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剑魂,关魄

2014-12-16 20:34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白衣沽酒綺羅生 阅读:1873

  我是一缕剑魂,在这处雄关里呆了整整三千年了,看时光一点点的将城墙斑驳,刻下那几乎没人记得的历史沧桑!
  
  我的记忆久远到连自己都记不得了。但我记得我的第一个主人,他叫蒙恬,出身名将世家,他带着我穿梭于那黄沙满天旌旗蔽日的战场,征战天下!
  
  金戈铁马的生涯,我的利刃滑过乱人的身驱,砍下了他们的头颅,刺穿了他们的心脏!
  
  我曾经极度厌恶那种浓浓的血腥味,我怕我会嗜血成性,那种让人疯狂的东西饮多了会让我上瘾!
  
  可每次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会坐在月下,仔细地擦拭着我沾染的血色,让我重新闪出令人胆寒的银光!他会对我说话,说那些永远埋骨沙场的兄弟;说那可人的新婚妻子;说那刚会叫父亲的孩子;说那个他会永远保护并忠于的兄弟,秦国的王!我知道他是极爱我的!
  
  我能感觉到他的孤寂和心中的苍凉,雕金的战甲掩不住他的孤寂,心中的悲伤,显赫身份之下的苍凉。数十万兄弟把酒壮行,开赴沙场,只一日便有多少的壮士马革裹尸,忠骨埋地,那些鲜活的生命一个个远去,只留下残缺的灵魂追着引路的沉香飘飘荡荡,苦寻旧路回乡!
  
  二十年!他独步沙场,扬剑立马,一袭战袍,一柄利剑杀的敌人魂飞魄散,闻风丧胆,终成为了一代血衣军神,不败神话!
  
  终于,他实现那个秦国梦寐以求睥睨天下的愿望,四海一统,五方称臣,雄霸天下,建立了历史上前无古人的庞大帝国,那个人给自己起了个震惊史册的名字——秦始皇!古往今来,自始之皇!国祚绵长,帝位万代是他的下一个愿望!
  
  之后,我过了一段没有烽烟的太平日子!因为王要主人去修驻城墙!
  
  百万民夫,背井离乡,母哭子啼,浩浩荡荡,不啻于出征将士们的悲壮,处处离相殇,一路走向无尽的未知和注定的死亡!
  
  多年之后,一条雄关绵延万里如落入凡间的巨龙盘踞在帝国的边疆,挡住了数百万敌军的铁骑,压垮地无数征夫的脊梁,掺杂着几乎所有父母的悲痛和妻子儿女的血泪日日夜夜地守望着故乡。
  
  自从那位血衣军帅殒落之后,我几经辗转被埋葬在这雄关的尽头,眺望故乡,孤枕边关的冷月寒霜,听胡笳羌笛,看塞雁高飞,只是再也回不去那熟悉的地方!
  
  秦家的天下,铁壁般的帝国没有皇帝想像中的久长,甚至短暂到来不及看清它的辉煌!
  
  骨肉残杀比烽烟铁骑,四起的战火更能快速地摧毁这个强大帝国的心脏,这个让世人战栗、曾经统御四方的帝国瞬间淹没在阿房宫那漫天的火光中,所有的光华和辉煌在刹那间付之一炬!空余百丈繁华尽头的灰烬,沉积在那帝国的心脏上!
  
  那片主人倾尽一生守护的土地时不时的就会战火燎原,鲜血四溅。看尽了杀戮和鲜血我的魂开始渐渐冷酷,淡然!笑看生死一念!
  
  雄关外的草原上无数的铁骑贪婪地盯着中原那片笙歌漫舞的繁华之地,温柔之乡!
  
  码头尽的戈断旁那些饥饿的生灵两眼放光地只看见了数不清的黄金珠玉,绫罗锦缎!
  
  岁月寥落,唯独不曾变过的是日升月沉和漫长的孤独以及那夜夜哭嚎着想要回乡的魂魄,只是即使是回去了,那记忆中的故乡已非昨日模样,徒增悲伤!回与不回已无甚分别!
  
  大约数千年之后,一个草原上的英雄跨马挥刀再次统一了四方,他的战马从那雄关下经过,我心血沸腾,沉寂了千年的感知再次被唤醒,那个人身上有主人熟悉的气息。
  
  他麾下的铁骑,势如破竹,硝烟漫卷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从此我知道了这个世界上有数不尽的国家。在广袤的欧亚大陆上,他已经成了战无不胜的神!开天辟地以来从未有过。
  
  我身边的疆土开始无限制的扩大,我所在的雄关开始慢慢地缩小,最终成了他脚下的一道风景,开始有形形色色的人来往穿梭于雄关厚重的关门下,我失去了守护的作用,伫立城头笑看人间万千风景!
  
  雄关似乎也挺高兴,从他建立那日起,我只见过他悲伤的表情,紧蹙的眉间描画了太多的离合悲苦,唯独没有快乐!他日日夜夜矗立在这疆土的尽头,丈量着生与死的距离,怀抱着徘徊的孤魂,看着同样的生灵间相互残杀。他的身上承载了太多的怨恨和血迹,以致于那城墙都染成了夺目的朱红,侧耳犹闻战马悲鸣,残剑呜咽,龙旗燃烧的噼啪声!
  
  他第一次和我说话:“这种感觉真好!”
  
  苍桑的声音中透出一丝感情!
  
  “是啊,我的血好久没有这么沸腾过了,他真的像极了主人!”我望着那遥远的彼方,那个自称为成吉思汗的人,我有一种想追随他而去的冲动!
  
  雄关极度地鄙视了我一通:“你除了吃火喝血能不能做点别的?”
  
  我心情极好,不和他一般计较,随口问:“难道你不想追随那人而去?”
  
  雄关用更加鄙夷的目光将我上下打量了一番,不作声!
  
  我一愣,随即将我憋了一千的笑声一次性地补偿了回来:“也对,就算你想去,也得去的了才行啊!可真是悲哀啊!”
  
  我取笑他,这一千多年来,我除了听他叹了一千年的气之外,连一个字都没听他说过,就只有我自己跟自己说了一千年的话,讲了一千年主人的故事和所见所闻,连那厚厚城墙拐角都能长出茧子了他依然一声不吭。
  
  我有一种快要疯掉的冲动!
  
  除了那次看那战火在身边燃起,情绪激动地看那笨蛋将领将数万的生命带往死地,忍不住破口大骂的时候,雄关意外地说了两个字:“白痴!”
  
  那是他第一次说话,也是我头一次竟然发现他也是个有灵魂的东西,吓地我的差点从那百尺墙头上栽下去。我这才突然想起来,这雄关似乎和自己是同一个主人,只是这家伙从来不曾开过口,我一直当他是死物而已!
  
  以后的岁月,我大失所望,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能开口陪自己说话的,却一千年来只说过两个字!
  
  而现在,他好不容易说了一句完整的话,而且还是一千年来最多的一句,我能不开心激动吗?这千年难得的揶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
  
  雄关不再看我,嘴里挤出两个字:“白痴!”
  
  我幻想着:“如果他能回来把我带走该多好!”
  
  雄关继续打击着我:“神经病!”
  
  “我将会随他征战四方,君临天下!”我慷慨激昂地做出主人出征前高举利剑,振臂高呼的动作!
  
  几年来,总会有各国的行商停留在雄关下歇脚,唾沫横飞地讲述那人如何胸襟开阔,气度恢宏,他怎样用深得人心的姿态统御着他那每天都在膨胀的帝国!
  
  于是,在那些人的顶礼膜拜和如神般的仰视中,我也开始为那人的每一步推进而感觉愉快和高兴!
  
  雄关:“异想天开!”
  
  “四个!”
  
  “你在数什么?”
  
  “五个!”
  
  ……
  
  雄关恨恨地看了我一眼,直接不再开口!
  
  我又一阵大笑:“你今天居然连着说了这么多话?可真是千年奇观呀!只可惜,这千年奇观只有我一个人欣赏!”
  
  那人短暂的生命戛然而止,令我一阵惊愕!
  
  他死在出征的路上,回来时白幡闭日,将士落魄,零零落落!
  
  我有好一段时间伤心难过,雄关倒是时不是地安慰着我!
  
  残酷的时光渐渐在雄关身上刻下了抹不去的痕迹,那些烽烟,攻成梯,战火,火炮无一不是能毁坏雄关的利器,雄关在那些越来越厉害的武器中伤痕累累,让我这个过惯了剑口添血生涯的灵魂也止不住地惊心。
  
  那些伤痕不会修复,只会越来越深,渐入骨髓!
  
  我开始替雄关担心了起来!毕竟我们出自同一个主人,相伴千年!
  
  如此下去,他很快便会变成一堆废墟!
  
  可我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次次重复,同样的一幕发生,感受着雄关身上那刻骨的生疼!无能为力!
  
  我突然开始痛恨战争,厌恶那让自己上瘾的烽烟!
  
  终于雄关在无情的战火和岁月中很快苍老,那绵延无尽的身驱开始倒塌,断裂,长满枯草。
  
  那飞在天下可以扔下爆炸东西的武器叫飞机,它就像一个横扫天下,威力无比的死亡之神。只要是它飞过的地方,所有生灵万物俱会化为飞烟。每次那叫炸弹的东西在我头顶上爆炸,我都忍不住颤抖,蜷缩着仅有的魂体躲在雄关的怀抱中,而雄关只是一声不吭地用自己渐渐消失的身躯护着我!
  
  直到鲜艳的旗帜飘满整个大地,我依旧陪伴在雄关身旁,这时的雄关已经不在了,只剩下破旧不堪的躯壳和时隐时现的断壁残垣,随处倒塌的青砖上长满了一片翠绿和生机,平坦的大地在雄关身上铺展开来,通向我们从未听说过的远方!
  
  日复一日,无始无终,我一直守护着雄关,他那雄壮和身躯在我记忆中开始模糊起来,我知道我老了,我感觉到了自己的身躯在日渐腐朽,连说话都有些吃力。
  
  可是我依然在像个碎嘴的老头子般絮叨着讲着数不清已经讲了多少遍的有关主人的故事,因为那是我们共同的记忆。
  
  我怕雄关会孤独,虽然他几千年来也不曾说过一千个字,可我知道他依旧会感到寂寞。
  
  在我再也看不见日出的时刻,我用尽自己最后一点力气对雄关说出了数千年来最后一段话:
  
  终于不用再呆在这儿了!
  
  几千年了,我累极了!
  
  终于可以休息了!
  
  在另一个世界,我一定会去找你!
  
  哪怕再找上几千年,我也会去!
  
  一定去!
  
  我们相守了数千年,
  
  怎么可以分开!
  
  分开了我会更寂寞的……
  
  死亡的感觉……
  
  真好!
  
  真……好……
  
  从此之后,我就会彻底地从这个大地上消失,像那片土地上燃烧了数千年的烽火硝烟一样,淡出人们的记忆,淡出时间,淡出历史,烟消云散……
  
  我们存在了数千年,为那脆弱的生灵抵挡了数万次的灾难,最后却无人记得!
  
  悲哀,抑或淡漠!
  
  就此全部翻过,不会重来!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