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终是为你倾尽天下,覆了乱世繁华(三)

2015-01-08 20:03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白衣沽酒綺羅生 阅读:1914

  (三)
  
  再度醒来,我成了一头雪狼,真正应了那前世的孤独。
  
  寻着记忆,我一路昼伏夜行,不远千里去找无印大师。
  
  当我满身是伤,一瘸一拐地来到护国寺山门前时,无印大师竟然微笑着等在哪里!
  
  我疲累至及,晕倒在无印大师脚下时,恍惚中看见无印大师笑着将我抱在怀中,走进了护国寺!
  
  之后的日子,我日日陪伴着无印大师,听他讲经,念佛,渐渐地无印大师用那慈悲无边的佛法洗去了我转世后的杀伐戾气!心性竟然清明了悟不少,那前世对你的相思成狂也淡也许多,沉淀成了刻在心底的爱!
  
  有时也会觉得这样平静的日子为偿不是一种奢求!
  
  可我始终不曾忘我的目的。
  
  我拼了命似的日夜不停的修练,用那修练来减少那漫长而孤独、寂寞而煎熬的三百年时光。
  
  一百年后,已然快三百岁的无印大师也羽化成仙。
  
  看着佛龛中那些无印大师羽化后留下的舍利子,我心动了,犹豫挣扎始终敌不过它带给我的诱惑。我悄悄地将爪子伸向了佛龛。
  
  吞下舍利子的我化成人形,比普通的妖族整整提早了两百年!
  
  我向其他妖族打听你的消息,可他们却告诉我,魔界并没有什么少主!
  
  我说不可能,画了你和魔君的画像让其他妖族的人帮我寻找!
  
  他们都劝我不用妄想,魔界向来是高高在上连天界都要让其三分,且历来与妖族是水火不溶的。
  
  我的法力根本对抗不了魔界强大的术法结界。
  
  我徘徊在魔界,迟迟不肯离去。他们警告我如果我再不走,明年的今日就是我的祭日!
  
  “祭日!”我想,我的祭日你一定会去给我上香的。
  
  于是,我日日夜夜守自己的皇陵旁,等待你的出现!
  
  第一个祭日,我兴冲冲的站在皇陵前张望了一天,只见到了那些后代子孙们盛大的祭奠!
  
  第二个祭日,我在大雨中淋了一夜,蜷缩在树下,躲避着那妖界对雷劫与生俱来的恐惧!
  
  第三个祭日,我搂着一坛子酒,与皇陵中的自己对饮一夜,醉的一塌糊涂。心痛的无以复加,干嚎着却流不出眼泪。
  
  同族告诉我,妖族和魔族是没有眼泪的。我不相信,我明明看见过你总是流泪的。
  
  你不管是高兴还是难过都可以轻而易举的流泪!
  
  清醒后我突然发现,我与你分别似乎已经一百年了!
  
  我笑的像哭一样凄厉。
  
  是啊,一百年了,只怕我那些后代子孙都不记得我的样子了,你也不可能去祭奠我一百年吧!我一直以为与你分别不过昨日,却一眨眼已过百年,前世种种早已物是人非,而今,你是不是也把我忘了呢?
  
  我一直不相信当初你是骗了我的,可现在我想要找你,你却仿佛从这三界之中消失了似的。你究竟是谁?你陪伴了我三年,难道都是假的?我不相信,不可能,这不是真的?不是!
  
  直到有一天,我拿着你的画像继续在妖界寻找。一个自称见过你的人出现。
  
  我去了那人府上,那天下了大雨,就像我那缺失了一百年的泪。
  
  原来,那人是蜂王,一身金光闪闪的外袍恨不得全用金子织布做成。
  
  他也是在百多年前见过你,他给我讲了你的故事:
  
  “那个时候的他刚成形不久,在练习术法,那术法练的真叫一个烂,一个穿墙术竟然能练成我们蜂族的召唤术。”蜂王笑着回忆起那仿佛久的连他都记不清是多少年前的事一般。
  
  “我见他的第一眼也愣了,他的确是个大美人,不愧是狐族的人!天生为妖却清而不魅,可真是妖族的绝色啊。和画像中的一样!”蜂王指了指画像中的你若有所思。
  
  “他是狐狸?”我自言自语,原来,我竟从未看透过你吗?你对我缘何薄情至此?
  
  “你不知道?”蜂王有些诧异。
  
  蜂王径自端了手中的酒杯饮了:“他是狐族长老隐修的义子,整天在狐族勾引良家妇女,惹了众怒,只要他一上街就有人跟在后面喊打,也是狐族难得一见的盛景,最后被逼的呆在府中不敢出来。”
  
  “那后来呢?”我笑问,心间一番酸涩难抑,前世今生,我对你而言究竟算得上什么?我要去向谁讨回这笔情债?
  
  蜂王大笑:“后来,我调戏了他,被狐族的人追了整整三年,最后,被赶出了狐族的领地!”
  
  我终于忍不住也笑了起来,笑的苦涩无比,这才真正的你吧,至纯至性,待人皆用的皆是真心!眼前这个大大咧咧的蜂王竟也是痴人一个!
  
  “哎,说说你怎么认识他的?”蜂王懒散的靠在椅子上,翘起二郞腿扭头问我。
  
  两个同病相怜的人各自说出那个隐藏在心中长达百年之久的关于同一个人的秘密。
  
  只待今生重逢时,奈何从来不识君!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