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因你而变

2016-08-23 10:0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文声如玉 阅读:4490

  (一)醉醒肝肠断,悔不及当初
  
  “玫,你真的不能在喝了,你看看你现在都是什么样子”
  
  “别拦我,让我喝”
  
  玫素面朝天,眼睛下面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穿着宽松的睡衣,头发乱糟糟的垂下来,浑身酒气,显然又是一夜未睡。看着这样的玫,Amber心痛极了。
  
  还记得第一次见到玫,那是在经济课上,玫一件宽松外套,下搭一条黑色紧身裤,一双长靴,披散着波浪卷的头发,整个人风情万种,和眼前这个萎靡不振整日沉迷于酒精中的玫判若两人。
  
  “玫,要不,你回国吧”
  
  “为什么当时开车出去的不是我,是我就好了呀,我哪也不去,我就在这,就在这...”
  
  玫渐渐睡去,Amber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给玫盖好了被子,久久地凝视着玫的睡颜。玫,你一定要振作起来,要好好的。
  
  天色渐晚,玫醒来。头疼的皱起了眉,看着收拾的一尘不染的房间,是Amber来过吧。如果可以,我真不愿意醒来。颂,你是在惩罚我么。
  
  玫环顾她跟颂一起生活过的房间,满满的都是回忆,他们曾经在这里嬉闹,在这里畅想未来,房间里还都残留着他的气味。那张桌子,还堆满了你的设计稿,衣柜里的衣服我才帮你熨好,你还没来得及穿,你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玫的眼泪滑落脸庞,起身走到办公桌前,拿起颂的设计稿,这些是他们的梦想,他们曾想要一起创办一个家具王国,款式由颂设计,玫来负责经营。
  
  但是颂专注于设计,只做自己认为好的,专业的家具,玫更能从市场出发,两人不免产生争执。那天,两人又是一番争执,颂气不过,拿了车钥匙气冲冲的出了门。谁知道,玫苦等一晚,等来的确是警察局打来的电话。
  
  (二)春风细雨,也等不来你了
  
  “AMBER,出来坐坐吧”
  
  Amber收到了玫发给她的简讯,拿起车钥匙风驰电掣般的赶往约定地点。只见玫扎起利落的马尾,一身黑色风衣,黑色长靴,衬得人更加瘦削。
  
  “玫,我来了”AMBER看着玫苍白的脸色,即使化了淡妆还是能隐约看见眼下的黑眼圈。
  
  “Amber,我想回国了。我们两个人的梦想现在只能我自己去实现了。”颂弹落指间的烟蒂,神色一如既往的落寞。颂的离开带走了玫全部的精气神。
  
  “好,什么时候回去,我去送你”
  
  “不必了,我真的不喜欢离别了。”
  
  “各位旅客...”
  
  飞机落地。玫剪短了头发,带着墨镜,更是遮住了大半个脸庞。拉着一个行李箱,高跟鞋踏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音。叫了一辆出租车,绝尘而去。
  
  回到家中,卫生已经叫人提前打扫好,幸好平时有朋友帮忙打理,还可以住人。打开行李箱,满满一箱子的设计稿。玫一张张的整理成册。这是她跟颂连在一起最后的念想了。颂去世的事情,玫没有跟国内的朋友说起过,只说自己是想回国所以就回来了。聪明的朋友也并没有多问。
  
  转天,玫的闺蜜长乐攒了一个局,都是以前没出国前的好朋友给玫接风。国内正直酷暑,玫着一身藕色长裙,单肩背着一个链条包,脚踩露趾凉鞋赴约。大家多年未见,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了。当初清秀的男同学肚子微凸,身材妙曼的女同学也抵挡不了时间的痕迹。但所幸,大家以前的感情还在,熟悉起来也算是容易。
  
  “玫,你来的可算晚啊,主人公怎么可以迟到,该罚该罚”大家寒暄过后,很快熟了起来。长乐坐过来小声的和玫说一脸邀功相,“还可以么,我都通知到了,来的人不少吧”“好极了,谢谢你为我办接风宴”“说什么客套话,”长乐一脸八卦,“不过,李杰没有过来,听说他之前离婚了,我跟他说的时候他说在外地出差,赶不过来,我看分明是没忘了你”长乐撇撇嘴。玫推了推她的脑袋“别瞎说了,多少年前的事情了,亏你还记得”长乐就势打住,但是脸上神情又不像是玩笑。
  
  (三)
  
  夜凉如水,哪怕是夏天的夜晚也稍许有些凉意。一行人从饭店醉醺醺的出来,玫与他们一一道别,脸上的笑容也就此隐去,时过境迁怕是如此。
  
  玫、长乐、李杰以前是铁三角,三个人早就相识,一路从高中考上来。玫从小就比较霸气,充当小团体的主心骨,长乐比较软萌可爱,李杰呢,单想并不突出,但是时间久了怎么也少不了他。就这样,三人一路顺遂的考上同个院校。后来,玫与李杰顺其自然在一起了,李杰无比宠溺着玫。会在冬天的早晨买来早饭放在衣服里面捂着,就为了让玫吃上热乎乎的早点,会在外辛苦兼职只为了送给玫生日礼物,平时更是嘘寒问暖随叫随到。如果没有那通电话,玫和李杰也不会到如今两相遗忘的地步吧。
  
  往事之所以能成为往事,就是不具有延伸性。既然这么多年都过去了,现在又何必徒增烦恼。玫甩了甩头发,伸手拦了辆车离去。
  
  颂,我回国了。你说我是为了逃避也好,是赎罪也罢。我要带着你的梦想,继续走下去。我要亲手打造一个属于你和我的家具品牌,这些是我能继续生活下去的全部希望。
  
  玫合上日记本,写日记是玫一直以来的习惯。
  
  酒柜里面拿出一瓶酒,斟满,伫立在落地窗前,晚风吹动窗帘,手里轻轻摇晃着红酒杯,不时抿上一口,窗外万家灯火,可惜没有一个属于她。
  
  清晨,玫已经在梳妆台前画好了妆,纤长的睫毛,轻微上扬的眼线,时下最流行的眼影色,淡淡的腮红,红色的唇膏,同色系的指甲,顾盼流转间万种风情。一身黑白搭配办公套装,脚踩细高跟,也是当下最流行的款式。
  
  “长乐,我这就出发,一会见。”
  
  (四)
  
  长乐见玫光彩照人的走进来,步步生花。她一直是人群中的焦点,有她在的地方总是有更多的关注,这么多年过去也没有变过。不过长乐也没有在嫉妒的,看着她的好朋友如今还是这般好,她只觉得,很好。
  
  “长乐,我这次回来,是看好国内的市场,想创建个自己的品牌...”玫随意的坐在沙发上,右腿搭在左腿上,身子微微前倾,那认真的样子就足以令人移不开眼睛。
  
  “我今天约下设计师圈里蛮有名气的王总,晚上一起吃饭,聊一下。”
  
  “好,你安排。那我先回去准备下,然后告诉我时间地址”
  
  玫辞别长乐,回到家中,翻起颂生前留下来的设计稿以及笔记。颂一向沉迷家具的设计制造,每一块木头在他手里仿佛都有了灵魂。玫想起第一次见到颂,那天,玫去设计室找AMBER,不意间看见了颂,他蹲在地上,细细的打磨着一把椅子,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身上,一片金黄,仿若天神。玫看呆了,直到颂感应到,“同学,你找谁?”“啊?我...我找AMBER”“哦,amber在那个房间”颂说完就继续打磨起椅子。恰好AMBER走出来,看见玫呆呆的站在那里“嘿,玫。咦,你脸怎么好红,不舒服么”
  
  “没有,你这屋里可能太热了,我们走吧”
  
  “热?现在是冬天诶”AMBER嘟嘟囔囔的跟着走了出去。
  
  就是在那时候,玫就很突然的对他上了心。
  
  现在想想,恍若隔世。
  
  颂的家族是家具制造世家,手艺世代相传,并一直秉承着“工匠精神”,不断雕琢自己的作品,不断完善,以给人们带来更高品质的家具,这么多年的传承一直未改初衷。颂又给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在满足人们的基本需求之外,想设计出更有时代感的家具。
  
  夜幕将至,玫赶往相约的地点,不承想,竟是个私人酒庄。
  
  随着工作人员进去,穿过一条长长的走廊,服务员打开了门,玫进去,长乐和王总都已经到了。
  
  大家互相介绍后坐下,服务员过来斟酒,玫不禁被服务员手中的红酒瓶吸引了。不像一般的红酒瓶那样圆润的瓶身,而是凹凸感,仔细看去,竟是人脸的模样。
  
  “好别致的酒瓶啊”玫不禁说出了声。
  
  “玫小姐很喜欢?”王总问。
  
  “样子很别致,第一次见到”
  
  “不才,正式在下设计的,玫小姐喜欢的话,一会叫人送过去”王总一脸得意。
  
  玫见他大腹便便,满脸油光,心中诧异“这个王总可不像这么有灵气的样子,居然能设计出这么有特点的酒瓶”但是转念又笑自己太过以貌取人了。
  
  “那就谢过王总好意”
  
  (五)
  
  时间飞逝,玫找好了地盘,是一个两层小楼,很久没人进来了吧。锈迹斑斑的铁门,院里杂草从生,黑窗红砖,走进门去,视野很是开阔,玻璃做隔断,充满了现代风。虽然年久但并不显破败反而充满浓重的历史气息。
  
  玫当即决定就要此处。
  
  事后,与王总洽谈设计思想。但不知怎的,王总说出来的设计思路,玫并不是十分满意,总觉得差点东西在里面。
  
  一日,又跟王总沟通完毕,从他们设计室出来。心烦气躁的在外面站了一会。听闻后面传来吵闹声“我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一定维权到底!”玫回头,只见一个男子,上身宽松白T,一条亚麻裤子,正被人推推搡搡的推出来,箱子了的手稿散落一地,姿态虽然不好看,但是一身的气质还是在。
  
  那人低头一张张的捡起设计稿,宝贝似的拂去上面的灰尘。恰好有张设计稿被风吹落在玫脚边,玫弯腰捡起。上面只是一些简单的线条,看似随意,组合起来却又叫人眼前一亮。右下方标记作者名Jack。“谢谢你帮我捡起来”男生突兀的出现,略微低沉的嗓音。
  
  玫把手里的设计稿交还给他,“你刚从这里面辞职?”
  
  “对,我先走了”男子明显不想多说。
  
  “长乐,帮我打听一下叫Jack的设计师吧。”玫给长乐打了通电话。
  
  (六)
  
  “玫,打听清楚了。Jack,男,32岁,未婚未育,目前还没有女朋友...”长乐坏笑着说道。“快讲正经的”玫无奈道。
  
  “你这人,还是不苟言笑。他啊,毕业于...”
  
  玫挂了电话,原来还在状告王总侵权,侵权之物竟是那酒瓶。没想到,酒瓶竟然是他设计的。玫站在窗前,双手环抱在胸前,伫立良久。
  
  看来,玫颂家居体验馆要换设计师了。
  
  翌日,玫跟长乐说了这些情况,以及想要更换设计师的打算。
  
  长乐愤愤道“这也怪我,之前没有调查清楚。不用便不用了,我去找个由头给他推了去。”
  
  “长乐,谢谢你。”
  
  不知为何,玫心里就认定了你酒瓶是jack设计的,尤其他的那些设计稿,也让玫觉得甚至亲近。看来自己要三顾茅庐了。
  
  带着玫颂厂址的图片,玫按照长乐提供的地址果然找到了Jack。
  
  Jack穿着皱巴巴的衬衣,脸上青色的胡茬,坐在楼梯外,指间夹了香烟,烟灰好长了,显然一直在走神。
  
  玫没有打扰,默默的看了看,转身走开了。
  
  过了2日,玫给Jack打了个电话“你好,我是玫,咱们之前在设计室门口见过,不知道你还有印象么”
  
  “嗯,有什么事情么”Jack冷漠道。
  
  玫说明了来意。
  
  “对不起,我不敢兴趣,没有什么事情就这样了”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你等下,”玫着急的喊道,“有没有兴趣也要先了解了再说啊,我把地址发给你,我在那里等你。”说完,玫率先挂了电话。
  
  玫开车前往,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Jack会不会来。遇见很满意的设计,理念相符很不容易,玫想赌一把。
  
  玫到达家具厂,打开了吱呀生锈的铁门,环顾着她即将开始的新一段旅程,心中觉得踏实、安宁。
  
  轰隆隆...
  
  咦?要下雨了么,玫赶紧走到屋内。夏天的雨说来就来,凉风进屋,玫不禁一阵冷颤。玫凝视着雨幕,久久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吱呀...”
  
  开门声,脚步声...
  
  (七)
  
  “我来了,你要谈什么”Jack一脸冷漠问道。
  
  “你看看我这个房子怎么样?”玫仍旧望着雨幕,微微抬起的头,精致的侧脸。Jack顺着她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抬起头来,环顾四周
  
  “蛮有味道的老房子,青砖红瓦,屋里全玻璃隔断。过去,现在,未来...时间,空间...”Jack嘴里不断的蹦出词来,听的玫眼前一亮,“你想做什么...”Jack问道。
  
  “家具展厅,我要打造一个集吃喝、休息、体验一体的家具展厅,我要打造一个明星家,明星买的起的家具我们也买得...”玫神光熠熠说起规划整个人都发光。
  
  “你这么告诉我,就不怕我去跟同行讲,抢占先机?”
  
  “不,我信任你。”
  
  Jack突然想突然被人击中,表情愣愣的。
  
  “呵,我都不相信我自己,你凭什么信我。”Jack讥笑到。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更加信任你。这里将会是你一手打造,一手设计,你敢不敢。”
  
  “天津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找一个设计师还是容易的,你干嘛非我不可?难道,你对我一见钟情,嗯?”说着,Jack上前一步,就要碰到玫,“可是,怎么办,我对你没兴趣,对你这个家具更加没兴趣。”说完,Jack转身就离开。
  
  “不然,我们打个赌,看你会不会过来”玫喊道。
  
  “不必。再见。”Jack抬起手臂挥了两下手,大踏步离开了。
  
  玫站在原地,不知是无奈到极点还是如何,竟然笑了,“我就不信你我劝不来你”
  
  (八)
  
  翌日,玫直接开车至Jack家,敲门。Jack开门,诧异道“你怎么来我家了。”“让客人站在门外不礼貌吧”玫微笑反问到。
  
  Jack让开,玫走进屋内,40平左右的一居室,一个人住的原因,东西不多,房间也不显拥挤。进门左手边一张两人灰色沙发,旁边一个木质矮几,上面放着几本杂志。同色系打的地板,再往前,应该是工作区。一张长长的弧形书桌,很好的考虑到了工作的便宜性。
  
  最为让人惊奇的是,整栋房子并没有过多的隔断,所以整个房间视野开阔,功能分区用不同的搭配色系分隔开,有种异样的统一。
  
  “你的房子设计的很漂亮”玫衷心的说道。
  
  “谢谢。没什么好招待你的,白水可以么”Jack让玫在沙发上坐下,并递上一杯白水,“你今天过来,如果还是为了家具的话,我想我的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Jack坐在侧面单人沙发处,双手搭在肩膀处,上身向前微倾。
  
  “那我表现的也很明显,我不放弃。好啦,我今天过来,是有别的事情。你不用这么严肃。”
  
  “那说说看,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出国很久了,以前的朋友也没有几个了,而且都要忙自己的事情,我也不好时常打扰。这些年,天津的变化太大了。我想请你带我熟悉熟悉,好不好。”
  
  Jack看着玫小鹿一样的眼神,不知为何,想要拒绝的话怎么都说不出口,“我平时就是公司家两点一线,也没有怎么玩过,你不介意的话。”
  
  “怎么会,怎么会,谢谢你还来不及,”玫心中窃喜“那我们现在走吧,去哪里?”
  
  “现在?哦,好吧”
  
  (九)
  
  两人一天转了意大利风情街,五大道,天津的变化真是太大,玫像个孩子一样玩耍,时不时走到路边台阶,却又因为自己平衡力差摇摇晃晃。
  
  晚饭时间,Jack带着玫走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吃饭,Jack介绍说是一家30年的老店了,虽然店面不起眼,但是味道绝对一级棒。店内座无虚席,两人还是和旁边一对小情侣拼桌方吃的上饭。
  
  果然,是经典的老味道。虽然店面并不新,但是很干净。墙上贴着店面的历史,是从父辈那里传承下来的,保持开始的味道,坚持初心,始终如一。
  
  饭毕,二人沿着海河边溜达。夜晚,凉风习习,玫著白色纱裙飘飘若仙子。
  
  “其实,你有没有觉得你也缅怀历史,喜欢旧味道。现如今,坚持初心很难啊,大家都更愿意追求眼前的利益而忘记为什么出发,你说呢。”玫笑意盈盈的看着Jack,路边的灯火映在玫眼睛里,亮晶晶的。
  
  “你怎么确定我就不会。”
  
  “直觉,我就觉得会是你,而且不会错。我需要你帮我,你也应该证明自己,不能一味沉湎过去。我先回去了,会在找你的。”说完,玫转身,飘逸的裙摆被风吹起,似乎也吹过了Jack的心。
  
  玫心里也有些不确定,虽然话说的很满,但是心里没底,也不知道下次该找什么理由再过来。家具厂开工还迫在眉睫,心里不像表面这么轻松,也是焦灼的。
  
  休整了两日。玫正好闲下来,正琢磨着要找什么理由该去找Jack,两天的缓冲器应该已经足够。正在发愁,电话想起,竟然是Jack。
  
  “喂”
  
  “我决定了,我们合作吧。”
  
  (十)
  
  玫脸上漾起控制不住的笑容,竟然给了Jack一个拥抱,兴奋道“太好了,太好了”简直像个孩子一样
  
  Jack脸红了,手足无措“你可以放开我了么…”
  
  “啊?”玫反应过来后“对不起,我就是太激动了”玫把Jack请进屋内。然后瞧了瞧Jack说道“你脸红了,你居然脸红了。”
  
  “才不是,外面太热了”Jack反驳道,但是声音实在没什么说服力。
  
  Jack上身一件宽松白色亚麻长T,下身同质地裤子,整个人显得干净清爽。
  
  “我们过去场地再看看吧”玫这才注意到Jack手里拎着一个黑色大包,想必里面的都是工作要用到的工具了。
  
  “好呀好呀。”
  
  到了目的地,玫先没有开门,Jack转头看向她。
  
  “这座院子已经荒废很久了,我第一眼看到它就决定是它了,就仿佛它就应该是我的,我一直在找它,它也一直在等我。你懂那种感觉么”玫轻声说完,摘掉了太阳镜,缕了一下散落在耳边得头发。
  
  “既然你信我,我一定把它做到最好”Jack看着玫不由自主说道,此刻,他心里也是五味杂陈。玫就像一块磁铁,他明天两人并非一路人,但还是忍不住的靠近。
  
  两人下车开门,院子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
  
  Jack从工具包里拿出相机,开始拍摄。每个角落,每个细节嗯没有放过。
  
  屋内是由玻璃做隔断的两层展厅,进门左右两边各有上楼的楼梯,铁质,人踏上去发出沉闷的声音。
  
  Jack拍照完成后,拿出米尺,一边测量一边记录。
  
  测量完毕后,两人索性在一楼收拾出一个桌子,“我想给人一种历久弥新的感觉,但是又没有忘记最开始的初心,老家具老工艺新作,但是质量并不受人诟病”玫看着这个大厅,静静地说,空间有些大,回声过来显得声音有些空灵“这是我的梦想,希望以后别人提起玫颂就会知道它是好家具”
  
  “玫颂?”
  
  “对,玫颂,它的名字”
  
  Jack发觉玫在说起玫颂的时候,语气中有一些伤感。
  
  “好。我需要2-3天的时候构思一下,然后对我的方案我们在进行研究。”
  
  “好。”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