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鬼故事:碎尸疑魂

2016-06-22 16:09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秩名 阅读:5332

  “吱---”
  
  我推开了锈迹斑斑的门,一股腐朽的阴风扑面而来。没办法,租的房子都这样。
  
  我小心翼翼地走着,地上因为漏水长满了滑腻的青苔。偏巧水管堵住了,所以地上积了薄薄的一层水。
  
  这儿的租金很便宜,说出去都没人信。其实我也很怀疑。因为这么便宜的房子竟然没人租。可我真的没钱。当初租这屋时,也是咬咬牙才租的。
  
  唉,不想了。
  
  身上几天没洗了,都有味了。不行,一定要洗了,就算水漫金山也要洗!
  
  在温润的水中,我舒展着身体,镜子被热腾腾的水蒸气弄成了白色。我裹着浴巾,轻轻擦了一下镜子,眼光回旋间一个黑影一晃而过。
  
  我紧张地向四周望了望。却只是弥漫着的白雾。
  
  “哗---”
  
  该死的,水又溢出来了。再不通一下下水道,这屋子就要变成汪洋大海了。
  
  我急忙换了身旧衣服。跑回浴室,掀开下水道的盖子,一股恶臭袭来。带着腐肉的死亡气息。
  
  我忍着臭味,用戴着橡胶手套的手去掏。
  
  可掏上来的却是一手的头发。噫,难道我最近脱发那么严重吗?
  
  继续往下掏,好像碰到了什么异物。很硬……
  
  我心里打起了鼓,充满了对未知事物的好奇。
  
  我费劲地用力往上一拉,拉上来的东西差点让我把过去十几年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那是一个人头!!!
  
  满脸狰狞!!
  
  我一惊,人头掉到了地上,滚了一圈后,人头侧倒着。
  
  我瘫坐在地上,与人头对视,我这才能好好打量它。
  
  她生前大约是个极漂亮的女人,可现在却只剩下恐怖。脱眶而出的眼珠上布满血丝,深色的瞳人即使明知不可能但却总觉得在恶狠狠地盯着我。黑紫色的舌头绵软无力地垂着,黑红的血污纵横在脸上,原本应是很垂顺的头发此时却乱蓬蓬地贴着她的脸。
  
  一种自心底升腾起的恐惧与恶心让我干呕不已。
  
  她的嘴角凝固着奇怪的微笑。
  
  冷笑?对,是冷笑,好像在嘲笑着我的畏惧。
  
  “啊----”
  
  我终于承受不住刺激,尖叫着冲出了腐朽的房间。
  
  ……
  
  一个小时后,警察已经把我的房子封锁后在作仔细的清理了。
  
  女尸被挖了出来。可却是一块块的,据说连内脏和肠子都分成了几块。
  
  令人作呕的场面,屋外的墙角弥漫着胃酸的气味。这很正常,是个人见了都会呕吐。
  
  四周的居民都在猜测,到底是哪个变态杀人狂有什么深仇大恨要把一个女孩子弄成这样。
  
  “长官,尸块都挖出来了。一共387块。女尸的头可能是因为头骨较坚固,凶犯没有把头分解了。随后把尸体藏在这里。”一个脸色惨白的年轻警员报告道。
  
  长官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吧。可那个年轻警员还是站在那里,欲言又止。
  
  “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长官不耐烦地说。
  
  “……验尸官说,从尸斑来说,死者应该死了有一年多了。可尸体还没有腐烂……”
  
  警员嗓子有些干涩,用力咽了口口水后继续说:“一般来说尸体放一年就成白骨了……”
  
  房间里弥漫着死亡的气息,沉重地压在屋里每个人身上。
  
  恍惚间仿佛看见死神拎着镰刀在黑暗处冷笑。
  
  长官哆嗦了一下,抖擞精神说:“下水道阴冷。尸体不腐烂很正常。快点,收拾一下就走吧。恶心死了……”
  
  长官用力擦着一块白手帕,仿佛要将他的恶心全擦在上面。
  
  “什么鬼地方。”长官嘀咕着,可“鬼”这个字眼着实让他又打了一个冷战。
  
  “是!”警察们开始收拾起来。
  
  “可是我怎么办呢?我总不能住在凶杀现场吧?”我无助惊恐地说。
  
  “这不是我的事。你不想住在这里,睡马路也行。我只管凶杀案,不管食宿。”长官说完,便带着手下的人走了……
  
  “可……”我无助地看着他们离开。
  
  屋里静极了,我能听见自己忐忑不安的心跳,可没人帮助我……
  
  “吱嘎----”
  
  我背后一阵阴风吹过,我僵硬地回过头,缓慢地仿佛能听见骨骼和关节摩擦的声音。
  
  大呼一口气,原来是窗开了。幸好是窗开了。不由得,我想起了那个人头狰狞的面孔,想起了她的那抹冷笑。
  
  “啊-----”
  
  我冲到床上,用被子死命盖住自己,不停地发抖。
  
  一夜过去了,我憔悴了不少。
  
  天刚亮,我就出去了,不想多呆在这里一秒。我去找了那个房主--一个性格孤僻的孤寡老妇人。
  
  我提出想解约,可那个阴森森的房主却说:“除非你付违约金,否则别想退房。”
  
  她略带青色的脸上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笑容。
  
  我没钱,我说过。
  
  夜临,我无奈地回到了出租屋。疑神疑鬼地吃完了晚饭后,就睡觉了。不想看周围多一眼。
  
  半夜,尿急。本想忍一下的。可想什么来什么。实在憋不住了,只得摸黑起来。
  
  浴室的地砖已经被警察糟蹋地不成样子了,幸好抽水马桶还能用。
  
  尿完后,按下了出水键。
  
  水却没有出来,抽水马桶却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
  
  该死的,又坏了。我发泄怒气般的踢了一脚抽水马桶。
  
  倏的,一股暗红色的液体冲了出来,打着旋进入下水管。而且红色液体越来越多,最后溢了出来。
  
  “鬼啊-----”我尖叫着,飞跑到卧室,打开所有的灯。缩在被窝里发抖。
  
  虽然明知该来得还是会来,可我仍抱有一丝希望。希望她,不,是它能放过我。
  
  红色液体就像潮水一样,慢慢向卧室涌来。
  
  我除了尖叫,发抖,没有其他办法,因为出口在另一边。
  
  我就像被猫逼死在角落里的老鼠,没有退路。死亡的沉重压在我的头顶,让我头皮发麻。
  
  红色液体其实应该是血,因为带着血独有的铁锈味和腥味。
  
  血伴随着令人作呕的腥味涌到了我的被子上。被子被染成了暗红色。直至浸没脚踝。
  
  我终于在巨大的恐惧下晕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我在阳光中醒来。向四周一望。却没有了那红色液体。
  
  一切还和原来一样。根本没有它的痕迹。
  
  原来是梦,希望是梦。
  
  深吸了一口气,还是那鼓腐烂的气味。我第一次充满了感激。不是那鼓血腥味。
  
  肚子感到很饿。拖着鞋子,打开了那只破旧冰箱的门。
  
  可是恶臭差点没把我熏死。
  
  我前几天刚买的肉和菜都已经长了虫子,看上去像放了一个月一样。
  
  是它?!
  
  我顾不上饥饿和疲劳拼命向房主的家跑去。
  
  无论如何我都要离开这座“鬼屋”。
  
  我拍开了房主的门,冲到她跟前,用力跪下。
  
  “求求你,让我走吧!欠你的钱我会还上的!”我哭喊着。
  
  “呵呵,已经晚了……”
  
  门和窗不知何时关上了,周围很黑。我惊恐地望着房主那张泛青光的脸,好像她是妖魔。
  
  “你不觉得我和那个女尸长的很像吗?”仍是那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我回忆了一下,除去房主的白发和皱纹。
  
  天!真的好像!
  
  “难道……?”我失声道。
  
  “没错。她是我的女儿。想知道她为什么会死吗?呵呵。我杀的。她活着的时候太痛苦了,所以我才帮她结束了痛苦。”
  
  “……”我捂着嘴惊恐地看着她。
  
  “哈哈!!!!现在没关系了,已经有这么多人陪着她了,她不会寂寞了。”房主癫狂地笑着,她显然疯了。
  
  “谁要住这里,就都要下去陪她……哈哈!!!”
  
  难怪?!怎么没听说有人住过这里,原来都死了……
  
  “呵呵!你想被分成几块?200?300?还是400?”她仍是疯狂着。
  
  “救命啊!!!!!!!”我竭尽全力打开门,向马路奔去。
  
  “吱------”
  
  我像个木偶般撞飞后落在地上。
  
  血肆意蔓延。
  
  ……
  
  那座房子依然在那里阴森森地矗立着。
  
  “吱嘎---”
  
  那扇锈迹斑斑的门关上了,它在等着下一位房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