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创世Genesis——第九章 争执

2018-02-23 13:4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婎雒雒 阅读:7396

维塔有些吃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房间里,视线里忽然闯入母亲忐忑的脸。

“你总算是醒了。”母亲握起她的手吻了又吻,几乎是喜极而泣,“我们昨天下午在花园里发现了你,现在已经整整一天了。”

维塔的头疼了起来,和岚凌在桔梗坡相遇的那个上午好像一个模糊的梦,现在却梦醒了。她有些吃力地支起身子,让自己靠的更舒服些。维塔接过母亲递过来的水,随口问道,“纳莱他不会再来了吧?”

“维塔,我不许你这么说。”母亲厉声责备道,“是纳莱在花园找到了你,回来后也是他一直在陪着你。”

维塔低下头看着杯子里腾腾升起的热气,没有一点儿要接话的意思。

母亲看着维塔漫不经心的脸,深深吸了一口气接着说道,“维塔,你要知道,纳莱是巴伦的儿子,和他结合获取更强大的血灵是你成为纵灵师的唯一方法了。”

“纳莱今晚还会举办一个舞会,你父亲已经替你答应下来了。”

“母亲,”维塔的指尖轻轻拂过杯口,仿佛在陈述再简单不过的事实一样平静地说道,“我已经,不想成为纵灵师了。”

母亲不可置信地抬起头看她。维塔迎上她的目光,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想成为纵灵师了。”

母亲突然起身抬起手猝不及防地给了她一巴掌,那一杯滚烫的水泼散在洁白的床单上,洇开一大片水渍。维塔死死咬住下唇才没让自己哭出声来,眼泪还是顺着脸颊淌下来,她没有开口争辩,只是倔强地别过头不去看盛怒的母亲。

“你就是为成为纵灵师而活着的!”

“今晚的舞会你必须去,房间已经布下结界了,别再想像上次一样逃跑。”

维塔死死揪住洁白的床单一句话也不说,直到母亲关门离去她才颓然地松手倒在了床上。维塔又一次想起了岚凌,她抬起手用被子蒙住脸,还是哭出了声音。

在挡下天惩的那一晚,岚凌很久都没能睡着。

她只记得自己被光团包围,火焰却没有吞噬她的皮肉,只是不烫不灼地包围着她,抚慰着她。她沉沉睡去,醒来时就躺在一朵盛开的桔梗花里,那样的感觉就像陷入了一个久远的怀抱。岚凌不愿意继续想下去,她很小的时候就会有这样的感觉,某些事情忽然她想起完全陌生的碎片,一旦深究下去,只会引来更剧烈的头痛。

岚凌起身走向桌边,摆弄着那束桔梗花。她想起那天昏倒在她怀里的维塔,她本打算亲自送维塔回房间的,还没走到宅邸就感知到安达急切的召唤,她只好把她放在花园里,临走前还张开了结界,现在应该已经安全了。

算起来维塔是岚凌正式认识的第一个神族,她至少记住了她的脸和名字。此前岚凌也应邀参加过很多神族的聚会,那些神族都让她觉得无趣,根本没有记住的价值。可岚凌觉得维塔和别人都不一样,她就像是一朵别致的小玫瑰。岚凌在桔梗花坡上再遇见她时同她说了那样多的话,岚凌从未这样安慰过别人,但愿她的笨拙没有让她难堪。

敲门的声音打断了岚凌乱糟糟的心事,她被侍者引进书房,西荷和安达正在等她。

侍者拉开椅子,岚凌抱着那只叫团绒的猫坐了下来。不等西荷开口安达就质问道,“岚凌,我到处都找不到你,你是不是又跑去人间了?”

“我早就和你说过,纵灵师和人族根本就是天壤之别。”

团绒眯起眼睛安详地窝在岚凌怀里,岚凌看着它睫毛轻轻抖动的样子,忽然就想起了维塔,她睡着的样子乖巧地像是一只猫。安达无可奈何地看着低头出神的岚凌,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看向西荷。西荷沉默地和她对视了一眼,他用手指敲了敲大理石桌面,带了些不易察觉的怒气说道,“岚凌,母亲在和你说话。”

岚凌回过神来,理了理团绒的毛企图掩饰什么,“我去阿西娅大陆办了一点私事。”

西荷和安达再次对视了一眼,安达轻轻地摇了摇头,西荷没有再多问什么,只是叮嘱了几句,“那天的情势你也看见了,如果不是特别的事你最好不要出去。”

“我和安达会继续调查这件事,”西荷顿了顿,还是继续说道,“如果真的是因为你当日的缺席才导致纵灵师遭难,我和安达会担起这一切。”

“你们为什么不怀疑是天钟出了问题,却······”

“住口。”西荷厉声呵斥岚凌,“从我教授你血灵的那一刻起,我就告诉过你,纵灵师最高的信仰就是天钟。”

岚凌低下头咬住下唇,团绒像是察觉了什么一样回过头,轻轻蹭了蹭岚凌的手,发出软绵绵的叫声。安达伸出手搭在岚凌的手上,柔声安慰道,“你先回去吧。”

岚凌回握了一下安达的手,抱起团绒起身离开了。就在她关上房门的那一刻,西荷的声音忽然传来,“岚凌,你一定要活下去。”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