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一次婚宴的酸味

2015-09-11 05:4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春雪 阅读:786


  躺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他记着读中学的时候老师常说那种情况叫失眠,小的时候爸妈常说那种情况叫犯愁。老师失眠的时候就去校医那儿拿几片安定片,那次他感冒去校医那儿打针正遇上化学陈老师去拿安定片,说是自己晚上备课加班老爱失眠,来拿点安定片服用。当时他看见校医小刘用印着蓝字的小塑料药袋给陈老师装了两片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是在临睡之前服用,且每次只可服用一片。小校医的眼睛死死盯着陈老师的脸,仿佛想在上面发现什么,他小心翼翼恐怕出了啥事情。那时候他还不明白那位校医为啥那样子,后来听说一些人自杀通常习惯吃的那种药,才知道那种药的危险性。

爸爸哪,他还记得爸爸犯愁的时候,就爱喝酒吸烟,喝完酒就骂人.骂妈,骂他,骂姐姐弟弟,逮谁骂谁,骂的家里天昏地暗的。自己现在尝到失眠犯愁的滋味了,体会到大人的苦衷了。眼下文明了,爸爸似乎没有把骂人的基因遗传给他,遇上那种情况,他不吃安定片,也不骂人,大都用另外一种解决方式解决。那时候,他知道身边的妻子在假眠,那件事他们俩商议好几天了也没个结果,他知道她一定也在犯愁,他用手推了她一把,开始的时候她假眠不动弹,推了几次她就转过脸来,然后,他就趴她身上干起来。那天夜里,他接连干了两次,觉得浑身轻松了,心里也舒坦些了......
  
  说起来那些愁烦还是因为一次婚宴引起的。
  
  在一次婚宴上,他俩和他俩碰巧坐一桌。开始心里很紧张的,慢慢就放松了。心中不乏有种庆幸的情绪,和城里人坐一桌,多少沾点贵气吧,巧不巧能拣点个好事。
  
  人家开着豪华奔驰的城里人,在婚礼上一现身,真如鹤立鸡群一般,特别的耀眼。一看见那一家阔人心里就发痒。说起来两人是两桥家,他妻子和他妻子是堂姐妹,可两个人就像隔着一重天,他们一个是城里人一个是乡巴佬。
  
  看人家穿金戴银时髦靓丽财大气粗,看自己衣履粗陋神情黯淡倒有些寒碜,拿烟的手指微微发颤,端酒杯的手指微微发抖。
  
  来——来了,您——您都带着帽来的哪,这婚礼有了你们,显得特别光彩。他半开玩笑耐不住的率先与人搭讪。
  
  他似乎愣了一愣,然后微微笑了,双目直视着他说:“什么帽啊?瞎胡搞罢了,我那有你逍遥自在。”
  
  我那活路,都别人不带干的。他低头沉思了一会,抬起头强调似得加了一句。
  
  你现在干点啥?又顿了一会,他目视着他一本正经的问。
  
  心微微发颤,他感觉心跳加快了不少。
  
  有门,看表情莫非他想帮自己一把。村上有许多靠城里亲戚发迹的
  
  我.我没得干,跟人出点大力拜。
  
  是啊!你家的情况我都了解。我老岳跟我提过你的。
  
  你是......他微笑瞅着他,说了半句话,等他做自我介绍。
  
  奥!我这个是无名小辈,我岳父和你岳父是亲叔兄弟,他是老一枝,这边长枝,我岳父老三枝一边的。
  
  不要客气嘛。
  
  那,你岳父是三爷爷那边的大叔吧。
  
  是的。
  
  我岳父早就提过你,说你是把干活的好手,他说过让我帮你一把的。
  
  我那边,老公司门口正好有几间商铺。上户租家想去外地做大买卖。我想让你干。怎么样?
  
  唉,听说二妹在娘家的时候做过大厨?有证吗?那地势搞餐饮业最合适了,好多人争都争不到手。
  
  他眯缝着眼睛,满脸堆笑,歪头瞅着他,一副挺好奇的表情。
  
  怎么着,既然见面了,又坐了一桌,那就是缘分啊!我这个做姐夫的,也不亏是个城里人,我得表示表示作姐夫的样子。
  
  那,我得回家......话说了半截,觉的妻子用手碰了自己的胳膊一下。
  
  那......行行......就是......
  
  他们夫妻还真把那事当真事了,回家后做了好几晚上的好梦,睡不着觉两人美美的畅想自己的美好未来。那件事真像天上掉下的好事,不知祖上烧了几辈子好香。今儿算是遇上贵人了。以后,再也不用抛家舍业背井离乡去外地打工了。今后还可能多多挣钱,像滚雪球一样,钱越来越多,买房买车,去城里住,做城里人。自己不也是个中学生吗?村里好些读书时候成绩比自己差的同学都混了好事......自己就可以跻身高层人物行列。
  
  夫妻俩徜徉在美好的梦想里。
  
  回家后,半个多月过去了,那件事情一点音信都没有。
  
  两个人就商议了,那件事是什么事啊,咱自己的事,咱求人的事,那种事情总不能让别人求着咱。俩人买好礼物去看堂姐姐,想看看虚实。
  
  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才来,那件事我说是去给你说的,一直没空。你看你姐吧,成天忙她的化妆品店。
  
  他半眯着眼睛埋怨似的说。他的头发很亮,像刚打的发油,新理得偏分头。他看上去油头粉面的,有些滑稽。
  
  那,我得准备些钱吧。
  
  那,你当然得准备些钱了。那几间商铺是我们几家合伙的,过两天你先给我一万块钱,我去让让他们,他们都知道我和你有亲戚。一点不收是不可能的,少收点吧,他们总得给我一点脸面。
  
  行.行.行。点头如鸡啄米。
  
  回家的路上,觉得高兴,可又忽然心里有点拿不定主意。手里,这几年刚刚积攒了一万块钱,准备做点小生意。
  
  一百张百元大钞,整整齐齐用银行专用封款条包扎着,一把甩出去了。
  
  拿钥匙的时候,风云突变。
  
  那商铺,人家转租了。怎么着?合同不到期,他走我也不罚他钱。他是租给他小舅子了,我去问,还没开口那,人家是软硬兼施,又要请酒又要动刀子,我自己的房子我都不敢说话。
  
  奥,还有,你的那钱,都让我喝酒了。原以为那事就成了,可后来,谁知道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这时候,他妻子走上来埋怨丈夫。就知道喝,就知道喝,一天不喝就得死,把亲戚朋友都得罪尽了啊。
  
  说着,掏出手绢拭眼睛。
  
  堂姐哭着出去了
  
  我这次新公司开业,咱亲戚送礼的可多了。最多的送五六万,你已经不错了,送了一万,今后来城里有事一定多给你照顾。他往他俩面前杯子斟上茶水,风趣的说。
  
  不是常言说的,城里人金贵。有了我这门子城里亲戚,圈子里的亲戚都又是捧又是宠的,搞得我心里都很过意不去。
  
  看见他说这句话的时候,面呈得色。
  
  俩人听他说话前言不搭后语的,都沉默不语。
  
  那个事吧?我想着就是了,一定想办法给你办,我一定把你们弄到城里来。
  
  他像刚喝了酒,说这句话的时候,舌根子稍微有点发硬。
  
  实在对不起啊!你姐从来不让我管钱,那万儿八千的人民币经不得我手,到手就没。城里人吗,朋友自然多,酒场也就多了。
  
  说这句话时他双手合十,对着他做了两个揖。
  
  还小声咕哝了句仨钱的不和俩钱的打交道。
  
  他听明白了,自己那积攒好几年的一万多元钱没了,或者说打水漂了,或者说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了。
  
  那天晚上,不知什么时候睡着的。醒的时候,天刚麻麻亮.他发现妻子不见了,他以为妻子下地干活去了。
  
  他找了两天也没找到妻子,所有亲戚朋友的家都找遍了也没找到。
  
  他正着急那,岳父岳母来家了.
  
  岳父递给他一沓钱,一百张红崭崭的百元人民币大钞一张不少。岳父悄悄告诉他,钱,人家还回来了,也递过话来了,他说他不喜欢穷亲戚,今后离他们远一点。人还说,他在城里住惯了,身边都是有资格的人,她不愿意和低层面的人聊天,不是看亲戚的脸,那钱就不给了,作为精神损失。
  
  他讲什么你没资格和他说话来。
  
  你是赶着和他聊天了。岳父小心翼翼地问。
  
  他惭愧的低下脑袋,怯怯的点了点头。
  
  那王八羔子太不是人,今后见了面可要防着点。岳父和蔼的提醒他。
  
  你也别把那事当个事,咱乡下人怎么了,咱性子直没有歪心眼,比他强。他听出来岳父是在安慰自己。
  
  我女儿出去打工去了,她说她心里烦,最近不要打扰她,她想一个人在外边干些日子。
  
  过了一个星期,妻子给他打电话,她说她找了份工作,也给他找了份工作,让他快点去,他们一定多挣钱,别让人看不起了。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