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捉鬼记(一)

2016-07-11 17:3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爱在水云间 阅读:1835

  天空飘过一片乌云,顿时月色变得昏暗起来,那个伛偻的背影坐在一座大坟墓旁边的树下,开始拉起了二胡,随着吱吱哑哑的凄凉的声调响起,我不由得有些后悔跟着这三个小丫头来这里了!

  

  三天前我接到了这个城市的一个名为“灵异协会”的邀请函,邀请我来这里参加一个学术交流会,在坐了三个半小时的火车后,大约下午五点的时候我终于从拥挤才车厢里下来了,随着人群走出了出站口,我掏出口袋里的请柬,仔细的查看了上面留下的地址,看完之后不由有些恼怒,还以为他们派人接站呢,谁知道还得坐上一路班车到一个叫做黄泥铺的小村去。

  

  看了半天的站牌儿,我终于在车站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找到了这辆班车。还别说,这黄泥铺虽说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庄,可去往哪里或者路过的人还真不少,我上去找了个临窗的座位坐了下来,不大功夫,这辆中巴车上就上满了人,我闭上了双眼,暗自庆幸自己上车上的早,不然只能像这些晚上车的人一样只能站着了!

  

  晃晃荡荡的走了大约一个多小时,一个急刹车,我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此时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只听司机打了几次火儿之后,这辆年纪已经不小的中巴车哼哼了几声之后就再也打不着了!

  

  车上的乘客顿时闹哄哄的乱成了一团,司机两手一摊,不情愿的嘟囔道:“别埋怨了,我也不愿意它熄火,车已经坏了,大不了我给你们退票吧!”

  

  “退票?你说的轻巧,这黑灯瞎火的我们怎么走?”

  

  “就是就是,早知道坐上你这辆破车,还不如打的呢!”

  

  “真他妈的倒霉,赶紧退钱!“

  

  在发泄了一通牢骚之后,车上的乘客不情不愿的都下了车后各奔东西,我背起随身带的包包,也无奈的下了车,这时刚刚下车的一个女孩的说话引起了我的注意,说话的女孩也是坐的这辆车,跟她一起的还有两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儿,只听她说道:”这里距离黄泥铺还有大约三公里,反正也就快到了,不如我们就一起步行过去吧!“

  

  等等,黄泥铺?这不正是我要去的地方吗?我脑海中灵光一闪,忙上前去问道:”小姑娘,你们也要去黄泥铺吗?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去?我不认得路!“那个说话的女孩儿扑闪着两只大眼睛,警觉的上下打量着我,跟她的两个同伴窃窃私语了一阵后,用一种审讯的口吻问道:”你从哪里来,去黄泥铺干什么?“我顿时语塞,总不能告诉人家小女孩我是研究这些神神怪怪的灵异事件吧,犹豫了一下,我说:”我是一名作家,去哪里体验生活的!”

  

  顿时她身后的两个女孩儿眼中投射出一种崇拜的光芒,可能是对作家这个称谓有点感冒吧,她还有点怀疑,不过可能看着我也不怎么像坏人,(笑话,坏人的脸上也没写着字啊,)又跟她们商量了一下,答应带我去黄泥铺了,不过跟我约定,只能跟在她们身后,不能超过她们。看在她们为我带路的情况下,我很爽快的答应了!

  

  黄泥铺真不亏了这个名字,果然到处是黄泥,也可能是前几天下了一场下雨的缘故,窄小的道路上泥泞不堪,我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她们身后,气喘吁吁的走了半天,心中不由得暗暗埋怨这个给我发邀请函的灵异协会,早知道是这样我就不来了。

  

  交谈中我得知了这个领头的女孩儿叫燕子,另外的是她的两个同学,燕子的外婆家是黄泥铺的,她们是利用星期天时间来这里玩儿。也不知道走了多远,反正累的我够呛,暗黑的前方出现了一盏昏黄的灯光,三个小妮子一阵欢呼,我也喜出望外,有灯光就有人家,起码可以歇歇脚了。我却没注意到原来路上下车的行人除了我们四个,其他的人都好像奇迹般的消失了。

  

  走到近处原来是一家小卖店,门外的棚子上很简陋的搭了几块石棉瓦,悬挂着一个昏黄的灯泡,发出一种诡异的光芒,门口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婆婆,正微笑着看着我们。我止住了脚步,心中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对劲儿,三个小女孩儿快步跑了进去,好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之后,各自手中拿了一些零食。见我没有像她们一样进去,那个老婆婆脸色有些不快,问我道:“你不要点什么吗?”我摇摇头,冷冷的看着她,一言不发。

  

  三个小女孩嘻嘻哈哈的从屋里走了出来,见我跟门口的老婆婆表情僵硬的对峙着,燕子可能以为我身上没带钱,就递给我一袋零食,说道:“你饿吗,给,先吃点吧!”我摇摇头,另外的两个小女孩交头接耳说起了话,大意是说我怎么不懂礼貌,跟老人家怎么这样那样!

  

  我深吸了一口气,冷冷的道:“她们只是几个孩子,你何必这样呢?”听到我的话有些奇怪,正在吃零食的两个小女孩儿好奇的睁大了双眼,老婆婆嘿嘿冷笑了两声,说道:“是她们自愿来的,又不是我强拉她们的,这都是命,怨不得别人!”燕子也睁大了眼睛,不知道我们说的什么意思!

  

  我问燕子说:“既然你说你外婆家是这里的,那么你可知道这里可有这样的一个小卖店?”燕子愣住了,看她的表情我就知道她也感觉有些不对劲儿了!

  

  燕子呐呐道:“对啊,我两个月前还来过一次,那时候还没有这个小卖店呢!”我心中顿时雪亮,看这个小卖店的样子起码也有好几年了!断断不会是两个月前才新建的!

  

  老婆婆面色铁青,慢慢的伸出两只手,惨白的手上乌黑的指甲慢慢的变长,我怕她暴起伤人连忙抢上一步,挡在了三个小女孩儿的身前,这个时候三个小女孩儿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东西也顾不得吃了,三个人哆哆嗦嗦的待在我的身后,话也不敢说一句。

  

  我脚踏禹步,口中默念道家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对着那老婆婆一掌击出,只听得她哀鸣一声,化作了一股黑烟。燕子等三人吓得尖声大叫,我厉声道:“还不把你们手里的东西扔掉?”

  

  燕子的两个女伴忽然一阵恶心,捂着肚子呕吐了起来,借着灯光看时,连我也不由得感到有些恶心了,她们吐出来的那些呕吐物那里是食物的残渣,分明是一些黑黝黝的泥土和一些虫子残骸,我冷冷的道:“朋友,出来吧!”

  

  小卖店里慢慢的踱出一个老头儿,目光呆滞,刚一出门,扑地而倒,随即化为了一团黑气,我恍然而悟,怪不得我刚刚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儿,便在此时,小卖店门口的灯泡啪的一声炸裂了,四下里顿时一片漆黑,燕子的两个女伴吓的尖叫起来,我大声道:“不要慌张,你们三个把手拉住,不要到处乱走!”随手掏出了打火机,点着之后,我们顿时都呆住了,眼前那里还有什么小卖店,到处都是一些坟墓,有的坟墓上还飘着白幡,远处几盏绿色的鬼火飘来飘起,整个坟场地里变得阴森恐怖,我们面前的是一座大坟墓,墓碑上清楚的镶着两张照片,我们四个不看则已,一看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照片上的两位死者正是刚刚小卖店的两位老人!

  

  燕子好像想到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些纸钞,应该是刚刚买零食找还给她的,身后的女伴尖叫了起来:“这……这是死人钱啊!”燕子啊的一声,忙将手中的冥币扔了出去,她的两个女伴也忙不迭的将口袋里的冥币逃出来远远地扔了出去。

  

  燕子三个把我当成了主心骨,紧跟在我的身后,一步也不敢离开,我对燕子说:“咱们好像走入别人布好的局中了!“燕子脸色苍白,紧紧地捉着她两个女伴儿的手,问我道:”那该怎么办?“

  

  四下里打量了一下,我对燕子三人说道:“你们紧跟着我一步也不要离开!”三个女孩儿哆哆嗦嗦,哪里还敢说话,只是不停的点头!

  

  我辨别了一下方向,让燕子三人紧随着我,在数不清的坟堆中摸索前行,也不知走了多久,直走的浑身冒汗,满心以为走出墓地了,哪知道转了半天,我们又回到了那座大坟墓前!看着照片的还是那两个老人,我只觉得脊背发凉,尤其是那照片上的老婆婆,嘴角似笑非笑,仿佛在讥笑我们!燕子的两个女伴其中的一个已经嘤嘤的哭了起来,燕子和另一个也好不到哪儿去,浑身瑟瑟发抖。

  

  我忙从包中掏出信香,点燃之后,围着她们三个转了几圈,轻声道:“别哭了,没什么好怕的!”话虽如此,我的腿肚子也开始抽筋了,只是强作镇定而已,忽然间燕子大声的尖叫起来:“蛇、有蛇!”我一惊,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人死为大,尊重死者什么的话了,随手扯下旁边的一个坟墓上的白纸幡,用火机点燃,借着火光,看到一条褐色的小蛇缠在了燕子的腿上,也许是怕火,那条小蛇迅速的爬进了草丛。我忙问燕子:“咬到你了吗?”燕子脸色苍白,连连摇头,我舒了口气,让燕子跟我再往外走,哪知道燕子两腿发软说什么也走不了,我无奈的只好蹲下,将她背了起来,燕子的两个女伴一左一右的跟着我向坟堆外跌跌撞撞的又走了好久,却悲哀的发现,怎么也走不出这个坟圈子。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忽然传来了一阵咿咿呀呀的二胡声,循声望去,大约距离我们有二十米左右的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老头儿,昏暗的月光下,我也不敢确定是不是一个老者,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一个年轻人,因为他弯腰驼背的样子,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燕子三个高兴了起来,连连挥手喊道:“老伯伯,救救我们吧!”我却感觉那老者的身上有着一股隐隐约约的死气,当下闭口不言,冷冷的看着他耍什么把戏。

  

  老头对燕子等三个的呼喊声充耳不闻,只是慢慢地走到一座大坟墓旁边的树下坐下,开始拉起了二胡,可以想象一下,夜深人静、孤月荒坟,一个面无表情的人坐在坟堆里拉着二胡,这该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坦然而说,我是个凡人,起码不是那种电视剧和电影中那种舍己为人的英雄,要是让我为了三个刚刚认识没多大会儿的小丫头送掉自己大好青春生命,我觉得有点对不起自己,可是要是让我单独的逃生而不管不顾这三个小丫头片子,良心上又觉得过意不去,换句话说,即使我这次能成功的全身而退,估计这一辈子也只能活在良心的谴责之中了……

  

  思想激烈的斗争了好久,我一咬牙,奶奶的,拼了!我一把背起燕子,大声的说道:“紧紧地跟在我的身边,闯出去!”燕子的两个女伴紧紧地随着我往拉二胡的老头的相反的方向快速的逃跑,我边跑边回头看了一眼,见那老头依然纹丝不动的在树下拉着二胡,丝毫没有追赶我们的意思,我心中一宽,不料就在此时,我脚下一软,似乎陷入了一个泥潭之中,身上的燕子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我背上一阵乱晃,还一个劲儿的问我:“怎么了?怎么了?”

  

  她越晃我下沉的越快,眨眼之间,泥水已经漫到了我的腰,我有点慌神了,我可是个旱鸭子,一点水性也不会,这个时候我懊悔死了快,怎么不早一点学会游泳,可转念一想,就算会游泳也没有用,这可是沼泽,就算是游泳冠军,到了这里估计也得翘辫子。可能是泥水

  

  漫住了燕子的脚,她感觉到了冰凉,尖叫一声,又晃了几下,这下子我下沉的更快了,胸口、脖子慢慢地被冰凉的泥水淹没,我不禁绝望了,无数的面孔犹如电光石火般的在我脑海中一一闪过,一种死亡的气息将我紧紧的包围,终于眼前一黑,我有些窒息了……

  

  可能是人死前的垂死挣扎,神智模糊间我也顾不得燕子的死活了,手脚乱舞乱蹬,忽然眼前一亮,我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五岁的儿子坐在我的胸口,两只手掐着我的脖子,一脸坏笑的冲着我喊:“懒虫爸爸,该起床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