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陶亚丽陶亚丽陶亚丽 【阿瑾】

2016-10-24 11:0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白衣剑客 阅读:1950

  【-野鬼·阿瑾]
  
  一、
  
  山里的夏夜显得格外的清凉,明月伴着清风倒映在水面上,几条鱼儿在水中月上一个拧躯、消失在了清凉的水中。
  
  水潭边上席坐着两人,馥郁的酒香萦绕在二人的身侧让人看得好不真切。这月色明朗之时、深山幽潭边上,静悄悄的突兀地坐着饮酒二人,不禁有些让人寒颤。
  
  “阿瑾,在想些什么呢?”清明的嗓音敲破了山间的宁静。
  
  此时的阿瑾正捧着广口酒碗呆呆的坐着,直愣愣的招子毫无焦距地看着水面,碗中的佳酿倾出了一半亦不察觉。
  
  轻声的呼唤拉回了思绪,阿瑾捧起手中的酒碗含了一口酒下肚。言语,不知从何说起……
  
  倏地一阵爽朗的笑声自身旁响起,“莫不是嫌老婆子我酿的酒不够可口?”
  
  山风席卷而过,周遭的欢声笑语此起彼伏,明亮亮的幽火漂浮在空中照亮了整个水潭边。细细一看才发现不知何时,两人周围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人,空酒壶、酒碗搁满一地。还有不少长着狐尾的小人正乘着醉意在幽火下跳舞,口中似唱着不知哪里的曲调,头顶的两只耳朵欢愉地向后仰着。水潭边上也趴着几个人,水藻一般轻柔的长发倾泻而下、半截身子藏在水里,谁知一翻身竟是一截鱼尾甩出水面。
  
  原来这是一场山间精怪的酒会。
  
  阿瑾将手中的酒碗清空,笑道:“鼠阿婆酿的酒是世间最好的酒,哪有不好喝的道理!”
  
  鼠阿婆听着心里乐开了花,“哈哈哈,你这小娃娃,你怎么就知道这是世间最好的酒了?”说着朝阿瑾手中的酒碗继续满上一晚佳酿。
  
  一只手扶住了倒酒的酒壶,“鼠阿婆,这酒劲大,阿瑾不能再喝了。”
  
  鼠阿婆微微一愣,乐呵呵的笑道,“是是是!那山神大人我替你满上一碗如何?”
  
  山神递出手中的酒碗,温雅地笑道:“那就有劳了!”
  
  躺在不远的山精也歪歪斜斜的端着酒碗靠近,满嘴酒气地说:“那麻烦鼠阿婆也替我满上!满上!”
  
  鼠阿婆一脸嫌弃的甩着衣袖,“去去去!都喝成这样了还喝。”手中的酒却仍是朝那碗中倒去。
  
  佳酿入肚,一干而尽,“嗝~鼠阿婆的酒就是好喝!好喝!”山精说完便朝后一道,化成了一条山狗趴在地上,还咂咂嘴念着“好喝好喝!”
  
  众精怪见状齐齐地笑出了声来,一夜欢畅。阿瑾也醉倒在了山神的身旁,轻阖眼皮盖住了满腹的思绪。
  
  二、
  
  阿瑾跟随山神也有两岁余,当初被捡回来的时候自己还是一只不自知的野魂,身后似有被恶人追。惊恐地便冒冒失失的闯入了他的怀中,她似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惊恐地喊着。
  
  “公子救命,有坏人……”
  
  不料却被山神身后的两位长相怪异的提灯童子吓得晕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早已不知身在何处,昨夜的一身破烂红衣也被换成了嫩绿的衣裳。
  
  耳边传来哭哭啼啼的声音,还和着有些奔溃的安慰声。
  
  “嘤嘤嘤,我居然丑到连一只鬼都被吓晕了过去……”
  
  “没事啦,毕竟她是一只新鬼,在众山精里你的容貌已经算是很好的了。”
  
  听着他们的对话,阿瑾有些不知所以,难道自己掉入妖怪窝里了?
  
  当看到自己的新坟时,阿瑾用了一瞬便接受了自己成了一只鬼的事实。不知为何,生前的记忆像是喝了孟婆汤一般丝毫想不起来。死生这件事,她竟有些云淡风轻。
  
  “李瑾娘”是从那简陋的木碑上得知的名字。
  
  从此之后,山里的精怪便也熟络的叫她作“阿瑾”。
  
  她是山里唯一一只野鬼,没有前世也无人引往来生。
  
  初初在山里的日子也是百般的不习惯,可能精怪们的审美与人有些不一。阿瑾每每被他们吓得六神无主,几个月后众精怪无奈才调整了自己吓鬼的五官,阿瑾的日子也就舒畅了起来。
  
  山里的岁月易度,不愁吃喝只顾欢乐,还有很多岁数长的精怪前辈给自己唠嗑他们年轻时的事情。
  
  “阿瑾!阿瑾!我们今天有去给你的荒坟除草哦!”
  
  “还有我!还有我!我给你的坟头插了花!”
  
  阿瑾笑眯眯的看着跟前叽叽喳喳的小精怪,其实她的坟没到数月就成了无主的荒坟,坟头草疯狂的长也无人打理。木质的墓碑不知道何时倒在地上成了朽木,一部分化为了泥土。
  
  刚开始的时候阿瑾也有些在意,后来也就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再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就成了这群小精怪的游乐场。
  
  也是托了他们的福,阿瑾的坟倒是比一般的荒坟要精彩得多。
  
  “阿瑾!阿瑾!”一只小老鼠立在阿瑾的脚上。
  
  两只爪子交握在一起,含着羞道:“我有去里面看你哦!只是你已经成了一具白骨,还有些死鱼味。”
  
  阿瑾的脸色突然一僵,众小精怪惊呼,“臭阿鼠你又去刨坟啦!”
  
  于是,阿鼠被泡在河里半天也上不了岸。
  
  三、
  
  距离阿瑾所在的山不远处有一条河,河的对面有一座叫“永泰”的小村城。
  
  在外经商两余年的柴三和王四不久前带着不少衣锦归来,小小的村城也着实的热闹了一把。
  
  从前两个碌碌无名的小混混竟成了街头巷里都急着笼络的贵人,二人更是学着那百里外锦城里的达官贵人一般,为自己的屋子添了“柴府”、“王府”两块牌匾。
  
  跟笑眯眯红光满面的王四不同,柴三近日显得有些颓然。
  
  “哎呀!这家里和外面就是不同,往日我们在锦城还是个要看人脸色做事的小商贾。你看这回到家,我们一下子就成了大户。”王四躺在摇椅上翘着二郎腿美滋滋的感叹着。
  
  抖着腿却无人回应,王四从摇椅上起来,正瞧见那柴三拿着酒杯痴痴地笑着。
  
  大手往柴三肩上一拍,“我说柴兄啊,你是不是遇上了什么美事?瞧上哪家娇娘子了?”
  
  柴三被拍得回了神,脑海中想起那日遇见的女子。嘴里不住的笑着,“呵呵!美事!美事!娇娘子啊——娇娘子!”
  
  王四一听,乐了!往嘴里扔了一颗花生。
  
  “那你知道她家在哪不?兄弟我替你说媒去!”
  
  柴三神采奕奕的双眼暗淡了不少,遗憾道:“只知她名唤红娘,不知家住何处。”
  
  想起那日是在桥头遇见的,怕是住处亦不在这小村城里。想着那清晨她披星戴月离去的身影,柴三不禁又悔了几分。
  
  若是当初,留下她那该多好。
  
  也不用在此苦害相思。
  
  今日的雨下得特别大,夹杂着轰隆的夏雷。柴三不禁又想起了与红娘相遇的那天傍晚,同样的滂沱大雨,他的马车正好从外头回到村城。
  
  车轱辘刚压上桥面,车外便传来了一声娇呼,柴三的心弦像是被拨动了一般。
  
  窗外正好有一名红衣女子扶着桥头的栏杆,大雨淋湿了她的衣裳,紧贴着的是身上的旖旎风光。
  
  本能告诉他现在应该下车,替娇娘子撑开一把伞。
  
  “对不起,在下的马车是否伤着了姑娘?”柴三双眼死死地看着跟前的美人。
  
  美人摇了摇头,“无碍,多谢公子。”
  
  柴三心里乐了,“现在大雨倾沱,眼下姑娘也没什么避雨之处。在下的宅府就在不远处,不如姑娘随我上车,去我家里避一避雨如何?”
  
  手中扶着的美人,黛眉轻蹙了几许,瞧着滂沱的大雨也就应了下来。
  
  马车中,微弱的亮光照着两人,柴三适才看清美人的容颜。真是灵秀倾城,透着雨滴的发丝紧贴着脸颊沿着脖颈迤逦而下。
  
  “不知姑娘芳名?”
  
  正整理着自己的娇美人微微一愣,迷人的招子里有些失措。
  
  柴三尴尬的咳了一声,“是在下唐突了。”
  
  娇美人端庄一笑,“小女子名唤红娘,公子对我有恩,哪言唐突。”
  
  “红娘”柴三心里默念了几声,“在下,柴三。”
  
  红娘听言一笑,“莫不是公子在家中排行第三?”
  
  柴三看着红娘迷人的笑脸心也醉了几分,点头说:“姑娘猜对了!”
  
  马车摇摇晃晃的往前走着,突然天边一道炸雷,惊得红娘朝身边的柴三怀里一缩。
  
  空间摇晃,软香在怀,柴三的心又醉了几分。
  
  四、
  
  “老爷!老爷!”
  
  一声声的呼唤将摇椅上的柴三叫醒,梦中的美人如那日披星戴月般离去。
  
  被叫醒的柴三很是生气,“叫叫叫!叫什么,有什么事啊!”
  
  “门外…门外有位姑娘要找老爷!”
  
  那丫鬟被柴三突如其来的喝骂吓得掉了泪珠子,怯怯的缩着肩回话。
  
  “姑娘?”想起那日的美人,柴三美梦破碎的糟糕心情回复了几分。
  
  “是…是,她说她叫红娘,是来答谢老爷的。”
  
  柴三蹭的从椅子上起来,急躁的挥舞着手。
  
  “快快帮我整理衣裳头发。”
  
  急忙忙的赶到门口时,那日思夜念的美人正低眉颔首地站在门口。还是红裳,手上挎着一只竹篮。身旁的晚霞落了一地,像是又披星戴月回来了一般。
  
  “哎呀,让姑娘在这久等,得罪了、得罪了!”
  
  柴三走到红娘跟前,伸手正要扶她进门。
  
  红娘将手上的竹篮子递到柴三跟前,粉面晕了微红。
  
  “多谢那日公子搭救,今日从河中捕了几尾鱼,特意送来给公子作谢礼。”
  
  看着青翠竹篮中的三尾新鲜大鲤鱼,柴三乐呵呵的笑了。接过玉手中的竹篮,朝身后的仆人一递。
  
  “哪用得着姑娘特意道谢,那日大雨滂沱也是举手之劳,不足为谢。”
  
  红娘微微福了身,“既然公子收了谢礼,那红娘也不便久留,告辞了。”
  
  听闻佳人要走,柴三心里一急。
  
  “哎!要不进来坐坐可好?”
  
  瞧着这渐暗的天色,柴三又觉得留人家一姑娘在家做客亦有不妥。想着见面没多久又要分离,柴三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是说,姑娘送来的鱼甚好,要不我叫家奴杀了鱼做顿晚宴。姑娘可赏脸吃?”
  
  红娘有些犹豫,“这……”
  
  “没事的,姑娘夜里不便我可以送姑娘回家。”柴三生怕佳人不答应,急忙忙的说道。
  
  瞧着柴三一脸急切的模样,红娘掩唇一笑。
  
  “想着今夜我也在叔叔家过夜,时间晚些也无妨。公子盛情,红娘却之不恭。”
  
  柴三听着一颗心像是开了花一般,焦急地催促着仆人准备晚宴。
  
  佳人在前,柴三一顿饭吃得甜蜜蜜、美滋滋的。
  
  “公子是鱼不好吃吗?为何不见公子动筷?”红娘捧着碗问道。
  
  看着红娘吃饭的模样,柴三人生中头一回真切的感受到什么叫做“秀色可餐”。
  
  “姑娘生得娇美,在下看着也饱了。”
  
  粉面上再生红云,红娘捧着碗挡了脸上的羞涩。
  
  “哪有公子这般打趣小女子的。”
  
  美好的时光总是易度,晚饭过后,佳人就要归去。
  
  “公子且留步,叔叔家不远,就送到这好了。”
  
  红娘秋波流转的招子怯怯地看了一圈周围,“公子再送怕被人瞧见了不好。”
  
  柴三的心中是万万个不舍,怎忍佳人离去。
  
  “对了!过两日不知姑娘是否还在,我……想约姑娘共赏永泰夏日祭典。”
  
  红娘微微一笑,“祭典听闻甚是好看,今年也恰巧赶上,多谢公子相邀。”
  
  看着佳人离去的身影,柴三开始期待两日后的祭典。等到那天他一定要向佳人表明心迹,他要告诉她、他要娶她。
  
  五、
  
  夜里的月色如水,空中的月亮欲满未满。
  
  阿瑾坐在水潭边上,裙摆飘飘的落入水中。迷人的招子有些失神,心思不知去了何处。
  
  “阿瑾!阿瑾!你在想什么?”一只夜莺落在阿瑾的身旁,脆生生的问着。
  
  裙下的水声一动,一条鱼精冒出了湿漉漉的身子。
  
  “阿瑾最近总是失神,我也想知道你在想些什么。”鱼精湿哒哒的手搭在阿瑾腿上,脑袋舒舒服服地靠在在手上。
  
  阿瑾把玩着鱼精柔顺的长发,眼里含着狡黠笑意。
  
  “也不知道那野猫精喜不喜欢我为它做的烤鱼。”
  
  水声响起,阿瑾被鱼精的鱼尾甩了一脸水,“阿瑾真坏!”
  
  “哈哈哈!阿瑾是我见过的最特别的野鬼!”身旁的夜莺笑了起来。
  
  “阿瑾,原来你在这啊!找了你大半夜也不见你。”
  
  山神提着一壶酒走到阿瑾身边。
  
  阿瑾一抬头,就看见洁如皓月的山神,周身的白衣折射着莹莹的月光。
  
  “山神大人!”阿瑾接过他手中的酒。
  
  山神在阿瑾身边坐下,开了封的佳酿溢出酒香。碗中的酒在月光下泛着一层一层的涟漪,晶莹剔透。
  
  “来,这是鼠阿婆新拿出来的百花酿,你尝尝!”
  
  阿瑾捧着酒碗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明晃晃的招子笑成了一弯新月。
  
  “真的好香啊!鼠阿婆的酒就是好!”
  
  夜莺听闻扑哧着翅膀飞到阿瑾的碗边,“我来尝尝!”
  
  小尖嘴啄了几下酒面,仰着头吞了一口酒。
  
  “哈哈!真是好酒!好酒!”
  
  水中的鱼精也不甘落后,扒下阿瑾的酒碗就喝了半碗。
  
  喝完后半截身躺在阿瑾腿上,半截鱼尾拨着清凉的潭水,脸上满是享受。
  
  山神端着酒碗笑眯眯的看着,“山里的岁月真好!”
  
  阿瑾喝着酒,“是啊!真好!”
  
  “哎!哎!哎!”阿鼠不知道从哪个角落里钻了出来,灰头土脸的满身泥巴。
  
  “吓死阿鼠了,都不知道哪来的野猫死追着阿鼠不放,还好跑得快!”
  
  阿鼠脱力地躺在阿瑾的裙摆上,小爪子拍着胸口顺着气。倏地又爬起来,两只爪子交握,一脸羞怯。
  
  “阿瑾!阿瑾!我今天又去看你了哦!”
  
  阿瑾笑眯眯的脸神色一僵,阿鼠转眼落入水中,连带着被阿鼠躺过的裙摆也泡在了水里。水潭里的鱼精更是一脸嫌弃的摆着鱼尾,拉开了与阿鼠在水中的距离。
  
  “哈哈哈!阿鼠的死性还是不改,总喜欢钻你的坟。”山神一边喝酒一边笑着。
  
  阿瑾一脸无奈地看着水里扑通的阿鼠。
  
  阿鼠费劲地从水里游回了岸边,弓着身子甩了甩湿漉漉的身子。再将那半截裙摆从水中捞起拧干,端坐在上面。
  
  两只爪子交握,“阿瑾!阿瑾!今天我不止是去看你,还给你带了花哦!很香的山花,我从山顶上摘的。”
  
  阿鼠的胡子抖了抖,像是在想什么美好的事情,“我把它摆在了你头上,你戴起花来一定很好看。”
  
  夜莺扑哧着翅膀落在山神的肩膀上,一脸嫌弃道:“真不知道你天天往人家的坟里跑干嘛!”
  
  阿鼠没由来的义正言辞,“你懂什么,阿瑾这一座荒废孤零零的在那里,长草了没人理,碑倒了没人理。阿瑾那么可怜,我阿鼠就不能去陪陪她。给阿瑾找点新鲜的玩意啊!”
  
  阿瑾听了微微一愣,看着阿鼠满是感动。细长的手指轻抚了阿鼠的头顶,“谢谢你!”
  
  阿鼠两只爪子抱着阿瑾的手指,“嗨!不用谢,阿瑾以后的坟头我阿鼠照看着。”
  
  清风吹响了山林,阿瑾带着醉意趴在山神的膝上。清明的月光洒下,阿瑾看着山神的容颜有些迷离。
  
  “山神大人,山里的岁月真好啊!”
  
  饮酒、欢乐、不顾韶光度。
  
  六、
  
  一年一度的夏日祭典,柴三站在长街口处等着佳人,双手来回地搓着缓解紧张。
  
  翘首了许久,佳人终于翩跹而至。还是那一身红裳,泼墨长发被一根发带束在脑后。她总是这般艳丽,却又朴素秀灵。
  
  红娘走到柴三跟前,带着歉意微微福身,“让公子久等了。”
  
  柴三看着眼前的佳人,举手投足间都是撩拨心弦的风情。急忙的扶起红娘,“姑娘不必客气,原本还生怕你不能来。”
  
  “路上事情耽搁了一下。”
  
  柴三让出了身后热闹的长街,“戏台快要开场了,我们快些去!”
  
  长街上各色的花灯、小玩意摆满两侧,村城里的人们几乎全都出来玩乐,熙熙攘攘的塞满了整条街的人。
  
  涌向戏台的人群将两人紧紧地挤在了一起,许是初次与男子这般亲密接触。人群中的红娘面带羞色,颔着首不知所措地随着人流走着。
  
  软玉就贴身走着,柴三一颗心砰砰砰的直跳,按也按不住。鼻间萦绕着似有若无的香气,似花香馥郁迷人,似酒香清醇醉人。
  
  “现在人多,姑娘若是不介意,请捉紧我的手,我怕姑娘丢了。”柴三俯身对着红娘说道。
  
  红娘的纤纤玉手随后便牵上了柴三的手,迷人的招子里带着羞意。
  
  柴三的心一刹那飞上了云霄,握着手中的柔荑如同像是握住了世间最美好的东西。
  
  台上咿咿呀呀的锣鼓翻腾,唱着各种祝福庆祝的戏段。台下的柴三眼睛紧紧地看着身旁的佳人,手中还残留着温柔的触感。红娘羞怯地颔首看着自己的手,台上精彩的唱戏却丝毫听不进去。
  
  月起星隐,一台台拍手叫好的唱戏落幕。两人肩并肩地走在人群渐稀的长街上,柴三无数次想伸手去再次握住那柔荑,却始终不敢下手。
  
  “姑娘请等一下!”低着头走路的红娘被身后的柴三喊住了脚步。
  
  转过身时看到柴三正背着手站在三步外,红娘明晃晃的招子里满是疑惑。
  
  柴三背着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走到红娘跟前,藏在身后的手亮出了一支簪花。精致细腻,像极了那山里明艳的山花。
  
  “见你头上也没什么发饰,这个希望你喜欢!”
  
  红娘捂着嘴惊呼,“好漂亮!”
  
  “我帮你戴上!”
  
  “有劳公子了!”红娘双手捂着胸口,低着头安静地让柴三为她戴上簪花。
  
  眼前的佳人正发丝轻垂,耳边的簪花衬着娇颜熠熠生辉。在两边的花灯映衬下,红娘美得摄人心魂。
  
  “红娘……”柴三扶着红娘的肩膀失神地唤着。
  
  “我柴三初次与你见面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你了,不知你可对我有意?”
  
  听着柴三的表白,红娘原本娇美的脸上更是飞满了红云。
  
  “那日答应与公子共进晚宴,今晚又与公子共看祭戏,红娘的心公子亦不知?”
  
  柴三怔住了,扶着红娘肩膀的手有些颤抖不已,“你这是…答应了?”
  
  “公子…”红娘一声娇嗔,甩开柴三的手转身逃离了几步。
  
  柴三激动地往前追去,牵起了红娘的手。
  
  “红儿莫气。”
  
  眼波流转的招子瞧了一眼柴三,皓齿轻咬着唇羞怯地低下了头。
  
  “公子,天色那么晚了,你送红娘回家可好?”
  
  柴三牵着柔荑的手紧了几分,“好,我送你回家!”
  
  红娘笑了,指着城外的河流对岸。
  
  “我家就在城外不远的山野里。”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