你已经在文化、身份、地位上与我彻底脱胎换骨,想象你真正告别了父辈那艰辛而又畅快,卑微而又伟大,无能而又作为的生活,想象你今天挽着你的新娘苏闱,我的媳妇那如梦如幻又真真实实的感觉,我再一万次地祝福你和她一生一世直到永远!

我的媳妇苏闱,你是我儿子生命的一半,他是你生命的一半,另一半你们会合璧在未曾出生的子女身上,并由此组合成一个你们,如同我曾经对子女希望与想象的生命体上,并将血缘与亲情翻译得风生水起活色生香再有声有色。儿子、媳妇:在我行文的每时每刻,我都在记忆儿子的曾经与摸样,想象闱你的成熟与文化熏陶出的气质或仪态。我只能把你们放在心里千万次地物化与真实。愿中国的父母在某种程度上能回归传统,再现代到欧美的家庭,自立和自强,自尊和独立,和谐与互敬,互谅与互爱,知性加理性。而不像我这样。空有一腔思想无处诉说,徒有满腹惆怅无绳牵挂,白有一个媳妇无缘见面,枉有一个儿子无福消受。

儿子:如果你拒绝我现在与将来的所有,我不会过多的责备于你,只是我在自审自责之余,想象你对我,对你身上流淌着的血液及将来另一个生命也会流淌你的血液有何感慨?你拒绝你的父亲参加你的婚礼, 连一个解释或说明及告诉婚期的短信都不愿给我。你母亲的手上有我的号码。我不是一个十恶不赦丈夫,更不是一个丧失慈爱的父亲。我有过兽性的本能,也有过人性的鞭策。可在你举行婚礼时,连那些你不曾接受过一粒饭,披挂过一缕纱的人都可以愉快或不那么愉快或介于两者间的来宾去接受你的感恩与鞠躬致意,却唯独多出了一个你自己的生身父亲,并将他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出了他期盼了多少年的生命的盛典。你觉得在你的婚礼上没有了我,你的眼睛才清明,头脑才睿智,举止才优雅,风度才高贵,体验才愉悦?

是的,你也许看不见我的身影,听不见我的声音能得到一种异化的快乐与变形的满足。不错,在你第一次,唯一一次婚礼上,少了你的父亲会少掉许多话题,但同时也会多出一些谈资。

被一个年近花甲的父亲抚养期待再到而立之年拥有博士学位的儿子,在他的婚礼上不见在外打工已成鳏夫的父亲,这种人间,这种父子间的情爱、憾恨、血缘是多么地令人猜测与扼腕!我认为不管你的婚礼多么隆重与盛大,多么喜庆和快乐,在你因与我的误解而坚决不告知并拒绝我的参与时,你的婚礼无论如何也不能算得上真正的完满......无缺。我可以猜测,在那些来宾中,可能会有一个代替我去乘坐已经空出许久涂有金粉酷似黄金打造的躺椅。这个人无

疑要比我优秀富有。如果他带着一本护照和一份实业向你报道时,你会有何感慨?我希望你们相处得很好。但从生物学的角度而言,他与你的关系不过是一个中途出家的游客,他有可能回家。与你,没有任何因果关系与必然联系。我虽与你的母亲注销了婚姻,但同你的血脉之源是不能割裂的。如果你认为我们间除了生物学上不可改变的关系外,我的一切都不配做你的父亲,或者将来会消费你的财富,损害你的声誉,那么你可以用法律方式与我解除父子关系。

届时,我绝不会同你清算权利与义务,我会让你一身轻松,如拨乌云,再步入康庄。为了简化手续,不屑上法庭,只需到公证处就可以了。到时我会微笑着凝视你的双眼,用目光抚摸你的全身,用心灵祝福你的未来,然后,在半小时内签下我的姓名,我们各执一份,互不回头不道再见,扬长而去!

儿子:如果你认为有这个必要,就告诉我,我可以去你工作的地方,你也可以来我打工的所在,或者我们约个准确不变的时间,从不同的站点上车,奔向同一级台阶。你不要有任何顾虑,也不要带来任何物质的东西,只要你能带来一副矫健的体魄,一身异乡的风情,一腔奔涌热血就可以了。

在我的心中,你与我不管持有什么样的关系,我都对你心存爱意与歉意,还有憾意。

总之,我对你......除了......更多的是祝福!

儿子:我在未经你同意的情况下,将自已手下的笔,笔下的纸,纸下的桌,幻化成了一个你。纸上的字幻化为了你与我真实的面对,并对你说:岚,我的儿子,我唯一的儿子与思念 :

祈上苍的圣光不绝照耀在你和你至爱们的身上!

祷人间的善良永远环绕在你和你亲朋们的身旁!

父:梦寒于绍兴

2014年1月3日16:50.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