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我的悲观主义哲学

2014-07-24 19:17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若然 阅读:636

  
  很多年来半懂不懂地看一些哲学著作,我知道要明白人生真理的真谛,需要坚忍不拔的探索精神。我没有,我只是一个在人生路上散漫游走的幽魂,心是一扇打开的门,纷纭凡尘不请自来,风雨,日月,雨水,太阳,忧伤和欢喜,爱或者恨。在精神国度里我是微弱的,我仰慕精神上的强者,他们举起火把,烛照长夜。我理解哲学与人生的关系,没有理性的洗礼,我们头脑一片浑沌,所以我喜欢思考,仰慕苦恋真理,执着探索人生。
  
  自从我学会思考的那天起,我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悲观主义者。我总觉得人生是一场悲剧,在这片固有的土地上,有多少人生来又死去,有多少人默默一生,有多少人无为一世。除了那些流芳百世的王侯将相、美人英雄,其他人都只是一颗稍瞬即逝的流星,生命一旦结束,便不留一丝影踪。想想我们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埋藏有无数的尸骨,可是有谁又记得他们?他们的生,他们的死,被时代所忽略,被历史所遗忘,没有任何遗迹可寻,我不知道那与从未存在过有什么区别?
  
  我想无论是谁,当他初次意识到人生这个令人伤心的事实时,必定会产生一种幻灭感。生命的诱惑才刚刚在地平线上出现,却一眼看到了它的尽头。人生苦短,心中涌动的欲望和梦幻太多,一个人生怎么够用?相对于亿万年的宇宙,我们短短的几十个春秋,究竟算得了什么?为什么宇宙可以永恒,为什么王朝可以不断更替,为什么树木花草可以生死循环,而我们却只有一个人生?在帝国兴衰王朝更迭的历史长河中,我们的这个小小人生岂非等于零?如果一切等于零,人生活着有什么意义?
  
  有人说:悲观主义是一条绝路,冥思苦想人生的虚无,想一辈子也还是那么一回事,决不会有柳暗花明的一天,反而窒息了生命的乐趣,不如把这个虚无放到心底,集中精力做好人生的正面文章。他说得自有他的道理,既然只有一个人生,心目中值得向往的东西,无论成功还是幸福,今生得不到,就永无得到的希望了,何不以紧迫的心情把这一切追求到手再说?话虽如此,但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条正确的人生之路,或许它会让我们成为一个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功利和现世主义者。
  
  圣经上说:“人算什么,你竟顾念他。”面对万千浩渺的宇宙,人究竟算得了什么?只不过是一只蚂蚁一粒微尘,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可有趣的是,我们渺小的人类,每一个人都把自己看得比宇宙还要重要。勾心斗角、争名夺利,不是鱼死就是网破,只要是好处,不择手段往自己这边捞,宁可我负天下人,不可天下人负我。结果呢?结果劳苦一世,就算赚得了全世界,也还是两手空空而来,两手空空而去。征服了三大洲的亚历山大帝死的时候,让人把两只空空的手伸出棺材当街游行,为的就是要告诉我们这个道理。
  
  那么我们干脆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想,坐着等死行吗?当然不行,那样会走向更深的沉沦。也许我们可以这样,眷恋生命的美好,执著人生的过程,但同时也要看清楚人生的本质,像蒙田说的那样收拾好行装,随时准备和人生告别。入世再深,也不忘人生是有限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我们不勉强。豁达的面对凡尘俗世的风起云涌,“宠辱不惊,笑看庭前花开花落。”我想倘若人有这样一种悲观豁达的人生态度,就不会走向人性的贪婪、堕落和沉沦,世界也不会。有悲观垫底的执著,实际上是一种超脱,一切深刻的灵魂都蕴藏着悲观,换句话说,悲观自有其深刻之处。活着是一件多么了不起的奇事,死又是一件多么重大的人生事件,竟然不去想它,只能用怯懦或糊涂来解释。用贝多芬的话说:“不知道死的人,真是可怜虫!”
  
  当然,“只知道死的人,也是可怜虫!”。真正深刻的灵魂,决不会沉溺于悲观不可自拔,他所寻求的乃是真理而不是空虚。凡事我们更应该在乎的是它的过程而不是结局,因为我们知道,我们最大的结局都早已经定了,那就是一无所有的死去。真正的悲观主义者,无论获得多大成功,也消除不了内心的悲观,因为终能以超脱的眼光看待这成功;同样的,真正的悲观主义者,就算面临再大的打击和痛苦也不至于死去,因为他看清楚所有人最终的结局和他没什么两样。如果一种悲观可以轻易被外在的动因打消,那我断定那不是悲观,而只是肤浅的烦恼罢了。
  
  我不否认自己是个悲观主义者,而且我认为,但凡认真的思考过生命的人,都应该是个悲观主义者。所以有人说:“所有的哲学家都是悲观主义者,他们有些人无比豁达,是因为他们看到了生命彻头彻尾的无奈。”。悲观并不等于放弃和放纵,悲观只是看清楚了生命的真相,从而超脱生死荣辱。看清楚生命的本质,从而不再为外在的世界所左右,只要把人生带来的人性之美活出来就可以了。面对深邃的人性之爱和心灵之美,浩瀚星空和无限宇宙反倒可以退避三舍不足为道了。也许人生最要紧的是负起自己的责任,尽心尽性地去爱我们该爱的人,而不是越过它无谓地悲叹天地之悠悠。
  
  “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很多事情我是越想越多,越想越繁杂,越想越糊涂,也许凭借自己有限的知识和头脑,我永远也明白不了人生的真谛,但是我仍是喜欢思考,因为笛卡尔说过:“我思故我在!”,思考是人和动物最本质的区别。其实思考和探索人生的意义和奥妙,是人动物的本性,每一个人都曾经触及过,只是大多数的人因为意识到它的浩渺和深邃而退避罢了。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