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

我會穿著綠色的婚紗嫁給你

2009-08-27 14:50来源:原创投稿 作者:ぐ瞬間黯然ǐ 阅读:17153

  鸢是个漂亮.脱俗的女孩.她有时多愁善感.郁郁寡欢.
  
  鸢是大二的学生.大家都觉得她是个神秘的女孩.因为她的忧愁,她的沉默不语她喜欢绿色.她喜欢穿浅浅的绿裙子.那绿色很浅很浅.浅的好迷离,只有走进了才看得出裙子的颜色.她常常一个人穿着绿色的裙子漫步在学校的银杏树下.风吹起鸢碎碎的短发.她的绿裙摆也在风中飘扬着.她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任风吹乱发稍.吹动裙摆.她只是低下头慢慢的走...看起来她真的好美.一种忧郁美.美的好黯淡.是一种如果不细心看,就发现不了得美!
  
  衔是大二的高才生.是学校里的传奇人物,因为他是被保送到这所学校的.大学一年级又因成绩各方面优秀.拔尖.所以大一时就做为美国一年的交换学生.
  
  他和她并不认识.自从那次美丽的邂逅.他闯进了她平淡而又宁静的世界里.
  
  夏天的风带着丝丝的凉爽.暑假也伴着风吹而过了.他躺在银杏树下乘凉.闭着双眼.听着mp3,一米八的个.帅气的脸.青铜色的头发.大家都认为他是新转来得.大学校园里四处都在正议论着美国交换生回校的事儿.
  
  "听说他在美国学业也很出色.”
  
  "是啊.连那里得老师都称赞他的才华和成绩.”
  
  "哇.居然能得到那里老师的称赞?他以前在校时的学业成绩就是所有系里的最高分!"
  
  "不会吧?那么恐怖?"
  
  "喂!快看.那是美术系的木鸢吧?”
  
  “是啊,听说她可是美术系第一名不败神话...”
  
  她还是穿着浅浅的绿色的裙子.碎碎的头发在风中飞舞.她左手抱着一个哆拉A梦的布娃娃.右手拎着行李箱.汗珠也挂在她的额头上.在银杏树下她停下来了歇息."赖着你每一天离不开你.怎麽能不把你捧在手心....”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
  
  "鸢你在哪里?快过来!出事了.快点过来.我在宿舍.快.快快!”嘟'嘟'嘟'(茫音)电话那头已经挂线了.
  
  什么事儿啊,那么急?似乎真的很急.要快点赶过去.行李怎麽办?她皱着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在原地踱着脚。他张开眼看见了她.
  
  额头上的汗珠晶莹的发亮,碎碎的头发在风中随风飞舞着,绿裙摆也在风中飞扬着,她的脸上带着一丝焦虑和抑郁.
  
  她需要帮忙吗?看起来她好特别,不管走过去问一问,他大着胆子走向她,然后站在了鸢的面前
  
  "需..需要帮忙麽?”好紧张第一次主动跟女生搭讪,他的额头上居然挂着几滴汗.表情也好木纳.鸢抬起头看着眼前的男生,帮忙?他可以帮我看着行李啊.那就拜托他了!鸢喜出望外
  
  "嗯...帮我看着它好麽?我有急事儿!拜托了!"鸢轻轻的鞠了一躬,嘴角微微的往上扬
  
  "嗯.可以,但你不怕我倦物逃走?"她好像很容易就接近了,表面虽然是一个冷美人,但是从她的身上却散发着一种特别的气质,是什么呢?但是真的很吸引人.他带着邪邪的微笑说道.
  
  "不会的!里面只是一些普通的衣物!并没有值钱的东西.!我待会儿来这找你.谢谢"呼~应该不会有事儿的,毕竟大家都是一个学校的,颜还有事儿找我呢!鸢的焦虑也消失了,紧锁着的眉头的也舒展开了.
  
  午后的阳光毒辣的照在这条被银杏树遮挡住了的大道上.
  
  一个身穿浅绿色裙子的女生在绿茵道上奔跑着,她的绿裙摆飞舞着,他看着她奔跑的样子,傻傻的笑了,她真的好美哦,虽然暗淡但很吸引人,虽然很冷,但有不孤傲.一直到他看不见她的背影後.他才拎着那些东西又回到了树下,他继续听着他的MP3...
  
  "什麽事儿?"累死我了,一路上都是跑过来的,鸢一把推开宿舍的门对着在宿舍里正大口大口吃着冰淇淋的死党蓝颜说.
  
  "咳咳咳...吓死我了"我的妈呀.幸好我没有心脏病.颜用手拍打着胸口.鸢走进了门,轻轻的用手帮她拍打胸口.
  
  [原来她们学校的交换生回来了.这件事已经在大学里传的沸沸扬扬的了]
  
  "怎麽办?你美术系第一的不败神话快不保了!"被人可羡慕我跟第一的你是好朋友呢!
  
  鸢吹着电风煽说"第一?担心这个干什么啊?他又不是美术系的,再说了我的才华又不一定比他差啊!"我对我的才华可是很有信心的,她的脸上透露着自信.
  
  "他才回校,要从新选修课!假如选美术系呢?"如果选到了美术系...想想就可怕,颜吃着冰淇淋,真不知道颜在急些什么.
  
  "我才不怕呢!大家都是来这里学习的在乎这些干嘛?只要学到了知识就可以了"我是来学习的可不是来攀比的,明天正式开学了该把东西整理一下了,鸢站了起来...
  
  "糟了!"我怎么把他给忘了!她又急急忙忙的跑出宿舍楼.跑向了银杏道!
  
  来到那里,太阳已经没有午后的毒辣了,露出了霞辉,天边一片火红.
  
  "对不起.对不起!我来晚了.害你等那么久.对不起!"叫别人帮着看管东西的结果居然忘了,我怎么那么笨!
  
  呵...她可来了,"你可来了.我以为我还要在这睡到明天呢!"躺在树下的他看见鸢来了连忙站了起来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说道.
  
  "嗯.对不起.这是刚才经过商店买的!"让你等那么久应该给你买瓶水的,鸢把手上拿着的冰冰的矿泉水递给了他....
  
  "我叫陶远衔.你呢?"他用纸巾搽着额头上的汗珠,一瓶矿泉水已经被他喝光.看来他真的很渴.
  
  "哦,你好我是大3美术系的木鸢.请多指教!"鸢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虽然笑容很短暂,但是很迷人,过後她又恢复了平日忧郁的面容.
  
  "噢.美术系啊!很不错噢!"美术系的,怪不的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气质.他又傻傻的笑了
  
  鸢看了看手表."对不起!现在不早了,我还要回宿舍收拾行李,再见!"她拎着行李走出几步,我怎么那么白痴,哆拉A梦都忘了拿!她又转过了身,往回走,拿起了靠在树下的哆拉A梦然后又说了一声"再见!"
  
  衔看着眼前这外表美丽而又忧郁,但是又很可爱的鸢,眼睛里却带着莫名的疑惑和心疼,还有满脑子的疑问...她的忧伤是什么呢?她到底经历了怎样的事儿会变的这样的忧伤?
  
  [第二天]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去美国的交换学生陶远衔,昨天他回到了母校,并在昨天他报了我们美术系,这是我们美术系的幸运,因为我们美术系又多了一位优秀的同学!以后他就是我们美术系的同学了陶远衔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或者叫同学们帮忙!"教授用手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眼镜.
  
  此时的讲台下掌声不断!
  
  "哇!好帅噢!鸢别再看书了.快看讲座上!他真的报我们系了.不过真的他好帅!"想不到交换生是这么的帅,我还以为是一板一眼的书呆子呢!蓝颜傻笑着对着鸢说,鸢合起了书,抬起头一看,怎麽会是他?他就是交换生?陶远衔!鸢愣住了...
  
  鸢跟颜刚走出教室门去
  
  "木鸢!"宏亮的声音从她们的背后传来!
  
  转身一看---陶远衔.
  
  "能带我到学校周围看看吗?我还不熟悉学校周围的环境."答应啊,答应!衔的表情就像一个小孩在向一个大人要着糖吃似的
  
  "可是我...我..."怎么办呢?要怎样拒绝呢?鸢一脸的茫然.
  
  "可以麽?就当报答我吧.我可只认识你一个人啊!"衔居然又露了出可怜的模样,像一个小孩弄掉了心爱的玩具一般.
  
  鸢看了看颜,颜笑着做了一个让她去的手式.
  
  "嗯!"受不了,就当回报她帮我看东西吧!鸢轻轻的点了点头,两人约在了一小时後在银杏树下见.
  
  黄昏已经西下,天空开始变换色彩,晚霞染红了天空...风送来了夏日的凉爽,一个女孩孤独的站在银杏树下,风撩动起她的发,绿裙摆轻轻的在风中舞动,她低着头站着,衔从远处走来
  
  "原来你早到这麽多?"他怎么这么早就来了?衔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
  
  "也不是.我只是不喜欢别人等我!所以提前来了!"鸢抬起头看着衔说
  
  "哦,好特别的习惯,那我们走吧!"她真的好特别!
  
  一个帅气的男生,穿着白色T恤,牛仔裤,板鞋,旁边有一个穿着女色裙子的女孩,她微低着头走,看不清她的面容.男孩指着前方的建筑问着女孩,女孩也一一解说着,一直到他们走过大半个学校后.
  
  "木鸢!要不要去喝咖啡?"衔想起了开始经过校门口时,校门外还有一家咖啡厅,看起来好像还挺不错的样子.
  
  "嗯"走的好累啊,休息一下也挺好的,鸢轻轻的点头说道,但是脸上依然没有任何的表情,也没有多说任何的话语.
  
  衔脑海里的问题又浮现了出来,她的忧伤到底会是什麽呢?为什麽会使眼前的这个女孩显得那样的暗淡.没有生命的气息呢?
  
  他们一同走进了咖啡厅,他们在靠窗的地方坐了下来.
  
  "请问两位需要什麽?"服务员微笑道
  
  "你要什么?"衔看着对面坐着的鸢说
  
  "招牌.谢谢!"鸢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嗯.那就来两杯招牌咖啡!"看来木鸢经常来这儿,衔向服务员露出了一个迷人的招牌式微笑,服务员居然傻傻的笑着走开了,衔的目光又回到了眼前这位充满着神秘的女孩身上,眼前的女孩在咖啡厅暗淡的灯光下显得特别的忧伤,孤独,寂寞...她的眼睛好漂亮,大大的.但眼里带着一丝的忧伤.鼻子挺挺的.樱桃红的唇...她望着窗外,看着远处,衔朝鸢看的地方看了过去.远处有一条深巷子,近头是一个转角处,然后就什么也没有了.她会在看什么呢?远处有什么呢?...
  
  "木鸢!木鸢..."衔轻声喊着木鸢
  
  "嗯"鸢愣了愣才回过神来!
  
  "你在看什麽呢?"这时服务员送来了咖啡.
  
  "噢.没.没有什麽..."然后她顿了顿."嗯.你会不会认为幸福就在不远的转角处呢?"说着鸢又朝小巷深处看去.此时的她更是格外的忧伤了
  
  "转角麽?那是你们女孩的信仰吧!我只知道幸福是靠我们自己把握的,相信自己,幸福是靠我们自把握,己争取,创造的!"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衔用手轻轻的搅着杯中加了糖的咖啡.
  
  "噢.是麽!"鸢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
  
  空气中荡旋着轻音乐,还漫延着咖啡香苦的味道.
  
  "你不加糖麽?好苦的"好奇怪的女孩,衔一脸的不解.
  
  "噢.我喜欢咖啡原有的味道."说着她又喝了一口.
  
  "嗯.好独特的爱好!"...
  
  他们在咖啡厅坐了一小时後离开了,这一小时里对与鸢来说与平日不一样,因为对面坐有一个能解开自己心结的人,对于衔来说这一个小时里让他知道了眼前的女孩身上一定有很对的故事,或者是经历,坎坷...这些对于还年轻的她可能太过于沉重了...那些故事又是怎样的呢?他们走出里咖啡厅...
  
  "我送你回去吧!"
  
  "谢谢.不用了,我想一个人走走再见!"说完鸢转过身就走开了,衔却站在原地看着鸢离去的背影,惆怅,忧伤像风一样跟随着她,路灯暗淡的灯光照在女孩的身上,暗淡的没有色彩...一个人和她的影子,影子做伴她还是会孤单...一直到鸢的背影消失在黑暗的尽头後,他才转过身走开,剩下的只有他们呆过後留下的气息.
  
  "大家早上好!这是我们大学最后一学期的第一堂课,那么既然是第一堂课我们就做件特别的事,大家对今后的生活有什麽想法呢?......"教授在讲台上说着
  
  "什麽麻!才开学第一天就要理今后的规划..."才开学的第一天耶!颜开始唠叨起来.
  
  "嗯.你先回去吧.我去银杏林"去那写规划应该很合适的,她依然穿着绿色裙子,上面点缀着淡黄色布条.手上抱着几本书.她就这样朝着银杏林走去!上午的天空蓝蓝的飘着白云.太阳似乎也给自己放了个假,旅行去了.她坐在树下的石凳上写着规划,而衔也在不远处的地方写着规划.广播播放着一首首流行的音乐,当播放陈小春的<<离不开你>>时,衔听见到的而不是原唱,却是一个女孩在伴随着音乐在唱歌,歌声隐隐约约的,但听的出歌声甜美,但又感觉得到她唱的好悲凉
  
  "赖着你每一天离不开你.怎麽能不把你捧在手心.爱经不起遗憾的事情.身边的不可以.不是你......"
  
  他寻着歌声的源头走了几步便看见了一个女孩坐在石凳上,风拨动着她的发稍,美妙的歌声就是从她的口中唱出来.
  
  怎么会是她呢?"木鸢!"衔走到了鸢的面前轻轻的叫她,她一抬头,一个高大的男生站在了她的面前,青铜色的头发在空中飘扬,脸部的轮廓很清晰
  
  "咦~是你啊?!"怎么那么巧啊?在这里居然也会遇见他.眼前的女孩睁着大眼睛,露出惊讶的表情把衔看着.
  
  "嗯.你在写规划麽?我也在写."鸢像小鸡啄米一样的点点头."我也在写.我们一起吧!"衔微笑着说.一起写?那还可以一起探讨一下.鸢露出了难得的微笑然后点点头...
  
  [她们就这样成为了好朋友,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彼此在学业上帮助.探究.两人的成绩也不相上下.衔在校里考第一名.鸢只会以0.5分或者1分排在第二.有时鸢也会考第一.而衔考第二.但大多数的时间里他们都是并列第一名.]
  
  学校里他们一起进进出出,走过之处都会引起一阵议论
  
  "他们有在交往麽?"
  
  "可能吧.鸢可真幸福.居然和衔交往呢!"
  
  "应该说衔好幸福,居然能给出了名'冷'"的鸢交往!"
  
  "那当然.别人可是郎才女貌...."
  
  每当听到这些,鸢的小鹿就开始乱跳.脸就开始泛起红晕.这是怎么会事儿?让陶远衔听到了那就惨了...鸢尴尬的看着远处,视线里尽量避开衔...
  
  "呵呵呵...鸢的脸怎麽红了?"难道...衔心里打着小算盘
  
  "讨厌.那有红啊!夏天温度高啊!"陶远衔,你这个大笨蛋,鸢噘着嘴,样子好可爱.
  
  "那我们去吃冰激淋吧!"衔微笑着说.
  
  "好"鸢像小孩一样笑着...
  
  [後来衔在颜那里知道了鸢在5岁的时候她的父亲就离开了人世,从小她就在小朋友的取笑下,讽刺下跟妈妈相依为命的长大,但鸢很坚强从来不把那些事儿放在心上,她很自强.鸢的命也真苦,後来鸢的妈妈就因为劳累成疾在鸢18岁的时候也离开了鸢,不过鸢也挺能干的,半工半读,在某家大公司上班,她们那的懂事长很赏识她,还说以后毕业了就直接去上班,董事长把总经理的位置留给鸢,还有一学期就要毕业了,鸢在以前赚的工资还可以养活自己一年多呢!她真的很能干!]
  
  听了这些,衔感觉心里痛痛的,酸酸的,原来眼前的鸢这麽年轻就背负着这么多的痛楚和压力,...想想自己,父亲是几家大公司的懂事长,母亲还陪自己出国留学,原来自己是那么的幸福.後来的日子里衔更加的呵护眼前的这个女孩...
  
  [明天圣诞节!我们7点钟在银杏林见!衔]
  
  不知道什么时候衔在鸢的书里让了一张卡片,鸢从书里拿出了这张卡片看着...
  
  她戴着白色的帽子,穿着绿色的外衣,牛仔裤,靴子手上还戴着一双小白兔图案的手套...她往银杏林走着,走到银杏道上的时候前面有一群人都向她走来.,每一个人走到她面前时都会递给她一朵玫瑰花,然後说[圣诞快乐]每一个人都是微笑的祝福她,而她却一脸茫然,怎么,这些同学都疯了吗?
  
  当走进银杏林的时候黑压压的林子时,林子一下就亮了起来,像是来到了另一个梦幻国度似的...从黑暗深处走出了一位穿着褐色外衣,牛仔裤的人,他走像了鸢.
  
  鸢看清了他的脸惊讶的说"衔!"难道那些都是他弄的?
  
  衔露出迷人的微笑说"鸢.圣诞节快乐,生日快乐.!"衔把手上的一束玫瑰递给了鸢.
  
  "加上之前同学们帮我送的就有99朵玫瑰花了!"衔依然笑着.
  
  "啊.都是你送的?你怎么知道是我的生日?"鸢一脸的惊讶和高兴
  
  "这个麻,不能说的秘密噢?"衔笑着说.
  
  开始送花的同学也都聚集在了一起,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微笑,似乎都有什麽不可告人的秘密似的....衔从包里拿出了一枚有着简单花纹的戒子,然后突然单腿着地,鸢被这一慕给惊呆了.
  #p#副标题#e#
  "衔!"她这是干什么?为什么会.
  
  "美术系A组的木鸢同学,你愿意跟同样是美术系但是是B组的陶远衔交往麽?"衔的声音还回旋在树林的上空,每一个人都在等待着鸢的答案..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同学们都在一起起着哄,拍着手.衔一脸真诚的看着鸢,希望从鸢的表情里看见他想要的答案.
  
  "衔.你以为在求婚麽?还有戒指?快起来!"他怎么这样,那么多的人看着,鸢的脸上泛着红晕,但嘴角还是微微的向上扬着.
  
  "你的意思是?"衔很疑惑.鸢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愿意吗?还是委婉的拒绝了?鸢到底答应了麽?陶远衔正在纳闷的时候,鸢取下可左手的手套伸到了衔的面前.
  
  "既然是给我的.干嘛不帮我戴上?"鸢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美美的微笑,鸢的脸还是红红的.
  
  "太好了!"他居然同意了!衔一把抱住了鸢,大家都在欢呼着.
  
  "鸢.我要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最快乐得人!"鸢依偎在衔的怀里,他的怀抱真的好温暖,好温暖.他说话的语气也好温柔,衔的心脏有节奏的跳动着.
  
  "嗯.说出口了.那你一定要做到!"
  
  幸福在不经意间降临.
  
  爱围绕着恋人舞蹈.
  
  恋人啊.
  
  这个寒冬你们彼此依靠.
  
  就像春天般温暖.
  
  记得你们的誓言.
  
  幸福就不会是一瞬间...
  
  在以后的每一天清晨都会看见一个男生在银杏树下站着,他的目光朝着女生宿舍的方向看去,仿佛在等待着什麽人.远处一个穿着防寒服,牛仔裤戴着深绿色围巾的女孩慢跑过来.他一把抱住了男子.撒娇道"衔.对不起.又迟到了.本来只打算多睡一分钟的.然后就!"呀,赖床了,起来晚了,然後鸢吐了吐舌头.谁见了鸢这可爱的模样都不忍心多说什麽.
  
  "嗯.小懒虫.想吃什麽呢?"不用说也知道,笨蛋又赖床了,衔看着身边的女孩.她的忧郁已经消失了更加的是幸福的痕迹.她的微笑也多了.
  
  "嗯..我要吃皮蛋瘦肉粥."鸢调皮的笑了笑.
  
  "就这个吗?"这个好简单哦!
  
  "嘻嘻嘻...我要吃衔煮给我吃的噢."你肯定不会的
  
  "啊?"这个,我怎么会煮啊?我从来都没有煮过饭,就连我妈也未必会啊!衔一脸的茫然的说"可我不会啊!"
  
  "那你学啊.不管我就要吃衔煮的!"就要为难你,鸢撒着娇说道.
  
  "嗯.那今天先吃别的.以后我做给你吃.!"回去叫王婶教我做就好了,衔微笑道.
  
  "嗯!"
  
  一个吻轻轻的落在弦的脸颊上.伴着茉莉花清新的味道.这对恋人彼此脸红红.心跳跳的...幸福如空气般包围着这对相爱的恋人...
  
  "鸢.寒假了.你打算干些什麽呢?"别说在家里睡懒觉,衔喝着咖啡.看着正在看书的鸢问倒.
  
  从前他们以朋友的身份来这儿.现在再一次来彼此都是自己心爱的人了.
  
  "嗯.应该回家啊.你的问题好奇怪噢!"鸢看着手里的书.
  
  "有麽?家?你不是住在XXX吗?好远噢!"可在市外呢
  
  "笨蛋.那是老家.我家在3环路那,我用妈妈留下的钱买的,一套一.我一个人住.挺不错的!"妈妈,你在天上看着我,对吗?鸢想起了和她相依为命的妈妈
  
  "噢.我们家的小懒虫好能干噢!"
  
  "谁是你们家的啊?是我妈妈能干!"说到着.鸢的眼睛里又透露出了忧伤.
  
  衔从侧面搂住了鸢的腰说"我的鸢是世界上最善良最美丽的女孩.!"不应该说她**的,她可能又想起了妈妈.
  
  鸢心里甜甜的"是麽?"他们十指相扣手上的对戒闪着耀眼的光芒.
  
  "那呆会儿我送你回家.!"
  
  "嗯!"
  
  "上车!"衔坐在一辆红色跑车上.对着站在校门口的鸢说.
  
  "你的车?"这可是宝马跑车.他说送我.没说开车送啊.
  
  "是啊.难道我刚才偷车去了吗?快上来!"
  
  鸢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很快他们就到了.鸢住在一楼.她说这样才有安全感.推开门整个房间的摆设就映入眼帘.卧室和客厅打通了.用玻璃隔开着上面挂有珠琏和一层淡绿色的沙帘.隐约可以看到屋里的布置!客厅里摆放着有沙发电视.窗边有木椅木桌.阳台上种有几盆仙人掌.厨房门左边是饭厅...整体看起来温馨而又独特.
  
  "这都是你布置的?"好独特的品位,衔一脸的惊讶.
  
  "嗯.把东西放着吧.!"鸢把东西放下就就打开了窗帘."衔帮忙麽?"鸢露出了一个柔柔的微笑.像泉水一般的清澈.
  
  "帮忙?干麻啊?"衔坐在沙发上说.
  
  "打扫卫生啊!"她拿出了抹布.扫帚....
  
  "噢.这个不是你们女人才做的嘛?"我从来都没有做过这些,全是王婶做的,他依然坐在沙发上.
  
  "你说的好像是女生天生就应该做这些似的!"什么嘛,现在男女可是平等的.鸢满脸气愤.嘟着她的小嘴.
  
  "呵呵呵...没有拉.我错了!"他走到她的背后用手轻轻的搂住她的腰.
  
  "那地板就交给你了,我去抹桌子.!"
  
  "好好好...小懒虫说什么都好!"
  
  鸢高兴的开始打扫起卫生来...
  
  推开玻璃门.他轻轻的拨开沙帘和珠琏.房间里只有微弱的亮光.墙上贴有雪花状的夜光亮片.她累的睡了过去.微弱的光亮照在她的脸上.她的睫毛微俏.鼻梁挺挺的.脸蛋微红.时间似乎就此定格.他坐在床边看着她他.幸福的空气永远都是属于她们的.....
  
  [小懒虫.我回去了.呆会儿7点有人送吃的来你可别乱跑噢.明天我过来看你!]
  
  衔留下了一张纸条回家去了.当她醒来时寒冬的天空已经变成黑色了.城市的霓虹灯也开始亮起美丽的色彩..从前霓虹灯深处谁也看不见她在孤独的泪流.又有谁懂得她的心痛...
  
  第二天他拎着行李到了她家."你这是干麻?"鸢打开门就呆住了...
  
  "我们去旅游吧!"他走了进来.关上了门.
  
  "旅游麽?"去那里旅游哦,鸢端起一杯水喝了一口.
  
  "嗯.我们去海边.!"
  
  "疯了吗?冬季去海边?"现在可是冬天,又不是夏天.那么冷还要去海边,天拉!
  
  "去吧!我一切都安排好了!"衔笑道.
  
  "嗯.现在出发麽?"既然都安排好了那就去看看,冬天的大海我还从来都没有看见过.鸢看看自己.身上还穿着哆拉A梦的睡衣.
  
  "当然是等你准备好了再走.多带些衣服.我们要去很久噢!"
  
  鸢点点头回到房间开始准备起来...
  
  他们开车来到了海边.衔在这租了一个小木屋.木屋不大.有一个卧室.客厅.客厅里有一个复古的壁炉.厨房.卫生间...
  
  "衔.只有一个房间.要怎麽睡啊?"不可能让我跟他睡一张床吧,鸢的脸突然红了
  
  "嗯.是啊.那我去当厅长吧!"衔露出了邪邪的微笑
  
  "厅长?"鸢傻傻的看者衔
  
  "把东西整理一下!天快黑了!我去点火"衔把壁炉里的木头点燃了,不一会儿客厅就温暖了起来.鸢把行李都放进了卧室的衣柜里.
  
  "衔.我们吃什麽?都该吃晚餐了."这种地方会有什么东西吃呢?她走到了客厅.
  
  "你去厨房看看吧,里面有吃的,我在找东西!"他在木屋门口的汽车后备箱里找着东西
  
  厨房里都是熟食.她放进微波炉里加热.不久桌上就摆满了食物
  
  "衔吃饭了!"也不知道他在弄写什么,鸢对着木屋外喊着.衔走了木屋,洗了洗手坐在了鸢的旁边
  
  "哇.好丰盛噢!嗯.鸢做得好好吃."他夹着一块糖醋排骨送到嘴里后说
  
  "笨蛋又不是我做的!我只是把它加热了!"鸢夹着菜说
  
  "噢.!"
  
  "不过.这儿的东西可真齐全!"什么都有,冬天里居然会有西瓜,还有好多好多的零食
  
  "嗯.我说我早就安排好了!"他津津有味的吃着东西.
  
  "刚才你去干麻了?"在外面那么久,也不知道在折腾什么.鸢一脸的好奇.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他冲她眨了下眼睛.鸢更加的疑惑好奇了...
  
  吃完饭後衔让鸢穿上了外衣.拉着她的手走出了木屋.
  
  "你在木凳上坐着!"还没等鸢开口他就向海边走去.
  
  天空黑黑的,月亮和星星都没有.就像有一块黑布把天上的所有都褒裹了起来.只听见一声爆破声.黑布上瞬间开出了一朵五颜六色的花.一朵又一朵.突然海边也泛起了金光.鸢惊讶的站了起来,他从金光里走出来.站在了鸢的身边左手搂住她的肩膀.
  
  "小懒虫漂亮吗?"他看着天空上的星光.
  
  "嗯.好漂亮.这些是瞬间吗?"他忙了那么久,就是为了这个?鸢转过身抱住衔.在衔怀里的她眼睛湿润着.
  
  "瞬间?"鸢的话让衔茫然了
  
  "衔我好幸福,好幸福,但是如果你离开我了,那我的幸福也会被你带走的!"她哭了,幸福而又害怕的哭着
  
  "傻瓜,我不会离开你的,我怎么舍得离开你呢?我们要一辈子在一起!"他紧紧的搂住怀里的她.
  
  烟火把黑布似的天空渲染成彩色.一切都是那样的梦幻而又美丽.回到木屋两人都已经很累了,她换上了睡衣,他也换好了睡衣.
  
  "你不是要当厅长的吗?"鸢躺在床上说.
  
  "你就忍心让我睡客厅?"我才不要去睡客厅呢!他站在卧室门口说.
  
  "那.."那你就睡地板吧,鸢心里想着,脸上带着坏坏的笑容,她正想着衔一下就钻进了铺盖里.鸢一脸的紧张.不会他真的要跟我睡吧?
  
  衔捏捏鸢的脸说"放心,在我们没有结婚之前.我是不会碰你的!"
  
  "谁说要跟你结婚啊?讨厌!"衔怎么越来越油腔滑调的了,鸢的脸又泛起了红晕.
  
  他侧身抱着她说"到时候我们家的懒虫一定要穿着绿色的婚纱嫁给我.好吗?我知道你很喜欢绿色.它代表着幸福.希望.和平...鸢穿着绿色的裙子真的很漂亮"到时候我要你成为世界上最美丽的新娘!鸢沉默着.
  
  "我要让我们家的懒虫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人,鸢你愿意嫁给我吗?"衔低着头看不见表情.
  
  "讨厌.你就这样求婚的吗?"他搂着她的头他的吻落在了她的唇上.深深的一个吻....
  
  清晨厨房里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音.鸢被这声音给嘈醒了.她轻轻的走到了厨房看见了衔正在七手八脚的在厨房做着早餐.鸢从衔的背后搂住了他的腰,脸靠在他的背上.他的背真的好温暖好有安全感.他却因为她的举动给吓了一跳
  
  "被我嘈醒了吗?"他轻轻的问道.
  
  "嗯.你起来的好早噢!"可能是我起来的太晚了.她的声音好温柔.温柔的似乎可以挤出水来.
  
  "我忘了.你去洗漱吧.马上就可以吃早餐了."他转过身一个吻轻轻的落在她的额头上.
  
  "嗯!"...
  
  她坐在餐桌前他把一碗有盖了盖子的端到她的面前.
  
  "吃吧!"他满面的笑容
  
  "是什麽啊?"她一边掀开盖子一面问衔只是微笑."皮蛋瘦肉粥!"鸢真的好高兴.眼前的这个男子居然会把自己随意说的话牢牢的放在心上."衔.我好幸福!"只是一句儿戏她就当真了?她舀起一勺粥就送入口中.粥的温度刚好.不冷也不烫
  
  "嗯.好好吃噢!"鸢一脸的满足和幸福
  
  "真的吗?"衔也端了一碗尝尝.鸢却像小鸡啄米一般的点点头.
  
  "笨蛋.我没有放盐啊!怎么会好吃呢?"
  
  "只要是衔做的就很好吃!呵呵呵...!"里面有衔的爱啊.
  
  陶远衔真的做到了.他让眼前的女孩既快乐又幸福....
  
  天使就在她的身边.
  
  幸福也悄然降临.
  
  对着流星许愿可能会实现.
  
  前提是你要努力的去争取....
  
  剩下来的日子里他总是给他很多的惊喜...
  
  一同在海边看日出,太阳缓缓的从地平线升起来.海面上印着黎明的光辉.
  
  他们也一同看黄昏,另一种美景,霞辉满天,火烧云更是独特的美,但别恋黄昏,因为转眼间一切都消失在了天边.幕色悄然降临...他们幸福美满的度过了彼此最幸福的一个寒假...
  
  一年後,鸢来到了从前上班的公司里,懂事长如约的给她留下了经理的位置.然而她却要从基层做起,并不想空降,短短的半年时间里她靠自己的才华已经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了.衔也继承了父亲的产业在家族公司里上班...
  
  "哇快看.天上的热气球上面挂有字啊!"一个穿着制服的女人指着天空说
  
  "嗯!就是.好像是木鸢!你愿--意--嫁--给--我--吗?陶--远--衔!有人在求婚耶!"一个女的看着天空说
  
  "哇好浪漫的求婚噢?"
  
  "谁是木鸢啊?她好幸福!"看见了气球的人都羡慕的说道,走在大街上的路人们纷纷把头仰起来看着天空中的热气球.
  
  "木经理.你看天上!"鸢的秘书指着窗外说.
  
  鸢走到窗边看见一个绿色的热气球,上面挂着一条红布.还有..
  
  [赖着你每一天离不开你.怎麽能不把你捧在手心..]此时她的电话居然响了起来
  
  "喂"鸢拿起手机说.
  
  "鸢,我在你们公司楼下,你快下来,呆会儿见!"衔挂掉了电话
  
  有没有搞错?我一句话都还没有说过他居然就挂掉了!
  
  鸢立刻走下楼去.
  
  来到了大门口.并没有看见衔.却看见了在左边的栏杆上挂有一个绿色气球,她走了过去气球上还写着字.
  
  [请往前面走,然后转角,相信我!幸福就在不远的转角处--衔]
  
  鸢脸上带着微笑.这句话,自己曾经在大学时对衔说过,她心里美滋滋的向着气球说的方向走去.
  #p#副标题#e#
  当她转角後惊讶的说不出话来,转角後是一个广场,广场都挤满了人,天空突然漂下来了粉红色的樱花花瓣,空气中弥漫着花香,衔从人群里走了出来,她走到鸢的面前单膝跪地.然后从手里魔术般的拿出了一枚钻石戒指.
  
  "木鸢.你愿意嫁给我吗?"
  
  此时衔在心里默默的说:上帝啊!谢谢你给予我的恩典.让眼前的女孩嫁给我吧.就算让我用尽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也愿意去保护她.爱她...这一慕似曾相似.鸢惊讶的不知所措,他怎么又来着一套?以前...
  
  广场上响起了祝福的歌声,人们欢呼着...
  
  在2月底.情人节後.广场上浪漫的求婚.她同他幸福的拥抱在一起.人们的欢呼.祝福.伴随他们幸福的离开了广场...
  
  爱啊.
  
  上帝赐给人们最伟大的力量.
  
  它让他们幸福快乐.
  
  相依相顾一切也都源于爱
  
  他们订在这年的5.21日结婚
  
  求婚之后衔带鸢见了父母,衔的父母都很喜欢鸢.衔的妈妈还悄悄告诉鸢.衔有一次为女友(鸢)学做粥差点把厨房给烧了的事.这一老一小都偷偷的笑着看着衔.而鸢眼里更多的是充满爱...
  
  "鸢我们去XX山去吧!"
  
  "现在又不是夏天.才4月初啊!"他又在发什么神经啊?鸢坐在家里的沙发上说.
  
  "去吧,听说这个时候去可以看见奇观噢!"这可是我听说朋友说的.衔认真的说.
  
  "真的吗?什么奇观啊?"挺稀奇的,鸢好奇的问道
  
  "我也不是特别的清楚.去看看就知道拉!"衔握着鸢的手说
  
  "嗯.好啊.反正我修月假.可结婚的事...."结婚一辈子只有一次
  
  "呵呵..婚纱什麽的我们不是都弄好了吗!剩下的有我妈在呢.到时候你就做我的新娘吧!"放心,你会是我最美的新娘的,衔一脸的高兴.鸢点了点头.她想起了那件婚纱裙.那是她和衔一起设计的.颜色是带有珠光的绿色.绿色很浅很浅.裙子周围都镶有些许闪亮的珠片...鸢真的很喜欢那件婚纱裙子...
  
  "呼...开了一天的车可真累啊!这路也太难开了.车老是打滑"这一不小心,我就别想结婚了.衔终于把车开到了山顶.
  
  "嗯.那我们进去休息吧.天都黑了!"好像降温了.她们走进了山顶的旅馆...从前台他们知道了奇观要在早上才会出现.而且不一定每天都有...一路泥泞颠簸.晚上他们都很早休息了.直到第二天中午的时候才醒来...
  
  "已经快中午了!"鸢揉了揉眼睛.
  
  "嗯.只有明天才可以看奇观了!"衔伸了一个懒腰.
  
  "嗯!不过吃过饭后我们去山里走走吧..."上山的空气比城市里的要好的多,鸢兴奋的说道.
  
  "嗯.好啊!"难得她主动要求出去
  
  "请问你们要出去吗?"两个人可真般配啊!前台的小姐问.
  
  "嗯.我们要去山林里走走."衔回答道.
  
  "今天晚上有暴风雨.夜晚温度很低!你们可别去久了!"前台小姐关心道
  
  鸢笑着回答说"我们只是走走,一会儿就回来!"又不是不回来了,说完便挽着衔走出旅馆.
  
  "呼..才走进这林子就感觉得到一股寒气!"鸢打了个寒噤
  
  "嗯.我也觉得挺冷的.应该多穿些衣服再进来的,不过这里的空气很好!"衔深深的吸了一口起
  
  "嗯.空气好清新噢.那是什麽?"什么东西在动哦?鸢指着不远处的草丛.草丛里似乎有什么东西.
  
  "应该是兔子之类的小动物吧!"衔看着鸢指着的草丛说道
  
  "是吗?我们走近点看看"鸢朝草丛靠拢..."哇~小野猪耶!"从前在动物园看见过大野猪,第一次看见这么小的,真的好可爱哦!鸢兴奋的叫了起来."啊.跑了!"看见小野猪跑掉了鸢也跟着追了过去.
  
  "木鸢你别跑地很滑!"天拉,山里湿气重,地也滑,她怎么可以乱跑呢?衔紧张的叫着鸢.可是鸢已经跑得很远了"木鸢!木鸢!"衔一边追着鸢一边焦急的喊着,可千万被出什么事儿啊!...她跑了很久後变停了下来才反映过来.自己在森林里.这时衔追了过来.
  
  "叫你别乱跑啊!"衔喘着气
  
  "衔!我们好像谜路了?"我好像跑了很久了,怎么办?好像迷路了,他们朝四周看了看.周围除了是树还树.这时的天空也开始渐渐变低.风也肆虐的乱吹了起来.
  
  "怎麽办才好?待会儿就要下暴雨了!"我真的应该听衔的话不要乱跑的!鸢一脸的着急.
  
  "别慌.看看树叶哪一边比较茂盛?!"幸好我有野外求生方面的知识,衔一边翻着背包一边问着鸢.鸢抬头看了看四周的大树...
  
  "左边的!"问这有什么用呢?
  
  "好!那么现在我们就往左边走.记得要走快点!"他一路走一路用刀在树上做了一个记号...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天开始飘起了零星的小雨.此时的他们已经走的精疲力了.恐惧和害怕吞噬着他们的希望.突然前方露出了光亮.他们似乎都看到了生的希望.他们快步的跑向亮光.此时出现在面前的却是断谷.鸢彻底的崩溃了.她厮心裂肺的叫着.
  
  "我们真的会死在这里吗?"我真的不应该,不应该乱跑,现在该怎么办才好?怎么办才好?她哭泣着.大声哭泣着...
  
  "鸢!"衔一把抱着鸢"别灰心啊,她们看我们没回去.肯定会来救我们的,我在沿途也做了记号的,放心吧,我们会走出去的!"别慌,有我在呢,我们还没结婚呢,怎么可能死在这里呢?他抹掉了他脸颊上的眼泪.
  
  "衔.对不起.我不应该追小野猪的.如果不是我.我们就不会困在这里出不去的!"她知道,就算此时她说一千个一万个对不起也是没有用的.
  
  她靠在他的胸口上.听见他的心脏.强而又力的跳动着.
  
  "傻瓜.怎么能怪你呢?"我怎么会舍得怪你呢?他更是紧紧的抱着她.他们在断谷前的大树下坐着休息...时间也在一点点的流逝.雨越下越大.天的颜色也越来越黑.风掀起世间的一切.他紧紧的抱着她.用他的身躯去低挡那大自然发狂的一切.只是为了不让怀里的她受到任何的风吹雨淋...
  
  "衔好冷.好冷噢!你冷吗?"鸢轻声的问道.
  
  "冷吗?我不冷!"他把身上的外衣脱下来盖在了她身上,虽然已经淋湿了.其实他很冷很冷.已经冷的没有知觉了.然后他紧紧的抱着她.
  
  "有衔抱着.我不冷了!"狂风更加猛烈的在呼啸.雨像石子一般从天上落下来.即使他们在树下.雨.打在身上也是那般的痛!突然断谷边缘开始滑落泥土.沙石.一切都因为这场暴风雨而陷入了黑暗.
  
  "鸢!快起来离开这!快!"这快塌了,衔见这情景立刻扶起鸢叫她快走.因为他们呆的地方可能随时都会陷下去.
  
  "快..."听见衔的话鸢立刻站了起来,鸢慌张的向林子中跑去.衔也紧跟在後面.突然衔用力推了一下鸢.鸢也能感觉到衔是用他全身的力气推了自己一把
  
  "啊!"
  
  一声叫喊鸢被强大的力量推倒在地上.雨冲洗着大地上的一切.
  
  鸢回头一看"不!"她撕心裂肺的叫着!"衔..衔!"她不顾疼痛试图从地上爬起来.可刚站起来.就摔倒了.她只好慌忙的爬到了断谷边.衔悬钓在短谷崖壁上.他死握着手里的救命稻草---树根!
  
  "衔.不!衔你一定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鸢朝着衔叫喊着!眼泪跟雨水混在一起...他用虚弱的说
  
  "鸢.我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你一定要活着走出去!知道吗?"只要你活着出去就够了,他吃力的仰起头看着崖上想用手在触摸一下自己的她.
  
  "不!不要.我要你和我一起走出去!"怎么可以,你怎么可以让我一个人走出去?鸢哭着.喊着
  
  "鸢!不哭.我喜欢看着鸢笑!"他的手已经麻木了.渐渐的身体也往下滑.
  
  "鸢!记得我爱你!"一个微笑.一句记得我爱你!他落入了深渊!
  
  "不!"一声嘶哑的叫喊.回荡在山谷!她昏了过去...
  
  雨停了.风止了.一切似乎都随着他而离开了...3天后.
  
  "衔!"这是那里?她突然醒了过来!白色的墙壁.床单.窗帘...她身旁坐着一位全身着黑色衣服的贵妇.
  
  "伯母!"伯母怎么在这里?她坐了起来.
  
  "你醒了?"贵妇满脸忧伤!
  
  "衔?"衔已经走了吧!亲人的离去鸢知道有多痛,现在的贵妇情绪很稳定.眼里闪着泪光说.
  
  "她在太平间.你去看看吧!之后就要火化了!"贵妇虽然表面很平静.但谁都应该体会得到丧子之痛.贵妇在心里不知道哭了多少回!
  
  太平间?鸢下床跑向了太平间.
  
  他静静的躺在推椅上.白色的白布盖在他的身上.鸢静静的走了过去.掀起了白布.衔脸色苍白,嘴角带着微笑.静静的闭着双眼.鸢跪在地上.握着衔的手.
  
  "衔..你怎么睡在这儿呢?这儿好冷噢!你说话啊!衔!起来吧!以后我不欺负你了!不在打扫卫生的时候睡觉,以前大学时总睡懒觉害你等我那么久.总是对你发小脾气...我不乖.我不好.你总是给我惊喜.总让我高兴.你起来啊!我还想吃你做的粥,你说你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你说你给我的幸福不会只是一瞬间的!你起来啊!"
  
  她知道他不会起来的,鸢摇着躺在推椅上的衔.眼泪大滴大滴的滴在白色床单上...虽然知道他不会起来,但她还是在抽泣着说"起来啊!起来!!!..."
  
  她的头靠在了他的怀里.再也听不见那强有力的心跳声...仿佛在之前她还幸福的靠在他的怀里.还跟他撒娇.发小脾气...但是一切都是那样的现实.现实的又那样的可怕...
  
  原来生命可以是这样的脆弱.
  
  就像一块水晶.
  
  一不小心就粉碎掉了.
  
  你是我生命中的最爱.
  
  也是我黑白世界里的第一道彩虹.
  
  离开了...
  
  但还能感觉得到你守护在我身旁.
  
  因为你始终是我英勇骑士....
  
  之后的一年里鸢努力的工作.她用微笑去面对每一天.他说过他喜欢看见她的微笑.在界内鸢在事业上也是小有成就...她很出色.所以有很多追求者,但每一次她总是伸出她的左手,她的左手无名指上戴有他送给她的戒指...
  
  风轻轻的吹佛着大地.蓝蓝的天空没有一朵白云.鸟儿在天空飞舞.欢唱.她的头发垂在肩上.风吹动着发稍.她穿着他们从前一起做的婚纱裙来到了他的墓前.她轻轻的放上了一束百合花.然后靠在了他的墓碑边...轻轻的说"衔.我很听话.我每天都有笑.衔你有在天上看我吗?我知道你一直都在守护我.因为你是我的骑士啊.衔以后我们要永远的在一起,永远的.衔!我会穿着绿色裙子嫁给你.我们说好的.你看.裙子是不是很漂亮?"她高兴的站在墓碑前旋转着.她的头发随风飞舞.裙摆在空中旋转.她真的好美好美.再也没有从前的暗淡.再也没有从前的忧郁...她回到了墓碑旁.咽下了一粒粒的白色物体.
  
  天依然那样的美丽.风吹来了花芬芳.
  
  "已经死了!"一位白衣女子说.
  
  "写下她的资料!"一位身穿警察制服的胖警官对旁边的警察说!
  
  "一中国籍女子.大概23岁左右.在XXX年5月21日服下了大量安眠药导致死亡.遗嘱上说--我愿意把我所有的财产都捐给福利院.请把我安葬在陶远衔的墓旁.我想要永生的跟他在一起.希望把我和身上的婚纱一起火化掉!"
  
  她静静的靠在他的墓旁.身上穿着那条婚纱裙.脸上露着幸福的微笑.安详的离开了这个世界...
  
  <后记>爱啊,可能是左眼与右眼.它们永远都不能相见.但它们知道它们彼此离的很近.彼此都很相爱.爱也像是人生里的第一滴眼泪.拥有过就应该要满足.因为人生第一滴的眼泪绝对不再会有第二滴!我们能够在世界上的某个角落相遇.这是我们的缘.敢不敢爱.敢不敢恨,敢不敢说,都取决于我们自己!缘已够了.份就要靠我们自己争取了!希望缘够了.份还没到的人要好好的把握机会!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栏目导航

推荐阅读

热门阅读

最新发布