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情殇

2016-06-09 15:26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爱在水云间 阅读:2305

  情殇(二)
  
  不知过了多久,悠悠醒来,满眼白色,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的床上,室友小鱼儿(她叫吕渔,我们都叫她小鱼儿,这次她也去参加了同学的生日聚会)见我醒了,很是欣喜,高兴地说:“姐们,行啊,那些男同胞都不如你,关键时刻还是咱们靠巾帼英雄!”我头还有些疼痛,晃了晃脑袋,说:“怎么回事,咱们那些同学怎么样了!”小鱼儿撇撇嘴,说:“我报警了,那些个地痞全被警察带走了!咱们同学除了刘华和云潇受了点轻伤,全都没事!”
  
  “云潇?”这个名字我第一次听起来这么亲切,“他伤的厉害吗?要不要紧?”我问小鱼儿。
  
  “呀呀呀,怎么一听见云潇的名字立刻就问,你怎么不问刘华伤的厉不厉害?”小鱼儿一脸贱像,“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滚一边去!什么话到你嘴里就变味儿了,我只是随口问一下,哪儿来那么多话?”像是被人看穿了似的,我的脸上一阵发烧,这个眉清目秀的男生在说出替我挡酒的那一刻,我就对他产生了一些好感。
  
  小鱼儿一脸八婆像,笑着对我说:“姐们,你还不知道吧,那个云潇见你为了维护他不被刀刺,给了那个混混儿一酒瓶子,对你可紧张了,刚刚还一直问我你怎么样了?”
  
  “我去,有那么回事吗?你胡咧咧什么啊!”我有些不高兴,白了小鱼儿一眼。
  
  “我对灯发誓,所说的话句句属实,如有半句虚言,就天打雷劈!”小鱼儿赶紧赌咒发誓,生怕我不信她的话,正在这个时候,窗外一道电光闪过,紧接着传来一阵沉闷的雷声,小鱼儿一缩脖子,一脸紧张像,“不会吧,老天爷这么不给面子?”
  
  我哈哈一笑,说道:“看见了吧,举头三尺有神明,让你这张嘴胡说八道!”小鱼儿眼珠转了几转,提起暖瓶说:“那个我去打点水,你休息一下吧!”说完走了出去,我似乎听见她轻声跟人说了些什么,却又听不清楚。我扭过头,看着窗外黑沉沉的天空,似乎要下雨了,我猛地想起来宿舍的被子还在外边晾着,赶紧喊小鱼儿。
  
  房门开处,一个男生闪了进来,是云潇,他手臂上还打着一些绷带。“怎么是你?”我有些惊讶,“你受伤的怎么样,不要紧吧?”
  
  他似乎有些羞涩,对我说:“不要紧,你怎么样,头还疼吗?”我摇摇头,他一脸诚恳,“谢谢你,要不是你打了那个地痞一酒瓶子,估计我得被他刺上一刀!”
  
  我赶紧说:“都是同学,说这些多见外,我还没谢谢你替我挡酒呢?”他摇摇头:“我又没有替你喝,你谢我做什么?要是知道这些混混儿这么不讲理的话,我真该早些出手!”
  
  “对了,我见你打人的动作很娴熟啊,你是不是练过武术?”我问他说。
  
  云潇苦笑着摇摇头:“我真后悔没有听爷爷的话,要是练功时刻苦一些的话,也不至于这样被动!”我顿时一脸崇拜,“老大,你教教我呗!我也想学上几招防身!”
  
  他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你真的想学,那等你出院之后我教你!”
  
  我伸出小指,笑着说:“好啊,来拉钩,等我学会了我请你这师傅吃饭!”
  
  两天之后,我出院了,云潇没有食言,等我身体好了一些之后,就每天早晨叫我一起去跑步,健身。刚开始我还觉得新鲜,可是后来变得有些懒惰,就乱找借口不再去了,这让云潇有些好笑,慢慢的也就听之任之了。就这样,我们慢慢的走到了一起,枫林下,小桥边到处留下了我们的身影……
  
  在同学的眼里,我们似乎是恋人关系,可我对云潇的态度却有些不明确,说他是男朋友,我感觉他更像个大哥哥,对我的刁蛮无理总是忍让,他说他喜欢我,我总是顾左右而言他,直到大学结束,我们就要各奔东西的时候,我才感到云潇对我来说是如此的重要!
  
  那是一个黄昏,我和他来到小桥边,想起来明天就要分别,心情自然有些沉重,云潇问我:“月儿,明天我就要回老家了,临走之时,我想问你一句话,”他迟疑了一下,“你——你喜欢过我吗?”
  
  我心里有些慌乱,说喜欢有些羞涩,说不喜欢却又怕伤他的心,见我沉默,他笑了一下,可我却发现,那笑容里分明隐藏着一种伤感……
  
  “以后有什么打算?”我问他,他望着天空有些发呆:“我回老家准备去学校教书!”
  
  我故作轻松的一笑,“那样挺好,其实山区的空气环境要比城市里好很多!白天看看山泉,晚上听听鸟叫,哪多惬意啊!”
  
  他凝视着我的眼睛,那种目光让我不敢直视,沉默了良久,他说:“你就没有什么对我说的吗?”我摇摇头,他呆了一下,似乎明白了什么……
  
  夜晚我躺在床上,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想起来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云潇,心中竟然有了难以言明的伤痛,“凌玄月,你清高什么,你虚伪什么,问什么明明喜欢,却不敢去挑明呢?可是真的让我去跟他说我喜欢他,爱他,我的确难以说出口……
  
  辗转反侧良久,我仍然难以入眠,小鱼儿被我发出的响声惊醒,睡眼蓬松的问我:“姐们,你干嘛呢,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我看着她那没心没肺的样子,没好气的说道:“睡你的吧,事儿真多!”小鱼儿给我弄得没了睡意,问我说:“你是不是想你的云大哥呢?也是啊,如果他回老家了,那你们以后不是跟牛郎织女一样吗?”
  
  我呆了一下,心中似乎有个声音在说:“你真的不喜欢云潇吗?还是喜欢却不好意思说?”
  
  小鱼儿的声音又传了上来,“你也是的,喜欢就让人家留下嘛!干嘛口不应心啊!别等以后人家真的走了你后悔,我可告诉你,这世上可没有卖后悔药的,有些事别等错过了再去弥补,那是弥补不过来的!”
  
  小鱼儿的这句饱含哲理的话让我顿时对这个家伙刮目相看,是啊,有些事,错过了就难以挽回,明天,我一定要在云潇上车之前拦住他,告诉他我喜欢他,爱他,让他为我留下来,虽然回老家教书是云潇的志愿,可我有信心让他为我留下,爱毕竟是自私的……
  
  想通了这些,我的心情顿时变得轻松起来,慢慢的进入了梦乡,这一夜我睡得很香甜,甚至梦到了云潇为我留下……
  
  殊不知,这一夜云潇同样难以入眠……
  
  第二天一早,我早早的来到了云潇的宿舍下,心情忐忑不安,我想见到云潇,又有些害怕见到他,因为我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等了好久,宿舍陆陆续续的有人下来,却不见云潇的身影,一直等到了他同宿舍的一个室友下来,见我在楼下徘徊,笑着对我说:“你是找云潇的吧,他一早就走了,估计这会儿应该到车站了吧!”
  
  我心底一片冰凉,这家伙,就算你要走也的等到我来送送你啊,风一般的我转身奔出校园,拦了一辆出租车,不住的催促司机快些再快些,弄得司机一脸苦相,“大姐,这已经是最快了,再快我就得被罚款!”
  
  好容易到了车站,我望着熙熙攘攘的行人顿时傻了,那么多的人看得我眼花缭乱,我不知道云潇是不是已经上了车,候车室看不到他的身影,在无数的旅客行人好奇的目光中穿梭了好久,也没看到云潇的身影,浑身无力的我坐到了车站外的一棵树下,想起了云潇的音容笑貌,一阵凄凉伤痛涌上心头,我忍不住低下头,泪水无声的滑落了下来……
  
  “丫头,你哭什么呢?”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我抬起头,云潇一脸的欣喜,“你是来送我的吗?”
  
  我再也忍耐不住,一把将他紧紧抱住,似乎害怕他会消失一样:“不要离开我好吗,云潇,你别回老家了好吗,就当是为我留下好不好?”
  
  他给我弄得手足无措,脸上却有着狂热的惊喜:“你说什么,我不会是在做梦吧?你真的让我为你留下?”
  
  我不住的点头,一任泪水滴下,我不理会别人诧异的目光,只是将怀中的人紧紧抱住,天地间此刻似乎只有我们两个……
  
  云潇终于没有回家,他留在了这个城市,我很珍惜这份感情,没过多久,我们都找到了工作,三年之后我们结婚了,婚后云潇对我很好,整天把我当小女人一样捧着,经过几年的打拼,我们贷款买了车子和房子,一切跟我想象的幸福一样……
  
  不知是不是网上说的那种七年之痒,随着女儿的出生,我感觉云潇变了一些,每天早出晚归,好像在可以的隐瞒着什么,无意中我发现了云潇的手机上的一条短消息,和人相约在酒店见面,而且对方是个女的!
  
  霎时间我如遭雷劈,整个人变得傻了,我想象不到云潇竟是这种人,可怜我还傻兮兮的每天做好饭等他回来一起吃,我不知道他和这个女人联系的有多长时间了,愤怒之下,我去了那家酒店,看到了我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那个女人穿着浴袍躺在床上,而我的丈夫云潇也穿着浴袍好像刚刚洗完澡的样子。
  
  我被怒火烧昏了头脑,冲着云潇大喊大叫,没等我冲向那个女人,云潇一把拉住了我,一副发现了爱怎么着就怎么着的样子,甚至故意当着我在那个女人的脸上亲吻了一下。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的,三岁的女儿乖巧的给我端起水杯,却被我打翻在地,吓得女儿哭了起来,我抱住女儿,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忍不住大哭了起来。
  
  三天了,整整三天云潇没有回家,第四天的时候回了家,带给我的却是一张他已经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书,上面很明白的写到因为感情不和而离婚,车子房子归我,而他净身出户。
  
  我的世界一片昏暗,机械的签了字,却没有要他的任何财产,只是带着女儿和几件换洗的衣服离开了家,那一刻我在心中暗暗发誓:云潇,虽然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可我不会带走你任何东西,除了女儿,我会让你知道,我离了你一样可以将女儿养大,但是我不会告诉女儿,他的爸爸是这样的人……
  
  我来到这个城市的西南方,给女儿找了一家幼儿园,自己租了一间房子,在一家超市当了一名营业员,日子虽然过得苦一点,可我每天看到女儿却觉得做的这一切都值了……
  
  有时候在深夜万籁无声的时刻,我忍不住会想,云潇是不是跟那个女人结婚了,他怎么会变得这样……
  
  随着时光的流逝,我的伤痛渐渐的变淡了一些,哪知因为这个女人的到来,我平静的生活再次被打乱。
  
  一时间思绪万千,心乱如麻,我不知道那个女人给我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呆立良久,我忍不住拿起那张名片,上面的名字是苏莹,我犹豫了好久,最终还是拨通了她的电话。
  
  电话的那一头,苏莹的语气很平静,似乎知道我肯定要给她打电话似的,我尽量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问她什么时候有时间,她说随时都可以,于是我们相约下午三点在一家咖啡厅见面。
  
  下午苏莹如约而至,一身白色的礼服将她的高贵婉约的气质表现的淋漓尽致,我不由得有些自惭形秽,怪不得云潇对她如醉如迷,就连身为女儿身的我也在刹那间有些迷失。
  
  苏莹的眼睛有点发红,轻轻的端起咖啡浅浅的抿了一口,微笑着说:“我比你大几岁,你可以叫我苏姐。”
  
  “苏姐?哼,我可高攀不起!”我心中暗暗咒骂,苏姐,还不如叫苏妲己呢!
  
  苏莹不在意我的敌对情绪,她盯着眼前的杯子,轻声的说:“我的老公前几年出车祸去世了,给我留下了一个公司,而你的先生云潇就是在我的公司工作,说实话,他是个好人,如果不是他结婚的话,我也许会考虑他的!”
  
  我打断了她的话,冷冷的说:“人都抱上床了,现在再说这些还有意思吗?我已经和他离婚了,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跟他结婚!”
  
  苏莹的眼圈一红,哽咽着道:“我知道你很恨我,可是有些事情你不了解真像,云潇,”她顿了一下“云潇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而且你也不要再恨他了,因为,云潇已经去了,他已经去了两个月了……”
  
  “什么?”我霍地站了起来,一种巨大的伤痛瞬间将我弥漫,“云潇死了,他怎么会死的,这怎么可能?”我眼前一黑,虽然云潇活着的时候我对他痛恨无比,可是惊闻噩耗,我顿时傻了,原来恨之深,爱之切,我从不曾盼着他去死。
  
  苏莹强忍着泪水,扶着我轻轻坐下,慢慢的说出了一件令我无比震惊的事情……
  
  原来在我发现他们在酒店约会的前几个月,云潇就觉得身体不舒服,到医院检查之后发现竟然是绝症,而且只有不到两年的寿命了,云潇不忍心告诉我真相,因为他知道我的性子,那就是知道之后无论如何哪怕是倾家荡产也要帮他看病,如此一来,难免就要背上沉重的经济包袱,如果倾家荡产能把病看好那也罢了,关键是怕最后人财两空。思前想后,云潇决定对我隐瞒真相,对苏莹苦苦恳求,请求她配合自己演一场戏,那条短信也是他故意让我看见的,为的就是让我看见他出轨和他离婚,而把财产留给我和孩子,则是为了我们娘俩将来生活有保障……
  
  苏莹将一个档案袋交给泣不成声的我,轻轻地说道:“这是云潇的遗物,他去世之前让我务必交给你,里边有你们的财产清单,如果有下辈子,他一定会偿还你的,还有,他说他希望你能理解他,不要再去恨他,因为他从没有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姐姐,”我痛不欲生,一把抱住了苏莹,苏莹轻轻拍着我的肩膀,眼泪却无声的滑落……
  
  **公墓园区,我将一捧菊花放在了云潇的墓碑前,看着照片上的微笑的他,我的心再一次痛如刀割,云潇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真相,害得我对你那样误解?以至于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女儿拉着我的手,泪眼婆娑的问我:“妈妈,爸爸去哪儿了,他还会回来吗?”我紧紧的抱住孩子,强忍着快要滴下的泪珠,亲吻着女儿的脸庞:“宝贝儿,爸爸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不久的将来就会回来的……”
  
  (全文完)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