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魅惑铃铛

2015-03-28 20:42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当年北乔峰 阅读:7935

  昏暗的屋里,一缕阳光透窗照了进来。也照在一个铃铛上,铃铛在阳光的照耀下发着金灿灿的光。
  
  水如天望着铃铛,心情甚是得意。得意的时候,总是要喝一杯上好的“铁观音”。
  
  屋外响起了脚步声,门开了,走进来两个人。一个身材瘦俏,满脸麻子,另一个身材肥胖,浓眉小眼。两人毕恭毕敬站在水如天面前,水如天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口,又轻轻的将茶杯放到桌上,斜眼
  
  望了一下他们,缓缓地道:“你们想发财吗?”麻子脸道:“回水先生的话,发财这种事,小的做梦都想!只是没机会嘛!”浓眉小眼的人也道:“回水先生的话,发财这种事,属下不做梦也想呀!”
  
  水如天点点头,指着桌子上的铃铛,道:“看到没?这个铃铛可是无价之宝啊,据说是当年魅惑姥姥降妖伏魔的法器。里外共有三十六个字,每个字都价值连城啊!最要命的是这个铃铛纯金所铸呀!”
  
  水如天喝了口茶,故意叹了一声气,又道:“要不是工人们逼着我要工资,我怎么舍得卖这个宝贝呢。今个儿找你们来,是想让你们为我跑一趟腿。事成之后每人给三十万,如何?”两人两眼发亮,双
  
  双跪到水如天面前,两人高兴的心情不言而喻。水如天冷哼一声,道:“不要高兴得太早,事成之后有钱给你们,若是办砸了你们的小命可就没了。”两人此时只想着三十万,也不管小命丢不丢。水如
  
  天说什么,两人都点头答允。
  
  水如天把铃铛放到一个红皮箱里,交给麻子脸,缓缓道:“你们千万不要走漏风声,往西二十里有座山唤作牛头山,你们走到山口就会有两个人出来接应你们,这时候就需要对暗号了。对方说‘不是野火烧不尽,’你们应对‘春风不吹乃发生’,这便成了。否则,你们会命丧当场。明白吗?”
  
  两人同时点头,丝毫不敢含糊。
  
  月夜,月光如银铺洒地上。
  
  月光下,走着一个人影。正是那个麻子脸,只见他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向豪华住宅走去,来到豪华住宅门口,轻轻在铁门上拍了三下。门开了,露出一个凶神恶煞的脸来,麻子脸叽咕几声,最后随
  
  凶神恶煞的脸来到院内。院内灯火齐明,几十名粗壮汉子分立两边,正中央的檀木椅上斜斜的坐着一个虬髯秃顶的独眼汉子,蒲扇也似的手里玩弄着两个钢珠。麻子脸向前深鞠一躬,道:“刀爷真是好消息呀!水如天得了一个宝贝,叫做什么魅惑铃铛,纯金打造,他让我跟牛春风到牛头山给他跑趟腿,完了他要给我三十万。我一个人心里没底,所以我来找刀爷商量商量。”
  
  刀爷哈哈大笑,道:“水如天那个老东西又想什么花招骗人,他三天后不给兄弟们工资,我朱老刀就活剐了他!”
  
  麻子脸小声道:“这回是真的,因为买他宝贝的人是唐财。”
  
  朱老刀玩弄钢珠的手,忽然停止。歪头看了一下麻子脸,道:“关麻子你可肯定?”
  
  关麻子点点头。
  
  朱老刀忽的站起,朗声道:“兄弟们明日牛头山抢宝贝!”
  
  院内一片欢呼。
  
  春风春来,山野朗润。牛头山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弯曲的山路上走着两个人,一胖一瘦,正是关麻子和牛春风。
  
  他们走到山口,只见一个红衣人戴着鬼脸面具,站在一块巨石上。牛春风对关麻子道:“老关,水如天说是两个人,怎么只有一个呢?”关麻子心想:“这弄不好是朱老刀的人,先不管他,先对对暗号再说。”于是对红衣人说:“朋友开始对暗号吧!”红衣人道:“好!牛头山上出太阳!”
  
  牛春风一惊,叫道:“暗号不对!”关麻子笑道:“跑回家去抱姑娘。”红衣人突然仰天长啸,旁边草丛中飞出一道红影,也是一个戴鬼脸面具的人。石头上的红衣人道:“暗号不对!杀无赦!”
  
  另一个红衣人道“嗯。”
  
  牛春风扔下红皮箱子,扭头便逃,石头上的红衣人腾空而起,向牛春风凌空击了一掌,掌风凌厉,透过牛春风后背,胸前掼出,牛春风倒地身亡。关麻子不由一惊,也想逃走,忽然衣领一紧,已被红衣人提了起来。另一红衣人道:“留条活口!让他给水如天带个话,告诉水如天想要魅惑铃铛的话,让他亲自到黑风峡来。”那个红衣人像扔垃圾一样,将关麻子扔到一边。另一个红衣人向地上一抓,那红皮箱子竞自跳到他的手中。这一切关麻子都看在眼中,心想:“他妈的朱老刀你在哪呢?”昏暗的屋里,一缕阳光透窗照了进来。也照在一个铃铛上,铃铛在阳光的照耀下发着金灿灿的光。
  
  水如天望着铃铛,心情甚是得意。得意的时候,总是要喝一杯上好的“铁观音”。
  
  屋外响起了脚步声,门开了,走进来两个人。一个身材瘦俏,满脸麻子,另一个身材肥胖,浓眉小眼。两人毕恭毕敬站在水如天面前,水如天端起茶杯轻轻的抿了口,又轻轻的将茶杯放到桌上,斜眼
  
  望了一下他们,缓缓地道:“你们想发财吗?”麻子脸道:“回水先生的话,发财这种事,小的做梦都想!只是没机会嘛!”浓眉小眼的人也道:“回水先生的话,发财这种事,属下不做梦也想呀!”
  
  水如天点点头,指着桌子上的铃铛,道:“看到没?这个铃铛可是无价之宝啊,据说是当年魅惑姥姥降妖伏魔的法器。里外共有三十六个字,每个字都价值连城啊!最要命的是这个铃铛纯金所铸呀!”
  
  水如天喝了口茶,故意叹了一声气,又道:“要不是工人们逼着我要工资,我怎么舍得卖这个宝贝呢。今个儿找你们来,是想让你们为我跑一趟腿。事成之后每人给三十万,如何?”两人两眼发亮,双
  
  双跪到水如天面前,两人高兴的心情不言而喻。水如天冷哼一声,道:“不要高兴得太早,事成之后有钱给你们,若是办砸了你们的小命可就没了。”两人此时只想着三十万,也不管小命丢不丢。水如
  
  天说什么,两人都点头答允。
  
  水如天把铃铛放到一个红皮箱里,交给麻子脸,缓缓道:“你们千万不要走漏风声,往西二十里有座山唤作牛头山,你们走到山口就会有两个人出来接应你们,这时候就需要对暗号了。对方说‘不是野火烧不尽,’你们应对‘春风不吹乃发生’,这便成了。否则,你们会命丧当场。明白吗?”
  
  两人同时点头,丝毫不敢含糊。
  
  月夜,月光如银铺洒地上。
  
  月光下,走着一个人影。正是那个麻子脸,只见他蹑手蹑脚,小心翼翼向豪华住宅走去,来到豪华住宅门口,轻轻在铁门上拍了三下。门开了,露出一个凶神恶煞的脸来,麻子脸叽咕几声,最后随
  
  凶神恶煞的脸来到院内。院内灯火齐明,几十名粗壮汉子分立两边,正中央的檀木椅上斜斜的坐着一个虬髯秃顶的独眼汉子,蒲扇也似的手里玩弄着两个钢珠。麻子脸向前深鞠一躬,道:“刀爷真是好消息呀!水如天得了一个宝贝,叫做什么魅惑铃铛,纯金打造,他让我跟牛春风到牛头山给他跑趟腿,完了他要给我三十万。我一个人心里没底,所以我来找刀爷商量商量。”
  
  刀爷哈哈大笑,道:“水如天那个老东西又想什么花招骗人,他三天后不给兄弟们工资,我朱老刀就活剐了他!”
  
  麻子脸小声道:“这回是真的,因为买他宝贝的人是唐财。”
  
  朱老刀玩弄钢珠的手,忽然停止。歪头看了一下麻子脸,道:“关麻子你可肯定?”
  
  关麻子点点头。
  
  朱老刀忽的站起,朗声道:“兄弟们明日牛头山抢宝贝!”
  
  院内一片欢呼。
  
  春风春来,山野朗润。牛头山郁郁葱葱,生机盎然。
  
  弯曲的山路上走着两个人,一胖一瘦,正是关麻子和牛春风。
  
  他们走到山口,只见一个红衣人戴着鬼脸面具,站在一块巨石上。牛春风对关麻子道:“老关,水如天说是两个人,怎么只有一个呢?”关麻子心想:“这弄不好是朱老刀的人,先不管他,先对对暗号再说。”于是对红衣人说:“朋友开始对暗号吧!”红衣人道:“好!牛头山上出太阳!”
  
  牛春风一惊,叫道:“暗号不对!”关麻子笑道:“跑回家去抱姑娘。”红衣人突然仰天长啸,旁边草丛中飞出一道红影,也是一个戴鬼脸面具的人。石头上的红衣人道:“暗号不对!杀无赦!”
  
  另一个红衣人道“嗯。”
  
  牛春风扔下红皮箱子,扭头便逃,石头上的红衣人腾空而起,向牛春风凌空击了一掌,掌风凌厉,透过牛春风后背,胸前掼出,牛春风倒地身亡。关麻子不由一惊,也想逃走,忽然衣领一紧,已被红衣人提了起来。另一红衣人道:“留条活口!让他给水如天带个话,告诉水如天想要魅惑铃铛的话,让他亲自到黑风峡来。”那个红衣人像扔垃圾一样,将关麻子扔到一边。另一个红衣人向地上一抓,那红皮箱子竞自跳到他的手中。这一切关麻子都看在眼中,心想:“他妈的朱老刀你在哪呢?只听得西首“嗖嗖”两响,一位手持乌梢软鞭的黑衣女子,迎风而来。手起鞭落,已将一名红衣人打倒,另一红衣人挥掌拍去,黑衣女子侧身避过,软鞭又一挥,蛇也似缠在红衣人脖子上。黑衣女子冷冷道:“谁派你们来的?说了饶你们一条狗命!”那红衣人伸出舌头,用力一咬,头一歪,已是不活了。倒在地上的红衣人,见同伴已死,也挥掌朝自己拍去,挣扎两下,也不动弹。关麻子甚是心惊,急忙装死。黑衣女子再一挥鞭,把红皮箱子卷了起来,纵身几个起落,已无踪迹。
  
  过得良久,山路上人声嘈杂,一班人马乌烟瘴气,摇摇晃晃,向牛头山而来。关麻子爬起来细细一看,正是朱老刀的队伍。慌忙起身,向人群跑去。朱老刀见关麻子这幅狼狈样,不由大笑起来,道:“关老弟怎么这副模样?水如天的宝贝呢?”关麻子也顾不得拍去身上的土,喘着气道:“刀爷休要取笑!铃铛先是被黑风峡的人抢去,结果又被一名手持软鞭黑衣女子抢了去。也向黑风峡方向而去。”
  
  朱老刀的人群开始攒动,交头接耳。朱老刀闭着眼,开始玩弄他的钢珠,少顷,睁开独眼,乜斜了一下关麻子冷冷道:“那么与你一道的牛春风呢?是不是见了阎王?”关麻子先是一怔,慌忙点头道:“是呀,刀爷果然料事如神啊。”朱老刀一把揪起关麻子,怒道:“想不到你小子才是水如天的奸细,老子先活剐了你!”关麻子惊慌大叫,直呼冤枉。朱老刀冷哼一下,道:“你冤枉?为何牛春风死了,你却活的好好的?”关麻子委屈道:“我活着有错吗?他们留我活下来是给水如天带个话。”朱老刀道:“什么话?”关麻子笑道:“刀爷你先把我放开,揪得我难受。”朱老刀松了手,嘴一撇道;“谅你也逃不出我的手心,快说什么话?”关麻子道:“是让我告诉水如天,若要魅惑铃铛,让他亲自去黑风峡。等黑衣女子来了,结果把他们打挂了。刀爷我说的句句属实啊。”朱老刀皱起眉头,使劲拍拍自己的光头,吐了一口痰。在人群中,喊了声:“何鸿鹄你出来!”
  
  人群中走出来一个眉清目秀的青年,向朱老刀施了一礼,低着头道:“刀哥请吩咐。”朱老刀道:“你分析分析是谁抢走了铃铛呢?”何鸿鹄依旧低着头,道:“依小弟看这是水如天在故弄玄虚,刀哥你想,倘若水如天真有魅惑铃铛这个宝贝,他怎么会让别人知晓呢?他这么做一定另有所图。”朱老刀道:“那他图什么呢?”何鸿鹄道:“小弟也说不好,他欠我们的工资,我们却占了他的住宅,他一年来都没动静,这时却拿出来个魅惑铃铛来招摇撞骗。刀哥不觉得有些异常么?”朱老刀道:“嗯,有道理。莫非他要耍诡计来夺回他的住宅不成?”何鸿鹄道:“要不我们转身回去,向他直接要工资去!”朱老刀捏了捏鼻子,道:“工资我要,铃铛我也要!弟兄们既然跟着我混,我就要带弟兄们混出样来。水如天想要房子,没门。”人群一片欢呼。这时,牛头山上响起一阵清脆的铃声,众人极目望去,但见一黑衣女子,站在山顶,手中摇着一个金灿灿的铃铛。朱老刀,关麻子及人群一阵欢呼。朱老刀下令;“抢!”
  
  人群发疯似的涌上牛头山,只有何鸿鹄站在当地,没动。眼见,众人冲至山腰,山顶一阵闷响,滚石如雨没过人群,惨叫连连,血肉横飞。
  
  那黑衣女子女,纵身一跃,瞬间来到何鸿鹄面前,将铃铛往地下一扔。何鸿鹄慌忙跪下,道:“小何参见唐帮主。”那女子笑了起来,却是男人的声音。笑罢,道:“嗯,事已办妥,速去找水如天领赏!”何鸿鹄道:“是。”
  
  豪华的住宅,水如天已坐在檀木椅上,慢慢的品着“铁观音”的香味。一张光滑的茶几上,放着两个金质的茶杯,茶杯里自然盛着上好的铁观音,缕缕清香缓缓飘散。
  
  门外,铃铛响起,水如天拍了三下掌,接着就走进两人,正是何鸿鹄与唐帮主。水如天站起向他们施了三礼,道:“唐帮主神功盖世,就是魅惑姥姥再生也不是对手啊!”
  
  唐帮主道:“水先生过奖了,你给我钱我替你消灾嘛!要不是黑风峡的人出来作梗,我早送朱老刀这帮乌合之众见鬼去了。要不是何鸿鹄老弟拖延时间,在就让关麻子把他们带到白群山那了!”
  
  水如天缓缓道:“至于收拾白群山那是早晚的事!到时候还要劳烦唐帮主啊!”唐帮主笑道:“只要水先生给钱爽快,我自然办的满意。”水如天道:“按我望湖门的规矩胜利了就要用金盏痛饮铁观音,来来我先干为敬。”说罢一饮而尽。唐帮主拿过金质茶杯两眼发亮,先是抚摸良久,才一饮而尽。在一旁的何鸿鹄也喝干杯中之茶,又将茶杯慢慢放到原处,默默地站在一旁。
  
  水如天脸上乐开了花,戴上一双手套,在里屋拿出一个木盒来。轻轻打开,双手捧出一个通体乌黑的铃铛,乌黑的铃铛上刻着诡异的花纹,在灯光下闪着黑黝黝的光。水如天得意道:“这才是真正的魅惑铃铛!唐帮主你不妨瞧瞧!”唐帮主眼露贪婪,也双手捧起仔细观瞧。忙点头,道:“果然是真品,乃乌金所铸,好好......”第三个“好”没说出来,口喷鲜血,倒地而亡。何鸿鹄仍在一旁默默站着。
  
  水如天收敛了笑意,冷冷的道:“你喝了我的毒茶为何没事?”何鸿鹄低着头道:“因为你的毒对我来说没有作用!你最得意的时候你就已经在地狱里了。”水如天的脸开始扭曲,豆大的汗粒低了下来。气喘吁吁道:“你究竟是谁?”何鸿鹄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露出一张苍老的脸来,道:“魅惑铃铛主人白群山。”水如天瘫软在地,喃喃道:“喝了我的毒茶,你还能活?”白群山也一口鲜血喷将出来,倒退两步,抢过地下的魅惑铃铛,运足劲力向水如天掷去,水如天避过,正当水如天得意之时,门外红影一闪,一柄短剑插入水如天咽喉。红影人又将白群山踢倒,抓起地上的魅惑铃铛,狂笑着走出屋去......
  
  后来,有人说魅惑铃铛落在了一个红衣疯子的手里,那疯子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据说他是满脸麻子。
  
  (全书完)

猜你喜欢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