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寂静的夜

2018-04-25 14:1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似水流年 阅读:2707

已是夜。

枯草中响起了虫鸣声,如泣如诉,如同二胡嘶哑的声音,让这个本来安静的夜,却是多了些不明所以的味道。

古道,昏黄。

没有月亮的晚上,夜本应是全黑的,只不过现如今,高科技的发展,却是让夜晚多了些白天才能拥有的东西:光。

何为光?是驱散黑暗的亮吗?还是照耀大地的莹白?我们只是脑海中有光的这个字,有光的这个概念,但是我们却是无法说出来。

飞蛾逐火,万物趋光,这是大自然所赋予每个物种的天性,我们又怎么能够去避免?

世上每个人都在谈论夜晚,不论是在篝火旁,还是在烛火旁亦或者是在明亮的灯光前,说着对夜晚黑暗的恐惧,说着在夜晚时候的不安,每个人谈论的角度不一样,但是大部分人的观念却是一样:如不是必须,谁又愿意接受夜晚?

路灯是朦胧的,因为光亦是朦胧的。

朦胧的灯光下,来来回回的行人,相互倾诉者,相互依偎着,因为夜晚本就是倾诉的时间。

枯草中的虫鸣声依旧嘹亮,在这个万物复苏的季节中显得尤为的亢奋。

这个季节,草长莺飞,花红柳绿,一切都是欣欣然,在夜晚,尤其是让人心安。

男与女的相互对立,让每个路过的人,都是忍不住的多看了几眼。

只不过外界的眼光以及疑惑却是无碍于他们,凝视本就是相互的注视,若是有一方退了回去,又怎么会叫凝视?

男子的风衣,随着春风,在这个灯光朦胧的夜晚荡漾着,像是水面的浮萍,又像是出芽的嫩柳,一双修长的手掌,放在身前,像是防备着什么,又像是想去拥抱着什么。

女子高耸的发髻是这个时代最受人青睐的装饰,秀丽的脸庞,长长的睫毛,挺翘的鼻梁,莫不让人生出一股亲近之意。

夜越来欲晚,路上的行人愈来愈少,但是光依旧存在,没有任何的改变。

男子与女子仍旧是没有说话,只不过他们的身躯却是因为这个季节的料峭,亲近了很多。

不到两尺的距离,触手可及,男子那白皙的手掌突然间抬起,停在半空之中,却又放了下去。

女子眼神涌现朦胧之色,脸上一股愁怨显现,张开檀口,清脆的声音出现:真的有那么难吗?

男子看着那黑如宝石的双眼,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没有言语。

女子脸上的愁怨逐渐的转化为哀愁,用着那略带祈求的语气道:这个地方难道没有让你留恋的东西?难道我不值得你放弃些什么吗?

男子眼神中闪过一丝亮光,道:我可以为你舍弃我的所有,但是有一点我却永远都无法放弃,你应该知道的。

女子点了点头,然后有摇了摇头,道:在你心中,它真的比我重要?

男子坚定的摇了摇头,道:并不是它比你重要,我可以为了它舍弃我自己,为了你我亦可以舍去这副躯体,但是若是没有了它,我们即便是安静的站在这灯光之下,岂不只是一副躯壳而已?

女子道:我若随你走如何?

男子笑了,笑的灿烂,一个人的脸上若是有了灿烂的笑容,即便是丑的惨不忍睹,亦是好看的,更何况这是一个并不难看的男子,女子看到这个笑容,内心突然动了一下,心脏的跳动突然间加快了一些,男子道:你若是跟我走了,伯父伯母怎么办?家里的亲朋好友会怎么看你,会说些什么?

女子摇了摇头,道:我父母亲他们能够照顾自己,我不管别人怎么看我,我也不管别人怎么说,我只要跟你在一起。

男子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脸上忽然显现出一丝柔情,眼神中透射出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他笑道:你可以这么选择,但是我不能这么做。

女子不再说话,原本激动的心情暂时平静了下来。

露水浓重,打湿了两个人的鬓角。

虽然白天日渐温暖,但是夜晚寒冷依旧,原本鲜艳的嘴唇愈发的苍白,有神的眼光渐渐的暗淡,那白皙的手指,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突然间,哇哇的声音响起。

这是老鸹的叫声,粗劣嘶哑,甚至带着凄惨的悲观情绪。

男子的眉头皱了一下,冰冷的脸庞显现出一丝不耐烦的样子。

女子却是突然间笑了,突然伸出那冰冷却又柔软的手掌轻抚在男子那并不算刚硬的脸庞,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道:你可听到那声音?

男子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女子继续道:你可知道那是什么的叫声?

男子道:老鸹。

女子道:不错,正是老鸹的声音,你可知道老鸹的声音预示着什么?

男子点了点头,道:那又如何?

女子道:刚才的老鸹叫声已经让你的心乱了,你又怎么能够安心的离去?

男子刚要说什么,但是却又把话咽了回去。

不知何时,原本阴暗的天空,月光出现,明亮皎洁的月光覆过灯光,倾洒在两个人的身上。

明月总是会让人心安的。

男子原本皱眉,不耐烦的情绪在这一刻突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随之而来的是那淡然沉静的表情。他轻轻的握住女子那抚在他脸庞上的玉手,握在自己的掌心之中,因为那里是在这夜晚中最为温暖的地方。

原本中天的明月,渐渐的偏西,如同圆日一般,慢慢的越来越远,只不过光华暗淡,带来的仍旧是寒冷。

枝桠上早已经没有了树叶,新发的嫩芽在这个寒冷的夜晚用自身所有的力量抵抗者严寒。

严寒?这样的季节为什么还要称之为严寒?

因为它并没有让嫩芽打开自己的全身。

手上的温度渐渐升起,但是两个人身上的温度却是逐渐的降低。

这样的夜,本应是棉衾覆盖,沉醉梦乡的时刻,但是他们却是在这灯光之下挺立着。

过了许久,女子道:我听说过那里,山川纵横,黄土朝天,人烟稀少,可以说是一个不毛之地。

男子笑道:你可知道,那里只不过是一粒种子,若是不经历风霜雨雪,这粒种子又怎么能够成长为参天大树?北平,上海人如恒河沙数,有的是富丽堂皇,有的是花红酒绿,若是那一粒种子在这些地方,最后终归只能成为一棵树苗,在某一天,会随着其他的树苗一样,被随时的砍伐掉,当做柴火烧掉。

女子沉默了一会,道:难道你不怕吗?

男子笑了笑道:怕?我当然害怕,但是一个人若是因为怕就不去做,那岂不是比怕更可悲?

听到这句话,女子的脸上显露出一丝笑容,盯着男子深邃的双眸道:你现在不正在怕吗?不敢面对自己的内心。

男子一愣,脸上浮现出一丝苦笑。

女子浑身打了一个哆嗦,男子伸出双手轻轻的把女子搂在怀中。

夜依旧冷,但是路灯的依旧散发着朦胧的光亮,天边的月亮依旧明亮。

鸡鸣三遍,月已隐没,朝阳的余晖从天际线上渐渐显露出来。

明亮,带着温度。

古道两边的枯草突然间衰败,一阵风吹过,枯枝与枯叶随着风逝去,一点峥嵘,一点翠绿冒出土层,虽然蜷缩,但是却仍旧坚强的屹立着。

枯枝上的绿芽,冲破黑夜的包裹,奋力的舒展着自己那柔弱的枝叶,迎接着带着暖意的朝阳。

男子怀中的女子,打了个冷颤,睁开那睡意朦胧的双眼,抬起头,看着她所依偎着的男子,却发现,那个男子带着笑意看着她。

清冷的早晨,四目相对,柔情却如同化不开的蜜意,在这两个人的心中流淌。

女子伸出双手,搂抱住男子的身体,道:你怎么知道我醒了?

男子笑了笑,道:我不但知道你醒了,还知道你昨晚上说梦话了。

女子脸上一阵娇羞,仿若天大的秘密被人知晓了一般,扭捏的道:我说什么了?

男子笑道:没说什么,只不过说完梦话,可不可以不要打人。

女子扭捏了一下,道:你骗人,我怎么会打你。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指,捏了捏女孩子的鼻子。

清晨,总是快乐的,因为这是一个带着新的希望的早晨。

有希望是一件好事,因为一个人若是没有希望,岂不是如同一具行尸走肉?

朝阳彻底升起来了,路灯散发出来的朦胧光亮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那朝阳的明亮。

男子拥着女子,道:该回家了。

女子点了点头,但是环抱着的手臂仍旧没有放开。

男子道:终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女子道:终有一天是哪一天?我还能等得到吗?

男子笑道:对自己没那么信心吗?你可知道,你所认为的那不毛之地已经有种子种下,过不了多久那里就会成为一片树林,进而这悲伤的国度都会被席卷而来,因为狂风暴雨摧不垮的参天之树会接着这狂风和暴雨把种子送到这个国度的每一个角落,阳光照耀过的地方,都会给予这些种子力量,到了那个时候,阳光洒落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温暖的。

女子沉寂了许久,道:什么时候走?

男子道:今天。

女子吃惊道:今天就要走吗?

男子点了点头,看着那朝阳道:明天若是乌云蔽天,是否又要等到下一个明天?

说完之后,男子解开女子的环抱,道:看到这温暖的阳光了吗?在这一刻,有多少人失去了生命就是为了这光亮洒遍每一个角落,若是仍旧是乌云满天,即便是再高贵的爱情又能如何?

男子转过身,沿着那青石古路,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世界本就是如此,想需要光亮总是要付出些什么,我不奢求你等我把这光亮带给你,但是我一旦握住了那光亮就会带回来给你。

男子的身影越来越渺小,直到消失在那高墙之后,而那高墙之上写着干干净净的八个字:停止内战,联共抗日。

看着那逝去的身影,女子的眼角滑过一滴泪,在旭日的照耀之下,晶莹剔透。

朝阳愈来愈明亮,越来越温暖,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